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方有仙武殿挡住的话,这里就是个完全的封闭空间,高有几十米,长不足百米,宽不足三十米的个地方,这老贱就是被困在这里几百年的。

  看着陈寒的目光,老贱苦笑道:“主人,您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不从其他地方出去?”

  陈寒迈步走向传送阵看了看,与他上世见到修真者的传送阵又有不同,陈寒没回答只是道:“说说为什么?”

  提起这个老贱狠狠的跺脚,狠狠的看着周围:“别的地方的传送阵用的材料再好,也没有说不能毁掉的,所以别的地方的传送阵般都需要人直守护维护才行,但是这个传送阵周围却是种特殊的材质,而且经过特别淬炼,根本毁不掉,如非如此,我又怎么可能费那么大劲,而且这里非常特殊,别看现在这样,当时仙武殿再上边的时候,这里如同另外个空间般,除非有撕裂空间之能,否则根本没办法。”

  陈寒看了圈,还特意试验了下,就算他此刻全力击也都没办法撼动这个地方,想起这里是所有武道强者撕裂虚空来到的地方,而且同时会引动传送阵中那特殊力量,将其传送走,陈寒立刻想到这会不会就是那些武道强者留的,尤其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那肯定更强大。

  不论是仙武殿还是这里,都有太多的秘密,时半会也研究不明白,陈寒看了下起身看向了老贱的身体,只见老贱只有身体坐在那里,但是在他的两个手掌之上却各带着个戒指。

  尤其是有枚戒指,陈寒从进来就看着,而老贱也直小心的在注意着陈寒,他也很想趁着陈寒不备将那戒指收起来,但是以陈寒对修真界的了解,点也没给他机会,武感直锁定着他,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待着。

  陈寒看了眼道:“有什么都先去过来吧,咱们商量下怎么分配,你能用到增加实力的我会交给你,其他的看情况而定。”

  老贱鼻孔应了声,心中暗骂,这些本来就都是本老爷的,现在竟然要他给自己,还像是赏赐般。

  看着老贱的样子陈寒就好笑,不过他也忍住,只是淡淡的看着,对待这家伙就不能给他好脸色跟机会,否则给了他鼻子他就上脸。

  老贱缓缓的在他自己的肉身上拍,身体之内套衣服缓缓从身体内飘起,此衣带着跟幽冥极光剑样的幽冥玄气,随后又将自己的两个手上的两个戒指取下起交到陈寒手中。

  心中虽然有千个万个不愿意,不过老贱也还是得忍着,同时道:“那两个是储物戒指,也可以叫做须弥戒指跟空间戒指的,那衣服是我护身的法宝幽冥战衣,主人您知道的,修真者身体本来就弱,必须要有法宝重点保护,而且我现在是元神更加需要,至于这里边的东西就比较多比较杂了。”

  这两个储物戒指有个是整个戒指之上盘旋着九条幽冥玄气光芒的戒指,另外个则像是很普通的玉戒指般,陈寒试验了下,这是已经炼化认主的东西,陈寒看向老贱。

  老贱立刻解除认主,顺便还解释了句:个叫做九幽戒指,还有个是他以前随意的普通储物戒指。

  陈寒运转天地自然之力立刻能看到,那个玉戒指里边是个足有六百多礼方米大小的个空间,里边有些东西随意摆放,有些则用力量形成的格子分开摆放在那里,有不少还装在特殊的盒子中,里边从矿石到小的法宝,从灵石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就连陈寒也认不出几样来。

  随后陈寒又查看那带有九条幽冥玄气光芒的戒指,武感探知到里边陈寒就是惊,跟刚才那个比,这个则大的惊人,足有刚才那个上百个大小还多,甚至有两百个大小的空间,不过里边倒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幽冥极光剑,幽冥战衣及九幽戒指,这些绝对都是顶尖的法宝,即便以陈寒上世的见识这些也都算得上是顶尖法宝,但是想想幽冥极光剑的情况,想想这九幽戒指内的情况,陈寒心中早就想过的个念头再次闪动。

  陈寒看着老贱盯着自己,挤着笑容,眼中看着幽冥战衣跟九幽戒指,陈寒心想,如果他实力比自己强的话,恐怕早就上来抢了。

  陈寒淡淡笑道:“你现在回答我个问题,回答满意了我就将这幽冥战衣赏赐给你。”

