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抬头却发现陈寒正在上方的窗户看着他们。

  以木步云为首,三人此刻都微微施礼,不论此人是友是敌,现在都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人了,对于强者他们还是有种敬意的。

  “走吧!”仅仅是微微躬身施礼,当他们再次看向窗户的时候,已经没了陈寒的影踪,而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猛然间回头却发现陈寒带着老贱已经站在那里。

  三人心中顿时股凉意,尤其是姬靖涛,此时他心中已经明白,就算这个年轻人不如他身后的那个五劫散仙,但实力也绝对不弱,光是这手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而对于第次见到陈寒的木步云跟师荣,他们有种感觉,就像是刚刚见到的那位老祖宗样,原本他们认为很复杂的事情,人家只是句见面就解决了,此时也是如此,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件事情,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他们是制定规矩的人,自己等人平时所熟知的规矩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请。”木步云等人想到此处,再也不敢多言,做了个请的手势,所指的正是皇宫之处。

  皇宫最外城的大门所在处,这里是文武百官上朝必经的地方,平时门前的街道上百姓也可以从这里经过,除非有特殊事情封锁这里,此时切正常。

  “看没看到,那就是我儿子,那可是在禁卫军当差的,给陛下看门的。”在街道处,群人正经过这里,房老汉正指着那排站在外城城门口的其中个士兵,此人膀大腰圆,浓眉大口,往那站真跟尊铁塔般,虽然只是普通的士兵,不过却也非常有气势。

  这种气势是因为身在皇城之外,不自觉的就产生出来的,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他是给皇帝看门的。

  “房大哥,你儿子太厉害了,怪不得咱们县的大老爷都对你那么恭敬呢。”

  “房老生了个好儿子啊,给我们房家庄争光了。’

  “天天沾着皇气,老房你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跟在老房身旁的都是房家庄的人,这次他们是陪同族长起进京来办点事情,以前只是听说老房的儿子如何如何,没想到从小他们看着长大的如同小黑熊般强壮的房家老大竟然这么出息了,这些人顿感很有光彩。

  他们此时隔着很远的看着,不过毕竟房老大是从小在他们身旁长大的,也能看着清楚,人阵议论,不时经过的帝都之人都是不屑的看向他们,群土老帽,没见过世面。

  他们又哪里知道,房老头就是因为这层关系,家里的环境得到改善,如今在房家庄也算是个富户,家里下人丫鬟也都有十几人了,这次借着办事的机会让他们看看,房老汉心中想着,那自己要租赁的那处水塘的价格可就

  看着众人惊叹唏嘘,脸色上容光焕发的样子,房老汉更是开心,特意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们,我儿子我们家老大可是见过皇帝陛下长的什么样。”

  “哦!”

  “啊”

  几个人就如同在说国家机密般,个个小心看着四周,小心的样子,个人实在忍不住好奇:“老房,那个皇帝陛下万万岁长的什么样啊?”

  房老汉很是得意,胸脯挺了挺道:“有回我儿子在御花园轮值,见到皇帝陛下跟人聊着天,就在他眼前不足条狗长那么远的地方坐下,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可不许乱说,这皇帝陛下看起来非常年轻,只有三十上下,身穿”

  老房将儿子跟他们说的话重复了遍,听的众人个个都瞪大眼睛,兴奋莫名,此时房家庄的族长突然看到远处有几人从正门走去,直接走向里边,而那些士兵身体都是挺,手中的长枪轻轻顿,震得众人个激灵,都看了过去。

  其中个眼力好的人看了半天,眨着眼睛:“老房,那个那个不就是你刚才说的人吗?”

  “对啊,皇帝陛下万万岁”

  几个人顿时傻在那里,这里虽然只是外城的正门第道大门,完全可以绕过,除非上朝的时候,平时这里车水马龙,般大臣或者皇宫中人基本没人从这里进出,当然,也没资格从这里进出,这些老房他们自然不知,他们在这看了足有个时辰,突然见到有五个人进去,其中个还是刚才老房口中的皇帝。

  等他们进去之后,那个族长突然想到什么:“老房,你是不是在吹牛啊?”

  “吹牛?族长,我老房什么时候吹过牛。”老房着急脸红脖子粗,急忙的辩解着。

  那族长道:“你说那人是皇帝,就算皇帝微服私访,你见过什么人能走到皇帝身前,而且皇帝还那么恭敬!”

