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刚才九幽安德的炼化不但是让他损失力量,对他的精神打击也很重,这是有陈寒及时赶来,否则他肯定受到不可挽救的损失,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就连陈寒都没办法救他。

  “主子主子主子我我好惨啊,我主子呜呜”老贱的神念刚跟陈寒联系上,立刻流泪不已,难以控制,泣不成声。

  陈寒此时正在战斗,稍微分心道:“好了,现在不是时候,快点。”

  快点,老贱很聪明,立刻明白陈寒让他快点的意思,那可不是让他快点哭,现在什么时候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事实上,陈寒能在这种时候还如此潇洒的击杀对方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从容应对,已经让他非常震惊了。

  他心中不免惊叹,自己这些年的进步已经够惊人了,现在看来跟陈寒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他原本就比自己厉害不少,现在进步速度又比自己快上不少,自己被抛得越来越远啊,现在他不由得想起地球上的句话来,人比人得死货币货得扔

  心中瞬间感叹下,下刻老贱已经将自己力量完全调动,在陈寒力量辅助帮助下,他将自己这些年学会的阵法统统运转,这些阵法运转之下,幽冥极光剑的威力才发挥出虽然没办法像九幽安德那样,拿剑灵的力量祭祀这个幽冥极光剑,发挥出真正威力,但是能发挥出十之二已经相当恐怖了。

  这刻陈寒立刻感应到了,自己的身体似乎延伸出去部分,这部分带着无边的锋利跟威力,力量增强,这些阵法竟然能将自己的力量增强,而且将切力量都变成锋利那是可以切割开切的锋利,就看你能给它多少能量。

  陈寒很少使用武器,因为修炼九级体质的人,自身就是最强的武器,但是他想到了后期宁远他们四人都有了武器,顿时有所领悟,此刻幽冥极光剑真正在手,抬手之间点,瞬间力量爆发,道光芒在股特殊阵法的运转之下,直接轰击而出,将名七劫散仙击杀。

  “防御远距离攻击,耗死他。”九幽安德看到陈寒使用出幽冥极光剑上的特殊威力,心中凛。

  陈寒刚才的表现他都看在眼中,太恐怖了,这力量已经完全不逊色于妖龙傲林,当初妖龙傲林来挑战的时候,之前就经过番考验,所谓的考验,其实就是群人要先将他击杀,认为他没资格跟九幽冥皇比试,但是结果很惨,不过即便那个时候的妖龙傲林也没有强大到这种程度。

  比妖龙傲林还恐怖的存在,那可是相当于九劫散仙的存在,就算九幽安德如何自信,也不敢再认为自己能对付得了他,立刻采取防御,这样来果然陈寒没能继续击杀,同时九幽安德立刻联系些人,必须得到授权,让些老家伙们出现,只有他们联手,才有机会将他击杀。

  自己连儿子都舍弃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陈寒留下,将他杀死。

  熟练的使用了幽冥极光剑,陈寒看着九幽安德的变阵,知道了他的用意,以为这样就能困住自己,他想得也太简单了。

  就算是九幽冥皇族积蓄万年,就算是他借用如此众多法宝跟众多手下帮助,但是陈寒对于这空间的领悟也已经远超过他们,这种超越已经不是般的数量能弥补的了。

  尤其是手持幽冥极光剑后,陈寒感觉更是如此,看到九幽安德想防御困住自己,陈寒瞬间在空间中开辟出点,虽然现在他不能直接撕裂空间或者打开空间之门进入其中,但是将幽冥极光剑投入其中还是能做到的。

  “啊主子”老贱大吃惊,惊呼不已,他可不想流落到空间乱流之中。

  根本来不及多说,他已经被全力投入空间乱流之中,陈寒自己在空间乱流之中还没办法像傲金龙他们使用的龙门那般,他们是由龙皇星上的化龙池引导,自己在里边现在根本找不到路,自己想办法倒是也能出来,但是下瞬间出现在哪里却不知道。

  但是将幽冥极光剑投入其中,瞬间陈寒还是能控制的,下瞬间幽冥极光剑已经再次出现,他出现的地方却是这阵法的外围。

  “主子我”老贱正恐惧担心惊呼,突然发现不对,下瞬间陈寒的念头已经冲入他的脑海之中。

  “楞什么呢,动手啊。”

  “哦好好”