  上次老贱说他隐藏起来看别人战斗,得到了幽冥极光剑的事情还记得很清楚,不过就算他狗屎运再好,也不可能同时得到幽冥极光剑幽冥战衣跟九幽戒指吧。

  听陈寒如此问,老贱知道陈寒显然是已经猜到什么,不过他却只是嘻嘻笑道:“主人您也知道修真界的事情,就是你争我夺,这幽冥极光剑我真没撒谎,确实是我在他们战斗的时候得到的,至于这九幽戒指跟幽冥战衣则是抢到的东西,不过这九幽戒指跟幽冥战衣都曾经是我天门的东西,包括那火龙旗,只是我天门后来被剿灭之后这些东西才落到别人手中的。”

  陈寒随手将幽冥战衣扔给老贱道:“你怎样得到这些东西的我现在不管,不过你记住了,如果你说的不是真话的话,那可有你受的。”

  “谢主人赏赐。”心中琢磨着,但是嘴上却急忙感谢着,老贱还是很开心的,没想到真的能重新得到幽冥战衣,以前他没办法将其炼化,否则身体也不会逐渐枯萎最终枯死,但是现在不同,身在幽冥极光剑中的他已经开始修炼天地风雷火中的地级功法,而且也修炼了幽冥玄气,炼化这幽冥战衣已经不成任何问题。

  陈寒检查了圈老贱的那个玉的储物戒指:“你这里没有丹药灵果之类的东西吗?”

  般修真者的储物戒指内的东西都会不少,包含各个方面的,但是老贱这里的东西陈寒却时都不能使用,他原本是想查看下老贱有没有什么其他地方的灵宝,修真界的些丹药天材地宝的话,好在临走之时给园园将病治好。

  即便陈寒现在力量不断增长,元神力量增强,但园园的病情却还是没办法彻底治好。

  在最近这段时间,陈寒将所有的事情基本都安排妥当,这段时间也尽量陪着雨涵在起,能想到能安排的事情他都作了安排,但是唯有园园的病情让他放心不下,虽然现在有麦穗,还有在仙武殿这须弥空间之内,那里还有些比较特殊的药物,但是也只能说般,最多也只能说维持园园的身体,要治好却是不能。

  老贱听陈寒这么问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他也没少参与仙武殿的事情,毕竟有许多涉及到阵法的他更了解,也没少跟园园接触,经常被园园耍的头晕脑胀,甚至还被抓着去做了众多试验,有几次甚至让老贱都备受疼痛之苦,自然印象深刻。

  老贱苦着脸色看了眼自己的肉身:“主人,我在这几百年,这里没有任何灵气,我这里原本塞满了各种药物跟灵果灵物甚至还有些仙草仙药之类的东西,总之满满的,只是这几百年来我直都吸收服用用这些支撑,否则我的元神跟身体早就完了,所以”

  陈寒摸了摸自己带在身上的火龙玉佩跟玄冰,这玄冰现在只剩下巴掌大小,已经是最核心之所在,再往里陈寒都没办法,不过从里边源源不断传来的冰寒之力对陈寒修炼有很大好处,所以陈寒也都带在身上,这些虽然也都是宝贝,包括那火龙旗,但是对于治疗园园的病情并没有帮助。

  看到陈寒没说话,老贱小心的道:“主人,老叶我说个话您别不爱听,园园小姐的身体我看过,实话说那比我的身体都好不到哪去,如果不是您的通天手段恐怕早就不行了,实话说园园小姐的情况跟我还不同,如果她只是身体有问题,我可以教她修炼法术,不行帮她凝聚元神,有主人您的帮助加上我储物戒指中的灵石以及其他些宝贝,强行帮人提升到化神阶段也没问题,但现在不是身体受损那么简单,园园小姐的元神跟身体几乎都到了极限,能维持都是奇迹了,要恢复就算般的药物都不可能,。”

  这点陈寒比之老贱更加清楚,如果不是如此,他早就将园园治好了,哪还用拖到现在,陈寒知道,就算他上世见过最强的九级文明的科技也没办法治疗好园园的身体,除非那些传说存在的文明。

  陈寒沉吟了片刻看向老贱:“你知道修真界有什么能治好园园吗?”