  “这”老房也顿时无语,隔了好会老房憋出句话来:“太上皇”

  别说外边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震惊,那些平时守卫在皇城的禁卫,还有那些太监宫女们路上见到木步云他们进来,也都是吓了个够呛。

  皇帝竟然走在后边,这人是谁啊?

  有些管事的,或者有些见识的立刻想到了那些传说中的神仙,仙门众人,也只有真正的神仙来了,才能让皇帝陛下如此吧。

  木步云可没空理会其他人如何想,此时他的心情也是有些激动,秘境,那可是三家之所以能传承几千年,兴盛不衰的根源之所在,有多少次有人威胁到他们,只要秘境内有人出手都能轻易解决,所以在大陆混战的时代,在有强大势力快速崛起来的时候,也都知道,要打败这三家行,要挤压他们也行,甚至欺负他们都没问题,但是就是不要想着彻底灭掉他们,否则将会引来真正的灭顶之灾。

  就算六百年万仙战湖的事情之前,众多修真者门派在支持着各个大小不同的国家跟势力,却依旧没人敢惹木家姬家师家,那都是因为他们背后秘境之内的原因。

  众人路畅通无阻的直来到木步云的御书房,进入其中老贱的神念顿时微微波动,因为他清晰的感应到在这里有不少好东西,上边都带有些特殊的波动,绝对都不是凡品,不过这些却并不是法宝,而是用些好材料制作的生活用具,不论是书架桌椅包括细小的东西,都非凡品,仅此项就能看出这三家的奢侈,而这切还都是他们无数年下来所得到的残次品制作而成,因为真正好东西都会运往秘境之内。

  陈寒进来目光则落在那传国玉玺之上,这块看起来只是凡品的传国玉玺,陈寒却有种感觉,自己没办法将其毁掉。要知道以陈寒如今的力量,就算最坚硬的合金,他也能轻松拳轰成粉碎,他有毁不掉的感觉,可见这东西的厉害之处。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木步云忍不住看向姬靖涛,因为姬靖涛之前曾经提到过他的想法,认为老贱是真正的高手,而陈寒多半是某个势力中的代言人而已,力量只能说般,至少比老贱这个五劫散仙差的很远,但两人这眼力上的差距下就看了出来。

  看到木步云看向自己,姬靖涛面露无奈,现在他的头早就大了。

  因为要去秘境,三人再没有废话,来到前面三人同时站在传国玉玺周围。

  木步云拱手道:“两位请稍等。”

  说着话的同时,三人同时取出个巴掌大小的令牌,这块令牌是融入在他们身体之内的特殊令牌,也是家主的信物,三人取出这小令牌运转之下,三道光芒笼罩传国玉玺,下瞬间这个御书房中的景色顿时离他们渐渐远去,众人立刻处于个特殊的空间。

  老贱小心的看着周围:“须弥世界。”

  这里确实是个须弥世界,不过却是个非常奇怪的须弥世界,周围空空旷旷,完全被种很特殊的气体笼罩,神念无法探查,周围没有任何气息生物,只有那传国玉玺此时却是悬浮在半空。

  进入这特殊的须弥世界之中后,木步云立刻运转个特殊手诀,随后师荣跟姬靖涛配合,这传国玉玺之上顿时道光芒射向远方,木步云随后缓缓的在自己的家主令牌上点,已经进入到了那片光芒中,这片光芒更胜,木步云这才转身道:“两位请。”

  陈寒跟老贱暗中运转力量,跟着木步云进入其中,进入其中顿时又如同进入特殊空间之内,身体不由自主的突然向前飞去,在这里你想自己控制飞行速度都不可以,除非你以自身力量强行抵抗这道光芒的力量,就感觉到身体不断的在加速,但是没有参照物,而且被层淡淡的金光包裹着,只能感觉到在不断加速,却不知道去向哪里,过了好会,突然光芒黯,瞬间三人已经出现在了个跟刚才同样的须弥世界之中,在这里也有个跟刚才模样的传国玉玺,除了师荣姬靖涛两人不在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变般。

