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身体怎么样了?,‘你最好查yi下,想办法联系yi下你爷爷,恐怕出事了,总纲在哪?”陈寒并没去说别的,他也只是现在心情比较烦。以现在的情况,即便自己有电束斜,也只能延长爷爷的寿命,尽量减少生命潜能的消耗。对于器官不可逆转的损伤也没办法。电束锋在现代算是上时代的科技。在以后也只不过是yi般家庭治疗用具,这里的很多东西很玄妙,麦家人千年积攒,如果能找到有用的当然最好,至于麦稳说通过他爷爷才能看典籍,陈寒也就不去强求这此。

  z曰如函四勇新最恢度骨凹不样的圃读体验请到糊班z口田旧ua虽然说是因为麦家人没换药才造成爷爷受玄冰寒气所伤,但麦穆跟他爷爷守着爷爷十几年保住爷爷性命。如今出了这种情况,绝对不是他们愿意的,肯定出事了。

  “那边」,麦穆yi听陈寒如此说。也有些失神。指了那边的yi个高达六米的洞处的yi个特殊木头制作的箱子,想着陈寒刚有的话,人楞在那里。

  爷爷如果没出事。不可能不给栋爷爷换药的。何况子冰蝉的情况,显然在爷爷身上的那只已经死去。难道爷爷”

  麦穗的心yi颤抖,瞬间有此失去了方寸,平时跟爷爷在yi起她医术已经比麦振中更加厉害yi些,但毕竟经历的事情少,看到陈寒已经过去翻阅书籍药库总纲,麦穗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急切间,又看到躺在那里的陈老。麦穆忍不住伸手给陈老号脉,心中想着,如果陈爷爷没事,自己就让陈寒在这里,自己去找爷爷。

  “啊”这yi号脉不要紧。吓的麦穆惊呼yi声,随即抬头看向陈寒。身形yi闪之间已经来到陈寒身旁:‘陈寒,陈爷爷的身体,陈爷爷的心c肝小脾小肾“都严重受损,你怎么能使用最后回光返照之法呢。你这样会加陈爷爷的死亡的。,该罩节由z田如如凹四列蝶布回光返照针法陈寒在最初研究九级体质c生命潜能的时候就研究过。那是最古老的对生命潜能的刺激,是在人快要不行,明知必死的情况下让他能将潜能力激yi下,不过那种激的方法不正确。生命潜能认识也不了解,所以是yi次性买卖,属千焚林而猎c泪泽而淡的举动。

  陈寒刚刚翻开麦家这个药库的总纲。听到麦稳的话转头看向她:

  “你有办法吗?如果有的话我听你的。我这有,办法不是简单的回光返照的针法,是通过刺激人体生命潜力维持住而已,要是普通人受这种伤就算不死,自身的生命潜能全部激恐怕连几个小时都维持不住。

  爷爷生命潜能积蓄庞大。已经能达到连接沟通生命潜能的地步,你们这些年也模模糊糊的在这方面帮了yi些忙,我只是放得更大yi些,几个月的时间应该还没问题,所以你现在可以先去找你爷爷,将这件事情弄明白,我现在要yi个人静yi会想点事情。”

  陈寒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非常的不好,可以说这yi世他就从来没这么烦恼过,从来没这么心烦过。

  即便以他的心境也都难以让自己平静c淡然处之。不过陈寒跟别人不同,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所以在他话说完之后,体内yi股澎湃的护体螺旋气劲猛的爆,瞬间将麦猪弹了出去。不过陈寒这股护体螺旋气劲却非常柔和,只是将麦穆弹到了他们刚才进来的地方,yi下出丢了接近百米。随后陈寒继续翻看手中的书。

  麦穗既惊讶于陈寒竟然也懂的回光返照,而且他说的那些正是自己跟爷爷谈论,yi直在思索的问题。看陈寒的样子竟然好像精通,这怎么可能?即便是麦家千年的医术结合现代的科技跟理论,也只是模糊的察觉到了yi点。陈寒却像是精通yi般。

  不过现在麦稳没时间想这么多了。看了yi眼躺在那里的陈老,心里很是愧疚,心里想着,如果自己不离开就好了,应该让爷爷去找陈寒的口圆谨晨输翼节,语到腼甩z曰如毗c酬爷爷,爷爷现在怎么样了,麦稳又看了yi眼陈寒,有他在至少不用担心陈爷爷短时间会有事情,麦穗yi闪身已经出去,如要赶紧找到爷爷。将这yi切弄明白。

  之前遇到任何事情陈寒都能淡然处之,但现在爷爷有危险了,还是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至少目前来说。电束针也仅仅能延长爷爷的寿命。又能延长多久?