  老贱想了想道:“有倒是有,不过多数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回天丹配合上塑体丹,那几乎只要人有点灵识未灭就能恢复,不过这回天丹早就失传,塑体丹倒是曾经出现过,再就是传说中的化龙池也有这种功效,又或者是些神兽的内丹,其他的也有些稀奇古怪的,我时也想不那么全,等我想出来再告诉主人您。”

  只要有机会就不怕,何况还有这么多可能,而且还有种可能,自己的九级体质如果再做突破,对人体的理解再踏前步,也样有机会救下园园。

  “好。”陈寒答应声,缓缓的吸气,似乎口气要将这里所有的空气都吸尽般,随后缓缓闭眼,享受着在地球上最后的空气,随后直接进入传送阵,从储物戒指内取出足够的灵石扔给老贱:“发动阵法,我们走。”

  第五百六四章出路

  第五百六四章出路

  姬孟辰将上衣撕裂开,缠绕住自己左臂的伤口,用牙齿咬着手中的宝剑个手系上,随后又拿起宝剑小心的看了看周围,他的手臂现在基本已经不能再动,身上多处伤口。

  原本俊俏的脸庞已经疲惫不堪,血渍尘土还有眼中的怒火,堂堂的姬家三少爷竟然落得如此地步,身边的护卫甚至这次陪他出来的修士也已经全部被杀,看着腰间系着的袋子,姬孟辰眼中闪过缕精光跟决然,这是自己的东西,谁也休想从自己手上得到,还有那该死的手阁。

  此刻他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虽然手下以性命为他争取到了时间,但是对方的高手众多,姬孟辰抬头望了望四周,却见周围漫天的黄沙,此时风还不小,根本看不太清楚,不过他却隐约的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就在姬孟辰想着的时候,后边突然阵大笑,几个人影已经快速的追来,最前面的人身体周围被层淡淡的水汽包裹着,周围的风沙根本近入不了他的身体,长眉留着缕山羊胡,背后把剑,双手背在身后如同在这黄沙之上滑翔般快速前进,而在他身后则跟着三名中年人,手中提着的都是锋利的长剑,虽然身上也有伤势,但很显然没丧失战斗力。

  老者笑道:“姬三公子,我手阁出手从无失手,你将你腰间的灵兽内丹交与我,老夫给你个痛快。”

  笑屠夫如同个慈祥的老者,直带着笑容的说着话,但是开口闭口却是要人性命,不过笑屠夫此时却很开心,因为这次接的这个任务简直赚翻了,没想到这个姬家三公子运气不错,在自己等人出手杀他之前,他竟然带着人杀了个五百年的灵兽,还得到个内丹,如果有了这个内丹,旦炼制成元气金丹,自己也有机会从炼气初期达到炼气中期,到时候可就能大大的提升力量了,甚至有机会冲击炼气后期,那可就真的是步登天了,可以进入内阁了。

  姬孟辰不敢耽误,猛的起身施展家传身法快速向前奔跑,同时喝道:“手阁,你手阁难道就不怕我姬家的报复。”

  笑屠夫就如同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般:“哈哈,我手阁手交钱手交命,何曾惧怕过任何人,何况是你个黄口小儿。”

  “呼呼”说着话呢,众人突然发觉周围的风有些诡异,笑屠夫看了看周围,再次忍不住大笑道:“姬三公子,看来真是你自己找死啊,姬家的身法虽然特殊,就连本修士也很难追上,不过你看看这是哪里。”

  姬孟辰大吃惊,看周围再看这古怪的风,顿时傻眼了,万仙战湖,这里明明是黄沙无尽,狂风乱舞,根本看不到边际,也看不到东西,但是姬孟辰却很清楚自己进入了哪里,万仙战湖,完了,这里的出口只有个。

  就在此时,那个笑屠夫感觉到了姬孟辰速度减缓,笑着的目光中闪过丝得意跟杀机,手中快速捏动法诀,股精纯的元气转动,笑屠夫身后的宝剑顿时声长鸣直接出鞘,随后快速无比的直接冲向前方的姬孟辰。

  姬孟辰虽然是姬家后人,学习的功法非常厉害,更有种种秘法,但是自身实力毕竟不强,面对比他强上两三个级别的修士,根本没办法闪避这飞剑,手中长剑舞动,顿时宝剑之上闪动着层剑芒。

