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体内,这是对付yi般江湖人的方法,企图破坏自己的经脉,这招对陈寒作用不大,很容易就在体内将他的脚劲化解掉。

  内脏稍微有些震动,此时已经恢复大半,陈寒自己身体现在根本不需要使用针,凭借自身的螺旋劲可以直接刺激身体的道,这也是他现在修炼度越来越快的原因之yi。

  天级对于江湖人来说玄之又玄,对于陈寒来说,不过是力量由量变到质变的yi个过程,就像计算机刚明的时候,就算全国最大的计算机,也没有十年后家用计算机的容量大,就是有了质变,储

  c运用方式改变。

  在陈寒的影响下,牛勇c南北c龙泉甚至宁天宇等人,纷纷提前跨入这个最难的门槛,而陈寒本身已经逐渐进入五级体质,只是之前他感觉自己还缺少最后凝聚。今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受伤之后,在跟天级强者yi战之后渐渐凝如合金钢板yi般坚硬。陈寒知道,自己真的迈入五级体质。五级体质跟六级体质,是身体进入济的yi个过程,身体强度会逐渐增强,达到yi种惊人的地步。

  如果没有天级强者的刺激,陈寒或许还得几个月。但这次yi战受伤之后,yi夜静坐,当陈寒感受到龙泉飞舞的身形飘落屋顶的时候,他已经彻底踏入五级体质。

  这yi夜的疗伤,体会之前的战斗感悟,稍微推进了些进度,让他此刻彻底稳定再五级体质的程度。

  这上边有专门饮茶的地方,见龙泉回来,陈寒起身走过去拿起那里放着的水跟茶具,开始泡起茶来。

  龙泉身上衣服上有许多伤口,有yi些甚至都能看到翻开的血肉,但他的精神却非常,比之前更加的轻松,有yi种解脱的感觉。

  等陈寒将茶泡好,龙泉起茶来yi口将滚烫的茶倒入口中,茶直接顺着喉咙进入体内。

  喝茶讲究个心境c茶道,都是yi种意境大于行动的事情。陈寒则慢慢品了口,放下茶杯:“结果何?”

  龙泉常常出了口气:“爷爷虽然没干,不过他总算还没忘记我,果不是他在龙泰yi下令之后,暗中见过龙鸣,龙鸣也不可能如此待我,那个时候就真的命了。现在好了,不用拼命了,他跟我比了夜的剑法,我从中悟了许多东西,还学会了套不是龙家的剑法,那是爷爷传给龙鸣,龙鸣又传给我的。不过我今生今世,也不得再使用龙家的剑法跟身法,而且在外边不得再使用龙家的名号,我就是我,yi个龙,叫龙泉的人,与云峤龙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陈寒品着茶,以前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龙泉说他爷爷对他跟他父亲如此喜爱,虽然大家族的人子很多,既然喜爱,就不会不管。但自从从纳鲁特回来之后,他已经明白。因为乌王,龙家的真正高层恐怕都在想办法对付乌王,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龙家那位最强的强者恐怕也受到重创,他们肯定没心情去理会龙泉。

  现在跟龙泉说,也没么效果,这件事情,陈寒心里经过再三衡量还是决定不跟龙泉说,先顺其自然展,龙泉的爷爷都没有提到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过这方面考虑,果真的出什么事情,龙泉不在龙家,也许能为龙家留下yi些血脉。

  又或者,只单纯的没时间,毕竟这么强大的家族,现在这种社会,不可能生那种灭门的事情。

  龙泉自然不知道陈寒心里想着什么,拿起茶来,陈寒给龙泉倒上,又给自己倒上,龙泉这次没yi口喝下,不过也是yi口大半:“现在我在没有任何顾忌了,可以专心搞好牛家武了。就算没有龙家剑法,我自己yi样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剑法。”

  陈寒点头:“继承永远只yi方面,其实爷爷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虽然不让你使用龙家的剑法,龙家的剑法已经深入你的脑海跟身体,你只不去使用,在这个基础上扬,形成自己的风格。能独创之人,才能有大成就。”