  下瞬间,老贱已经出手,由外边全力攻击向其中的件上品仙器,以幽冥极光剑的厉害,尤其是在外边攻击,击之下顿时将那个法宝击飞出去,不断受到损伤,整个阵法顿时为之停顿,虽然没完全破除,但也受到极大影响,而这瞬间的停滞影响已经足够了,陈寒下瞬间已经冲过去,他的速度太快,连九幽安德运转阵法想控制那件法宝的机会都不给,拳轰击在上边。

  “轰”

  最强的撞击,最坚硬的拳头的轰击之下,直接将那件法宝击碎,刚才那件法宝脱离位置,这阵法只是受到影响,效果减弱,如今被毁效果则大打折扣,而陈寒已经趁此机会迅速出手,接连将其他几件法宝打碎,彻底毁掉这件法宝。

  如此来,阵法顿破,九幽安德神情变,手中法诀变化:“空间震荡,玉石俱焚。”

  第六百四十章空间震荡玉石俱焚下

  第六百四十章空间震荡玉石俱焚下

  空间震荡玉石俱焚,这可不是九幽安德要跟陈寒玉石俱焚,而是他的那些法宝,既然已经有被毁掉的了,九幽安德当机立断,这些法宝虽然珍贵,但是现在没有什么比杀死陈寒更重要了。

  到了陈寒这种程度的强者,旦让他逃离空间锁定的范围之内,那危害简直太大了。

  同时将这么多法宝粉碎,这也是九幽安德目前最强大的杀手锏之了,九幽安德相信,这招即便是九劫散仙也要吃大亏,甚至很可能被击伤,至于九劫散仙之下,绝对无人能幸免。

  在刚才这些法宝所笼罩的空间之内,空间瞬间震荡起来,这种超高频率的震荡,比之那些十二级文明发明的震荡攻击更强大,更加骇人。

  就连这个空间之内存在的天地自然之力都在这种震荡中被震成最原始的最纯粹的力量。

  这众多法宝之内本来就有几百散仙灌输的力量在其中,如今全部粉碎,效果更加强大,陈寒可不会在这种时候跟其碰撞。

  周围的空间已经因为震荡变得混乱,这个时候根本没办法撕裂空间离开,而震荡之威从四面八方向陈寒这里汇集而来,威势惊人。

  “主子怎么办?”

  老贱第时间传念询问,心头阵惧怕。

  还以为跟陈寒配合能逃出去呢,现在看来,自己恐怕要完了,在这种震荡之下,恐怕连幽冥极光剑都要灰飞烟灭。

  陈寒根本没去理会老贱,身体猛的站定,并没有打算冲出去或者逃走的意思,浑身力量瞬间凝聚到起,精神力元神力身体力量三力合为,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极限,自从九级体质之后,就算面对五行道尊陈寒也没能全力出手,现在想找到让他全力拼出手的对手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瞬间从陈寒身体之内股力量出现,包裹住陈寒,在他身体周围足有十米的范围内,形成道直延伸到他身体的力量墙壁,这力量防护,但跟那种罡气护体气劲不同的是,这十米几乎完全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想硬抗空间震荡玉石俱焚”九幽安德看后都是大吃惊,心说,他以为自己是谁,除非他的身体跟神器般,否则就算是幽冥极光剑这样的超级法宝都会受重创,就就算是龙族那强大强横的身体也不可能硬抗空间震荡玉石俱焚。

  “主子你你这是”老贱也呆住了,可惜切再说什么也来不及了,身在幽冥极光剑的老贱都不敢再释放神念注意周围了,闭眼。

  就在这瞬间,那强大的空间震荡之力已经震荡到了陈寒身体周围,陈寒的力量瞬间受到影响,起了无数涟漪。

  “嘭嘭嘭”

  陈寒的力量在这种震荡之下,疯狂的碎裂着,但是这震荡的速度却是在陈寒力量碎裂的情况下得到了遏制,但是这震荡威力太过强大,瞬间已经了足有五米,距离陈寒的身体也只有五米了。

  他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连被震荡范围内的天地自然之力都能完全被搅碎,还原成最纯粹的力量,他他他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延缓了空间震荡的速度,光是这点,就算他最终不能破解空间震荡,也足以震惊整个修真界。

  不过这震荡却也没那么轻松,明显受到强大的阻力之后,速度变慢,而且震荡的频率也在不断的改变着,虽然还在不断的,虽然陈寒此刻身体眼睛上都充满了血丝,全力发挥,已经让他到了极限,身体近乎要爆炸般。