  “当”声脆响,将这飞剑震开,但是他整个人被股巨大的力量震飞出去,虎口之上鲜血涌出,手臂颤抖,而那飞剑只是偏了下,下瞬间再次追杀而来。

  笑屠夫略微有些吃力,不过想到那五百年灵兽的内丹,想到完成任务的奖励,他全力运转体内元气,飞剑更猛的冲击向姬孟辰。

  “当”姬孟辰再次荡开飞剑,不过却也被飞剑上的剑气划中,胸口立刻出现条深可见骨的伤口,整个人飞了出去。

  此时路跑路战,他们已经进入这被诡异的风层层包裹的地方,就在那飞剑再次攻击来的时候姬孟辰突然举起手中宝剑下按在腰间的袋子上,目光决然的盯着笑屠夫,那意思很明白,你再敢动动我就刺破这个,那已经到了姬孟辰喉咙边的飞剑微微避,将姬孟辰的肩膀上划出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之后飞开。

  姬孟辰却是保持那个姿势,动没动,口中带着血,重重的喘着粗气。

  此时笑屠夫已经来到近前,看到姬孟辰的伤势又看看周围的环境,他也就不着急了,缓缓控制住飞剑在姬孟辰身旁,然后笑着道:“姬三公子,可不要自找不自在,我手阁的手段可不只是杀人,如果你敢毁掉内丹,我让你三十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姬孟辰嘴角泛起丝惨然的笑容,他已经要拼命了,还惧怕什么威胁,就在他准备刺破内丹然后拼死战的时候。

  突然听到里边有人说话:“哈哈有人,终于有人了,主人”

  “啪”个清脆的声音,随后又声惨叫,又有个声音道:“叫什么叫,不过这个说话的家伙肯定不是好东西,跟你的台词倒是挺像的。”

  “谁”笑屠夫大吃惊,大喝声,在这万仙战湖之中,怎么还会有人,般人到这里就是死路条,就算知道出路的人也不会来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

  笑屠夫全身戒备,小心的看着里边:“何方高人,还请现身见。”

  “哦!”里面传来声很惊奇的声音:“古代!”

  随着声音,渐渐的有两人走了出来,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地球出来的陈寒跟老贱两人,他们传送到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却直没能出去,虽然这里灵气比之仙武殿的小须弥世界内还充足,但是不能出去依旧让陈寒很是不爽。

  对于修真者的阵法,陈寒这次也算真正见识过了,他力量虽强,但是却也奈何不了这些阵法,毕竟他还没到撕裂虚空直接瞬移或者穿梭的地步。

  而原本直号称阵法大家,吹嘘自己多厉害的老贱也老实了,忙了三个月也没能破阵,自是郁闷无比。

  此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老贱大喜过望,不过却被陈寒个爆栗敲的他元神凝聚的身体都颤抖着。

  经过这几个月的修炼,老贱的身体更加凝固,完全已经成型,除非力量比他高的人,否则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元神之体,更加看不出他是剑灵。

  此时老贱跟在陈寒身后,忍辱负重似的道:“主人,既然有人能来,那我们就定能出去。”

  陈寒很是不爽的看了眼老贱,老贱吓得头缩,又后退半步陪着笑。没别的,因为最初来到这里之后遇到大阵,老贱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自吹自擂的话说了大堆,结果后来三个月没破阵。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不过姬孟辰目光扫过,却也立刻发现了几个细节,这两个人绝对不普通,他们困在这里这么久却没事,还有他们身上在这黄沙遍地,狂风呼啸的地方竟然没半点尘土,这点就算先天高手都做不到,除非是修士,而且遇到这种情况也毫不惧怕的走出来

  心中迅速分析之后,姬孟辰大声道:“在下姬家姬孟辰在此有礼了,如有可能还请相助,姬家必有重谢。”

  姬孟辰都能看出来,身为手阁的三级杀手又怎么会看不出问题之所在。

  笑屠夫立刻拱手道:“朋友,手阁在此办事,其他人莫要插手,如果会朋友要出去,我们自会引路。”

  在这里困了三个月了,终于见到有人进来了,而且看这些人竟然知道出去的方法,陈寒也总算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再被困在这里,自己的时间可不充裕,不像老贱那个家伙,被困在这种有灵气充足的地方完全不担心,大不了花个几十上百年研究,当然,他说这话的时候陈寒也没少暴揍他。

  陈寒自己算过,就算地球抵挡住海族第波攻击之后,那么最多不超过年海族的真正攻击就会开始,自己现在有的时间也就两年多些,不到三年的时间了,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就浪费了三个月。

  看着这些人,陈寒心中已经有数,只要有人知道如何出去就行。

  “手阁。”陈寒淡淡笑道:“做猪蹄熟食的地方嘛?”

  “大胆”

  “放肆,找死”

  笑屠夫跟他身后的杀手同时面色变,手阁是大陆最大的杀手组织不论是西北诸国或者大陆三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