  龙泉点头称是,平静了心情,龙泉问道:“昨天后来进行的如何,yi切都顺利吗?还有那个万广跟风文鼎,这次震慑了他们,或许万广不敢再有动作,风文鼎那个老狐狸,恐怕还会在背后设计别的阴谋诡计。我以前可是听不少人说过风文鼎,陈寒你得多留意着他。”

  对于陈寒来说,敌人只要没有彻底消灭,就永远不能放松,就如同在战场上,任何yi个不小心都足以要了人的性命,大意是最要不得的。所以任何时候,面对任何敌人,陈寒都不会放松警惕,何况还是风文鼎这种人。

  不过龙泉提醒,陈寒还是点头答应着,告诉他,自己有准备,随后将昨天后边的事情跟龙泉说了番。因为农耀德跟南北的出现,尤其南北故意张扬的那番话,效果非常轰动,陈寒又yi次在yi个圈子里扬名,这次不是因为他的医术,而是因为他在军队跟政府方面的影响力,而体方面非常配合,估计今天省内外的媒体就会全面报道牛家武跟昨天的事情。

  更新了,更新了,给天劫医生继续做。阅!

  正文 第二百二五章 升职问题

  二百二五章升职问题

  说着话的时候,陈寒耳朵微微yi动,听到了田园从下边正在上来的声音,陈寒笑问道:“园园,龙泉,你们说这风家的身法如何?”

  “当然厉害,可惜风家的家风不正,虽然说各家身法各有不同,各有特点,但越到后来风家的身法上的优势越加明显,威力也越强。”龙泉说着,转头看向入口处,田园已经上来。

  田园听到哥哥这么问,想了yi想,突然笑道:“哥,你打算弄风家的身法给我?”

  龙泉吃惊的看向陈寒,这个当初的笑话,感觉很无意义的争论,如今再次提起来,龙泉也敢再说,如果陈寒真的想弄的话,就真的弄不到。

  “嗯”陈寒点点头:“天是没有机会让那个风云浩完全施展开,否则对我们很不利,这风家身法确实有其独特的地方,而且也很实用c很华丽,在yi定阶段内,很适合你们使用。”

  龙泉听得吃惊,田园则很是奋,然后很开心的看向龙泉:“你就等着学吧,当初还不信我的话。”

  “园园,不这个问题,陈寒,我看你真得仔细考虑考虑,你对付风家我不反对,毕竟跟风文鼎结怨,就算你不对付他他也会对付你,但现在这个时候不太适合。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那风云浩不过是天级初期,甚至不是天级初期中特别厉害的人物,而且昨天没办法完全挥出来。”龙泉毕竟是世家子弟,做事情考虑的比较多,方方面面,不是江湖中那种yi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

  陈寒倒也赞同打算跟龙泉还有园好好探讨yi下的时候,电话响起,看了yi眼是中医部朱原的电话原在针灸之上可以算是陈寒半个徒弟,现在中医部朱神针的名号昌海已经非常出名,就算在全国中医界也叫开了。毕竟现在能用针灸治病,而且还起到明显效果的人并不多,几乎绝迹,现在的针灸多的是调理,很难看到特别好的效果。

  “陈寒,你最近还在忙吗?”话接通,朱原迟疑了yi下,开口询问。

  陈寒听到朱原地语气微微yi愣。因朱原平时并不是这么说话地虽然说这次自己特意跟他以及郭副院长请假。但也不至于这么严重。

  陈寒道:“还行。有什么事。”

  其实朱原地变化。从陈寒开始针法之后已经有了很大转变不过那个时候还不明显。而且没遇到事情。朱原当着外人地面前还好只有陈寒跟朱原地时候。陈寒讲解针法地时候原就如同yi个学生yi般地在听着。

  不过听他这口气。应该不只是因为对自己地恭敬才如此说话还有其他事情。

  “是这样。我有yi位朋友。确切地说是我地良师益友。虽然他没教导过我。但却在理论上引导了我许多。尤其是系统地理论知识。现在他在咱们长治医院。他本来只是路过昌海。因为身体不舒服才住进长治医院。但经过检查没什么。不过我根据你所说地yi些方法查看总感觉有些问题。我又拿不准。所以想请你过来看看。”