  第二卷 第三百五五章 爷孙相见

  虽然以爷爷的年纪,在yi般人眼中已经属于寿终正寝,但陈寒却不希望看到,如果爷爷只是yi般老人陈寒心里能好受yi些,但爷爷的生命潜能说明爷爷强大到了出自己对功夫强有的认知程度。比之当年的宁远还要强。

  以爷爷如此强大的生命潜能,现在死去肯定不是寿终正寝,所以陈寒心中不断的想着,如何能救治爷爷。

  翻看麦家的药库总纲,上边详细记载着每yi咋地方放置的药物名称。谁炼制的,效果c药物成分以及数量。有yi此写着用过的,这里足足有十本这样的书。每yi页记载着yi种药物,谁用过做什么都写得很清楚。最早竟然是从yi千yi百多年前,最早的yi些书都不是使用纸张。而是使用兽皮,特殊的兽皮记载的,否侧即便在这种地方,岁月依日能让yi切变成虚无。

  不样田圆读体验请到毗z曰曲毗a查了许久。这麦家确实将科技时代之前的中医挥到了极限,很多方法模模糊糊中竟然已经达到了百年后甚至几百年后的yi些程度,在他们眼中,普通人身上的病疽几乎没有任何疑难杂症,只有像爷爷这样级强大的功夫强者身上出现的问题才有yi些没能被解开的病症留下。

  随后陈寒又翻看了yi下这个箱子里的其他书籍,这里边记载的并不算太多,其他yi些地方还有书籍,早的yi些甚至有竹简跟刻在骨头上的特殊文字,这此应该是麦家收集到的跟医术有关的东西,不过陈寒也并没去动这此东西口虽然没找到办法,心里倒是稍微舒缓了yi些,刚才陈寒也是想找事情分散自己的精神,让自己的心情尽可能得到舒缓。

  陈寒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足有半个多小时。还没见麦猪回来,刚才下来的时候陈寒注意周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口是不知道麦豫会不会远离这附近。早知道应该让她等yi会再去好了,看来刚才自己确实有些急了,只是在这里连跟田园联系都没办法,更不要说通过现代化设备跟麦穗联系了。

  陈寒又坐回到了爷爷的身旁。他之所以没有直盯着爷爷。是因为刚才该检查的跟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此刻他也只是静静的坐着,陈寒就这样静静坐着,时间yi晃又过去了yi个多小时,麦稳yi直没有回来。这让陈寒也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不过爷爷马上就要醒转过来,他yi时也离不开。

  毗c晒陈寒盯着爷爷看着爷爷缓缓睁开眼睛这yi刻陈寒心中也有着yi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滋味。

  陈老也很是意外,不过他的表现却是笑,开心的笑容c欣慰的笑容:“我yi直在想,如果哪yi天我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孙子会什么样,今天终于知道了。麦老还是麦穗找你来的?”

  爷爷已经年近百岁。他口中都称之为麦老,看来麦稳爷爷的年纪应该更大,从刚才看麦家人的记载也能看出来,基本上麦家人都是百岁高龄,最长的yi个好像有yi百六十多岁的。

  陈寒之前也曾经想过,当自己去见爷爷的那yi天会是什么样,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就像是自己跟病人聊天yi般。

  “麦猪。”陈寒简简单单的回答,这才又伸手给爷爷号脉。

  陈老看陈寒给自己号脉,眼中也闪过yi丝惊讶的神情。不过随后慈祥的端详着陈寒:爷爷的病可不好治,而且我感觉这次好像又出了点意外,是不是?”

  “嗯。”陈寒简单号脉之后收了回来。点头道:因为没及时换药,玄冰的寒气进入体内。伤到了爷爷您的五脏六腑。现在您的身体情况比之前更危险,如果是之前的病情,我有十分把握能维持住不恶化。有三分把握治好,但现在的病情,我目前还没想出办法。”

  “呵,陈老缓缓坐起,动了动身体,也很是意外自己身体现在的情况,要知道之前虽然每次治疗之后也能动,但都很痛苦,他的身体按理说早就应该散架,只是他凭借强大力量强行支撑,这次感觉却很好。

  陈老yi坐起,陈寒急忙站起弯腰搀扶陈老起来,陈老很是受用的被陈寒搀扶起来。随后看着比自己还高上yi些,身体结实,脸色凝重的陈寒。

  此刻爷孙俩就只是半米的距离。近距离看了足有三分钟,陈老再次开心的笑道:“足矣!看到你长大了,爷爷也就放心了,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其实爷爷这么大岁数了。生死的事情已经看的很淡了,人活百岁难逃yi死。生“zzz沁记是自然规律,就如花草树木。总有枯萎的yi天。爷爷见几月体现在与之前有yi些改变,是你做的?”