  九级体质,三力合的极限,陈寒今天终于尝试了,而且这次的损失不小,这种震荡搅乱了力量,不可能简单的恢复。

  就在此时,那空间震荡已经接近了陈寒身体周围不足三米的地方,眼看就要震荡到陈寒身体之上的时候,速度终于有些停滞的感觉,震荡频率也终于衰竭,也就是说陈寒终于抵抗住了。

  “不不可能”九幽安德大声的怒吼,抬手之间即要再次出手。

  身为九幽冥皇族的亲王,家底丰厚,谁知道他还有什么法宝,如果他能再使用这么次空间震荡,陈寒知道自己只有死路条,自己不可能抵挡得住第二次的空间震荡,所以就在九幽安德要再次出手的时候,陈寒双手向外震,力量猛然之间发出种震荡,瞬间将原本衰弱到只剩下平时三成的力量增强了足有倍,已经超过了之前般力量的爆发。

  “轰”股力量瞬间爆发,彻底的震碎了周围的空间震荡,下瞬间陈寒吐了口血,人已经直接撕裂虚空。

  “人呢”九幽安德看到陈寒消失,手中已经多了件上古法宝,这是件如同如意般的东西,这个东西的名字就叫做血如意,这个东西的价值不比九幽安德百多件法宝组成的锁定空间大阵差多少,他刚才已经准备牺牲这个再次使用空间震荡了。

  失去了陈寒的踪影,再想使用也不可能了,不过九幽安德毕竟是老油条了,下瞬间立刻道:“布阵,防御。”

  他的血如意瞬间光芒笼罩,将他护住,几乎在这瞬间陈寒已经出现在他身边,拳轰了出去。

  “轰”拳,血如意虽然保护住了九幽安德,但是陈寒拳之下,依旧将血如意震的飞了出去,九幽安德也是元气大伤,这拳,并非全胜的拳,几乎杀掉了九幽安德,此刻九幽安德受的伤比之上次陈寒给他带来的伤还重,而且加上之前使用空间震荡,此时他的心在流血。

  其他几名八劫散仙也适时出手,他们此时的联手陈寒也不敢硬抗,急忙闪避,就在此时,周围无数道强大的力量气息出现,这种气息非常强大,给人的感觉都不次于五行道尊那样的存在,也不知道他们活了多久,连六道这样的气息,陈寒立刻明白,九幽冥皇族的老家伙们出关了。

  这样强大的存在,没有家底那才有问题呢,陈寒并没继续追杀九幽安德,老贱救出来了,还将他儿子杀了,重创了他,这次没白来,下瞬间他已经瞬息消失在了战场之中。

  战斗打到了现在,九幽安德也终于失去了耐性跟理智,强大的怒意通过神念传达进入了众多强者的脑海之中:“给我找找到他,将他给我杀了,杀了他,绝不能让他逃了”

  如果是在平时,九幽安德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简单的分析下就知道,在九幽冥皇星本土上展开这种规模的战斗,本身就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而且到了陈寒这样级别的强者,可不是说你发怒,想要围剿就能围剿的,上次突然发难,现在陈寒力量比过去强上十倍不止,再想杀他就太难了。

  可是九幽安德此刻已经怒了,真正的怒了。

  陈寒原本也是准备要离开的,不过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十几名六劫散仙正在那取出法宝严阵以待,陈寒突然想起跟傲金龙说的话了,自己总不能来趟九幽冥皇星什么都不拿吧,怎么说也要先跟他们淘换点利息,上次差点被他们杀了。

  想到此,陈寒瞬间再次消失,隐藏起来,同时传念:“老贱,你对这里熟悉,快说,他们这里都哪有好东西。”

  老贱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还活着,看到陈寒竟然连空间震荡都抵挡的住,老贱心中这叫个爽啊。

  不用死了哈哈不用死了就是爽啊!!