  但是当木步云恭恭敬敬的冲着这传国玉玺跪拜施礼之后起身,周围的景色突然变,众人就感觉周围景色变,他们竟然已经是身处山峰之上,这山峰高有千米以上,向下望去都是各种参天大树,几十米高随意可见,还有些高达百米的巨大树木,空中鸟兽不断飞过,下方不时的能听到兽类的吼叫,这些还都是其次,极目远望,只见在远处白云深处,竟然有着无数山峰,高崇入云,这里的灵气比之天木国内的灵气又强上十倍,如果说地球的天地自然之力如同小溪流水般,天木国内的天地自然之力如同江河湖泊,这里的天地自然之力则如同大海般,无穷无尽不说,更是厚重浓重了许多。

  这就是秘境,而陈寒瞬间将自己力量施展到极限,顿时心中惊,没想到,这秘境竟然是在这里,果然是比大型的须弥世界还强上许多,妙上许多,妙,实在是奇妙。

  经过这奇异的如同传送般的过程,陈寒就感觉奇怪,到这里之后第件事情就是使用自己的武感探查,如今陈寒的武感在强大的元神点力量支撑下,加上他特有的方式跟方法,比之那些七劫的散仙都丝毫不差。

  这里地方巨大无比,陈寒的武感探查之间根本没发现什么,茫茫无际,而且隐约的发现了不少强大的力量,甚至有十几股明显是仙兽级别的力量,灵兽更是多不胜数。

  而最远处的那个山峰,陈寒虽然也隐约能探查到,但是那里边大阵层层,玄妙莫测,陈寒也就没轻易尝试,不过陈寒发觉此时他们站的地方似乎是个边缘,立刻向高处跟其他些地方探查,这探查不要紧,陈寒隐隐的武感探查出去几百里之后竟然发现,外边已经是星空。

  这里竟然已经不是在那颗星球上了,因为他们对星球没概念,因为天木国的原因,陈寒心中暗自将其称为天木星,这是颗在天木星外围的颗小星星,如同月亮跟地球般的关系,在这天木星上空是没月亮的。

  而这种小星球也只有几千里大小,在下方般看到也如同个小点般,没想到这上方竟然另有天地,秘境,秘境,这秘境竟然就在所有人的头顶,当初这秘境的主人还真是个人才,陈寒都有些佩服了。

  这整个小星球上方密布各种阵法,从内部探查外边倒是没受到影响,不过陈寒,老贱在陈寒身旁也在探查,不过他却是脸茫然,因为他的武感还没办法完全扩散出去,所以他是脸茫然,只是他能感受到些仙兽的存在,这已经让他微微皱眉,这能达到仙兽级别的,就是修真者虚境后期以上的程度。

  就在此时,远处那个最高大的主峰之上,道光芒快速飞了过来,强大的气息丝毫不加掩饰,此人已经是虚境后期,就要虚境大成渡劫飞升之人,下刻此人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正是跟木步云通话之人,让人比较意外的是他脚下的那把巨剑,足有五米长,两米宽呢,躺在上边睡觉都轻松自如了,加上他显得比较清瘦,越发的显得那把巨剑的巨大。

  第五百七五章星云大殿

  第五百七五章星云大殿

  木步云看此人过来,立刻跪下叩拜:“拜见老祖宗!”

  “嗯。”来人嗯了声,摆了摆手道:“起来吧,我只是离开木家不足四百年而已,在这里比我大的多的是呢,你叫我老祖宗,你见到他们该怎么办,在这里是以力量划分的,除非直系的关系,否则不用以下边的称呼叫。我叫木庸,比刚入门的人高辈,你叫我师叔就可以了。”

  “是,师叔。”木步云心中吃惊,在这里呆了四百年,如此强大气势的木庸竟然比刚入门的只高辈。

  木庸摆了摆手让木步云起来,目光缓缓看向陈寒跟老贱身上,尤其是在老贱身上停留了许久,木庸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眼巨剑道:“你们上来吧,这里是秘境,没有特殊气息这里的灵兽跟仙兽是会伤人的。”

  木庸跟木步云说话的时候,透着份随意,但是看向陈寒跟老贱的时候,虽然也微微惊讶于老贱的实力,不过却依旧是副高高在上,完全不像木步云他们见到陈寒跟老贱,知道他们杀了引路使时候那样惶恐不安。