  虽然陈寒带着凝重,不过却也很平静:,“我将您的生命潜能打开。暂时能维持住。爷爷您积蓄的生命潜能比天级后期强者都要强上十倍甚至几个倍,也只有如此庞大的生命潜能有能在这种时候支楼着您处在破碎边缘跟损伤严重的身体。

  z曰曲阳凹里斩最快通匿曼日爷孙俩的对话都很平静,只有在话语中能感受到yi种关爱c关心。

  “原来如此。不过麦老如果不出事。不可能出错的,麦稳呢?”陈老虽然yi直处在冰藏期间,但思维却无比冷静缜密,陈寒稍微yi叙说,他已经抓到问题的要害。

  国读最薪翼节」语到毗z曰如吼c酬没等陈寒回答,外边yi道人影闪身进来,正走出去了两个多小时的麦穆,麦猪yi进来看到陈老,神情立刻显得有些激动,yi个闪动之间已经跃到陈老身前。

  “陈爷爷,我爷爷,“我爷爷恐怕出事了”麦穆说着话,语音中都有着颤抖,说完之后微微咬着嘴唇,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流泪。

  不过这跟给别人看病或者其他事情不同。给别人看病的时候,她能运转麦家特殊的心法让自己无意无念。处在yi种绝对冷静的态度下,但现在爷爷出事。她则慌乱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yi看麦慧如此,陈老立刻摸了摸麦穗的头:‘没事的,麦老比我还长了几个岁,什么事情他都能对付的,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麦穗红着眼睛道“之前子冰蝉就情况不对,这就是我们麦家典籍中记载着母冰蝉死亡时候的情况。而且爷爷不可能不管陈爷爷你的,我到附近找,都没找到,后来我又到其他几处洞中跟裂缝中寻找,在其中yi个炼药的地方现了有人交手的瘾迹。”

  陈老此刻感觉是这个多年来最好的,以前他身体勉强靠力量支撑,动yi动都很痛苦,也就是他这种大毅力之人能挺到现在,要是换成普通人。光是这种痛苦就难以忍受,因为忍受不了剧烈疼痛自杀的例子在医院并不罕见。

  疼痛到了极点。死亡就是yi种解脱。但陈老却yi直笑对这yi切,其毅力跟忍耐力非常人可比。

  此刻虽然内脏受损。但陈寒大量释放陈老积蓄的生命潜能,所以此刻陈老感觉非常好。

  陈老看着麦穗的样子,疼爱道小麦猪别哭,陈爷爷会帮你找回你爷爷的,先带陈爷爷。”

  麦穗从小到大,就在陈老身边长大,再就是爷爷,此刻听到陈老的安慰,麦穗就如司找到依靠yi般。不过听陈老说要跟去,麦穆却急忙摇头:‘不行。陈爷爷,你不能随意动的。”

  “呵,陈老显然早就习惯麦穆这个样子。笑看向陈寒道“」」c麦穆从六岁开始就照顾我,十几年了,管得可是很严的,这是麦家的医德,也是咱们两家的关系,爷爷不能yi直照顾你们,以后你作为哥哥要好好帮爷爷照顾小麦稳。”

  陈老的话里没有yi点悲伤。甚至没什么波动,很平淡带着yi丝疼爱语气跟陈寒说着,但陈寒心中却不由得yi酸,爷爷这是在交代后事呢。

  麦豫照顾爷爷十几年,还有麦稳爷爷也跟着守了这么多年,不论之前陈老对方家有什么恩惠,现在是陈家久麦家的。不说是欠。用陈老的话说两家的关系也到了那种程度。而麦穆虽然医术很厉害,但从某业方面对人情世故完全不大懂,所以爷爷才会如此说。

  陈寒道:“爷爷,还有时间的。我正在想其他办法。,不样的圆渎体验语到毗z曰a旧n。旧陈老并不阻止陈寒说想办法只是道:,别太为难自己了,爷爷看你现在这么有出息,就已经能死得瞑目了。走吧,之前就知道你达到天级了,爷爷倒是要看看,你用了不到yi年达到天级,yi晃又快过去yi年了,你现在的实力如何,能不能带着爷爷yi起到处走走。,。

  麦穆还想拦阻,陈寒却已经看着她道:“爷爷身体现在不会有疼痛感了,暂对也没事。况且这里有玄冰寒气,长时间待下去也不好,我们还走出去吧。,陈寒这话yi出。说的麦穗也再没办法阻拦,跟着走了出去,只是心中很是奇怪,以前没仔细注意,陈寒说话跟陈爷爷真的很像,多数时候都不温不火,随意淡定,但话语之中却充满了力量之感,铿锵有力。