  突然听到陈寒问这个,竟然不是第时间离开,老贱第个念头就是想劝陈寒赶快离开,这里是哪里,九幽冥皇星啊,自己当年可是布置了那么久,想好了切退路,打入敌人内部,哪跟陈寒这个主子现在这样,自己那是有技术含量的,陈寒这是完全来硬得,没点技术含量的,但是下瞬间他就是精神振。

  如果能再次洗劫下九幽冥皇族的宝藏,那自己也多少能沾点光吧,怎么说陈寒吃干的,自己也能喝点稀的吧,老贱的血液就有这种成分,有的时候他胆小的塌糊涂,为了保命做出许多事情。

  例如在地球的时候,他有很多机会,如果不是他自己浪费掉了,最后也未必会被陈寒给制住,但是有的时候他胆子又极其大,当初只是虚境就敢混到九幽冥皇星偷他们宝库,这种事换成另外个人,想都不敢想,这就是老贱。

  此时他的血液已,立刻道:“知道,肯定知道,他们不可能换的,不过现在肯定严密把守,刚才那六道气息中的四道都是他们秘密宝库之,所以比较麻烦,而且阵法也比较多”

  “别废话,赶快说,怎么样能最快速度弄到好处,我现在受了伤,力量只有平时的三分之,我们赶快捞票之后闪人。”陈寒知道老贱肯定有想法所以直接将情况跟他说明白,让他立刻做出决定。

  身在幽冥极光剑内的老贱听吓了跳,心说,我的妈妈呀,只剩下三成力量还在九幽冥皇星上晃荡,真他妈的牛,佩服,不佩服都不行。

  心中想着,老贱已经最快速度考虑这件事情,衡量再三道:“因为上次我的缘故,九幽冥皇族的宝库估计更加严密,很难,而且旦进去,很容易被困在里边,我们可以去其他几个大将军府邸还有九幽安德这样的府邸,他们的家族也都传承了几十万年甚至上亿年的家族,家中的好东西就算不如九幽冥皇皇族宝库,但是也不少了,不过我对这个研究少些加上现在情况,我们只能试着硬闯了。”

  “带路。”没任何废话,立刻让老贱引路,陈寒直接化成道流光冲了过去。

  此时九幽冥皇星上的众多人手也都向九幽安德这边汇集,从最开始九幽安德直没动用九幽冥皇星上所有力量,来是因为此时力量空虚,二来也是他想亲自击杀陈寒,上次的失败他也直耿耿于怀,但是现在切都不同了。

  “周围星域,通知周围所有星球上的人立刻配合搜捕布防,不得放那个陈寒离开。”九幽安德此刻总算稍微清醒些,迅速做出布置,同时也颤抖的掏出件物品,这是紧急时刻跟九幽冥皇联系的东西,旦启用了它,也就是承认自己在这段时间代理九幽冥皇工作的失败,但是

  “轰”陈寒直接炸开了九幽安德家的宝库,虽然他防备比较紧密,但是还是有个比较弱,加上有老贱这个九幽冥皇族阵法大家,此刻破开这些并不困难。

  九幽安德府中共有三个密室,其他两个阵法比较复杂,需要时间太长,就这个相对少些,虽然有个老贱都不会的独特阵法,但是陈寒硬生生的轰破之后,也就没了问题。

  冲进去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陈寒跟老贱迅速收敛东西,等九幽安德接到消息带着人赶来的时候,陈寒跟老贱几乎将这里的好东西搜刮空离开。

  “他竟然没走还敢好好”看着片狼籍的亲王府,九幽安德气的浑身颤抖。

  儿子被杀,众多法宝被毁,如今宝库还被劫,最重要的是在他的想象之中,陈寒这个时候实力受损,应该立刻提前逃走才对,却没想到他还敢如此,简直视自己如无物,是可是可忍孰不可忍,九幽安德立刻接连颁布了系列对付陈寒的策略,到了此时他也不得不将危险升级。

  虽然这样会很丢人,但是也没办法了,在九幽冥皇星上,些重要人物纷纷出手,开始联手保护自己家的宝库,但是这样的效果并不好,虽然他们的实力也都不错,但是没办法集中,即便此刻只剩下三成力量,但是陈寒不跟他们硬拼,只是抢完了就跑,实在太过难抢直接就跑。

  在九幽安德随后不到个时辰之内,接到了上百条消息,陈寒又对二十几处进行了抢夺,整个九幽冥皇星都乱套了,九幽安德气的肺都快炸了,但是他毕竟不是九幽冥皇,有些事情他还做不到,尤其是想在整颗星球上搜索陈寒。

  老贱现在嘴都快笑歪了,虽然这次他们挑选的都是九幽冥皇星上些大势力的私家宝库,不过收获之丰已经完全不下他上次,甚至有过之,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老贱现在是真明白,什么叫做收东西收到手发软了,现在他根本不去看是什么,陈寒那里有着众多储物戒指,至于陈寒自己,他已经完全将九幽戒指炼化,里边的空间无比巨大,只是他个人收东西速度毕竟有限,还是要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