  那种傲然,已经完全超越了木步云他那种皇帝看待子民,执掌生杀予夺,统御四方的气势,那完全是凌驾于众生之上,仙人看凡人时候的样子,傲然之气不用语言去体现表示,却体现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看到老贱刚才发现仙兽时候皱眉的样子,此人更是眼中含着不屑,不管何人,来到这里都要老老实实的,这里可是秘境,他们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呢,恐怕连出了星球都不知道吧,想到这里,木庸甚至有些可怜这两个人了,如果他们不是背后有背景的话,那他们的结局会很惨很惨。

  “靠,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老贱见木庸的样子就很不爽,直接看向他,毫不掩饰的大声说出来,浑身幽冥气息波动,以他五劫散仙的力量,还是能稳稳压制住木庸的。

  木庸不懂得靠是什么意思,二五八万他也不知道,不过却是明白不是什么好话,显然老贱是针对他的。

  陈寒在旁淡淡笑,老贱似乎忘记了他以前比这木庸还嚣张,张口闭口卑微的凡人,不过跟自己久了,他早已经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木庸目光凌厉似剑光:“两位,本门三位师叔正在等候,如果两位不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不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那就最好快点上来。再告诉两位遍,这里是秘境,不管你们是哪里来的人,最好不要生事。”

  老贱双手动,猛得个阵法已经打出,瞬间笼罩木庸。

  木庸心中大惊,没想到老贱言不合竟然出手,不过他也不是庸俗之辈,脚下巨剑虽然是专为接人而准备的,却也是他本人件极为厉害的法宝,瞬间这飞剑之上飞出上千把小剑,这些小剑瞬间形成剑阵已经挡在了木庸身前。

  “轰”刚接触,老贱原本个困字诀的阵法,瞬间已经转化为招吸引天地自然之力的轰击强招,强大的力量瞬间将木庸给震得飞了出去。

  老贱并没继续出手,恭恭敬敬的站在陈寒的身后,笑着道:“主子,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我刚才稍微教训了他下,您看是不是要将他击杀!!”

  两人控制力量相当精确,就连旁实力很弱的木步云都没受到点伤害,只是将他惊得愣愣的,完全没想到会如此。

  真是言不合就出手啊,此时老贱的话他更是听得清清楚楚,木步云也感觉胸口股怒火燃烧,太嚣张了,这可是木家姬家师家的秘境,是最神圣的地方,他们来到这里还如此嚣张。

  秘境在三家人心中,有着比普通人崇拜神灵还要高的地位,但是现在这两人却是在践踏着秘境的尊严。

  木庸被震飞出去足有里地,随后才稳住身形,那众多小剑在他身边飞舞,足有九百九十九把剑,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剑阵威力惊人,就不是吐两口血那么简单了,恐怕连肉身都会被毁掉。

  木庸微微稳住身形,九百九十九把剑飞舞着,变化着不同剑阵,他已经准备要通知主峰之中的高手。

  看着他们争斗,陈寒根本没去理会,此时他才开口:“跟个看门的你较什么劲,我们走吧。”

  说着,陈寒已经飞起直奔那个主峰,老贱听了刚才的成就感顿时烟消云散,快速跟上陈寒飞向那主峰的方向。

  “师叔,您的伤势”木步云担心的看向木庸,木庸此时迅速掏出些丹药扔入口中。

  木庸手抬已经将木步云卷起,将木步云放到他身旁的时候,那九百九十九把剑已经再次变化为把巨剑,木步云稳稳的站在上边。

  木庸重重吸气:“他们自己找不自在,那就随便他们,五劫散仙力量又如何,仙兽的力量比人类强上许多,这里边可是有着众多拥有五劫散仙力量的仙兽,甚至有堪比人类六劫散仙的仙兽,就算他们能战胜这些仙兽,在秘境之内乱来,自有家族长辈们惩治他们,此事我会立刻回禀三位师叔,走!”

  说着,他已经驾驭巨剑直接飞向主峰。

  而此时陈寒他们的速度也很快,不过刚飞出去不足十里,就已经有股巨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声怒吼声,显然是因为陈寒进入了它们的领地,哪怕就是成为仙兽,拥有堪比人类智慧,但是对于领地的概念却样重视。

  “妈的,叫唤什么。”老贱不爽的骂了声,看向陈寒:“主子,我下去将这畜生宰了吧,这里灵气充足,绝对不逊色于些出名的修真圣地,灵兽跟仙兽都很强悍,杀了它们,浑身可都是宝。”

  陈寒还真有些动心了,不过随后又看了看那主峰,想到自己的些猜测,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