  第二卷 第三百五六章 追踪c田园的毅力

  陈老虽然也看不啸陈寒力量的深浅,但他在这次来玉龙冰,业之前就知道陈寒在牛家武馆战风云浩的事情,那个时候他知道陈寒已经达到天级强者。

  很快他们出了这个冰缝之中。麦穗道:‘我们要跃到时面,然后继续向下,我刚才只到了附近几个地方,在下边现了交手的痕迹。”

  爷爷,我们走。,陈寒说着yi层层的外循环护体螺旋气劲已经托起身旁的陈老,根本不需要去碰触。陈寒身形yi动已经带着陈老yi起跃到对面。

  随后手掌yi掌,已经稳定在对面冰面之上,而此刻麦稳也已经过来。麦穆向下滑动,陈寒带着陈老也跟着向下滑动,虽然带着陈老,但陈寒比之麦穆还要轻松随意。

  陈老被螺旋气劲包裹。也很惊奇的看着周围的气劲,这气劲不是内家真元罡气,竟然能透体而出的境界。不过这力量却又不是达到武道巅峰的感觉。

  陈老观察了yi下道“你这气劲倒也有意思,应该是用身体力量推动制造而出的吧?”

  陈寒听了也很是意外,他螺旋气劲创立至今,能yi言到出其中奥秘的人爷爷是第yi个,陈寒笑着点头确实是由身体肌肉小,骨骼制造出来的,爷爷你到底修炼的什么功夫,我之前竟然完全不知?”

  这个也是陈寒心中的谜团,虽然说自己重生之后就没跟爷爷接触过。不过记忆中好像也从来没听说过爷爷会功夫的,甚至没听其他人提过这些事情。

  陈老听孙子如此问,缓缓解释道:yi来你父亲从小就很倔强,他自己不喜欢练功。也完全不让你练功。我也并没强求。毕竟我们不是江湖那些世家,而且学会了功夫确实多yi分危险,过普通人的日子反而更好yi些,后来”你父母出意外离开后我也伤心。等想将你接回身边的时候,我已经受伤失去了力量。那个时候仔细考虑之后还是没教你功夫,怕你因而惹祸上身,家大业大闯的祸就大,功夫要是修炼不到家,那丢的就不是家产而是性命口”

  说起这个,陈老很是感叹“没想到你自己竟然在短短几年间有如此力量,看来这些界有此事情真是人意难以控制。”

  原来如此,竟然有这么yi段。陈寒当然还有更多事情想询问,不过此刻已经到了地方,麦穆直接弹射向对面,陈寒也不再询问,带着爷爷身形yi动已经跃到对面。这个洞比之陈寒他们进入的裂缝要宽阔许多,而且越往里边越宽阔。yi眼就能看到里边是yi个巨大的洞。有不少药物摆放。还有浓重的药味。

  此时爷刹俩虽然还有好多话要说,也不得不暂时停顿下来,毕竟这关系到了麦老的安危。

  陈寒跟陈老yi眼就看到洞口处那些冰刺粉碎成的碎末堆在那里,麦穆只能看出这是爷爷跟人交过手的的方。但陈寒跟陈老看到垒后都露出思索的神情,此剔陈寒已经收了陈老身体周围的螺旋气劲。毕竟这些螺旋气劲在陈老周围,陈老的行动也受到影响,这螺旋气劲除了陈寒之外。不会受到别人的控制,也不可能受到别人的控制。

  陈老身体不疼痛。鼻然体内伤势严重,但在别人眼中却看不出任何问题,即便是在这种冰寒的冰,缝隙洞之内,依日没太大影响,毕竟陈老的身体也已经达到五级体质的数峰程度口z曰山咖a州更斩最快匿国曲陈寒跟陈老都蹲下。陈老看过之后看向陈寒:“你怎么看的?”

  这yi问就有点考较的味道,陈寒直言道:这此冰刺前半部分应该是被麦家的力量所震碎,虽然震碎但却能看出来,气劲柔和,而这后边有yi此冰刺则是被另外yi股力量震荡而粉碎,这应该只是yi股力量震动就将这些冰刺震荡粉碎,这明对方力量至少在天级后期的程度,看这力量跟这此冰刺粉碎之后落下来的形状,对方的力量浑圆循环,应该是太极的力量。太极高手本身已经越来越少,能达到失级后期的更加少之又少,加上有理由来抓医神麦家传人,我所知道的人中正好有yi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