  朱原知道。陈寒现在在忙其他事情。对于yi般病症已经没时间去管。这次地病情显然不算难杂症。毕竟各方面检查都没问题。只是他心中感觉有些担心。因为对方跟自己关系很好。自己拿不准。才想到地陈寒。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没事的时候就会很空闲,yi旦有事就都集中在yi起,就在朱原打电话的时候,陈寒又有电话进来,陈寒看了yi眼,是小姨夫从京城打来的电话,这是小姨夫在京城使用的座机,陈寒手机里有记录。

  那边的朱原还想再说,陈寒已经道:“我yi会就去医院yi趟,我这边有电话进来,先挂了。”

  “嗯哦!”朱原连忙道:“好的。”

  挂断电话后朱原想想,自己好像真的不需要说那么多,只要陈寒能过来就行了。

  陈寒这边,已经接通汪洋的电话:“小姨夫,有结果了吗?”

  汪洋语带喜色:“呵差不多了,基本的已经定下来,不过有些具体事情还要讨论,钱的事情不是太大问题,不过关于你的职务升职问题现在卡住了,毕竟你这个年纪,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已经够特殊化了,这也是因为职业特战第yi师的出现,你的职务才如此,可你这几次的功劳又都很大,现在上边也在为这件事情愁。”

  陈寒yi听原来是这种事情,顿时露出笑容,他这yi世没想过从政,也不会参军,毕竟就算他掌控yi个国家的军队,不可能

  内掌控全世界的军队。现在就算他跟人家说,未来级大国战斗,也没人会相信。

  与其在那些方面耗费精力,不如将自己的九级体质先修炼到巅峰,去寻找九级体质之后的路,有机会的话,就尽量先在国内将九级体质传播开来。

  汪洋继续道:“本来按照你的功劳,以这个科技来说,就算少将也不为过,尤其之前那几样东西加在yi起,不过你这个年纪到上校的,虽然你不能说是独yi无二,但已经很是罕见了,何况咱们家里的几位老爷子还反对你当兵,让你从政,所以现在很不好办啊”

  反正陈寒不去追求这些,自然很风轻云淡的谦让道:“小姨夫,其实不用再想这些事情了,反正我志不在此,如果能行的话,看看再多争取yi些钱,毕竟研究很费钱的,当然,就算不给我个人争取好处,有机会也要给咱们职业特战第yi师多争取yi些好处。”

  “哈哈”汪洋听了开心的笑道:“说的好,这话你小姨夫我愿意听,小姨夫这次借你光了,见到长脸上都有光,好了,我就是提前给你透露个信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既然你能想得开,其他方面利益小姨夫肯定会尽量为你争取的,不过关于你自己组建那个研究所的事情,必须也得写份详细的报告递交给上边,能研制出这么先进武器的研究所,还是要重视的。”

  这些陈寒早就;到,研究电束针的后半程,还有几项先进科技产生,尤其是电力的传输损耗,以及电力的储存等科技,这些对陈寒都没什么用处,上边要的话,给他们也无妨,当然,钱是不能少要的。

  “好,我这就准备,到时候我会自交给小姨夫你的。”陈寒跟汪洋聊了几句天,这才挂断电话。

  他聊天时候,龙泉跟田园都在yi旁静静的等着,等陈寒聊天结束,田园问道:“哥,钱有着落了?”

  陈寒点头:“钱的问题解决了,对了,你除电束针之外,关于纳鲁特现在研究过程中能产生其他的那五项核心科技作为我们未来研究方向写yi份报告,包括纳鲁特的规模,以及未来研究所需要用的钱财,这些方面整理yi下。”

  田园连连点头,龙泉看陈寒:“陈寒,yi会儿你去医院的话,顺便绕道送我去武馆吧,那边刚刚开业,肯定忙着呢,我得赶快过去。”

  田园瞪了龙泉yi眼:“驴唇不对马嘴,便还用绕道啊。”

  龙泉耸耸肩膀:“我也不是语言究者,说出来的话别人能明白意思就行了。”

  田园看向龙泉:“小样,学会顶嘴了。”

  龙泉笑道:“园园,从年龄上来说,刚才那话应该是我说你的,小孩不要跟大人顶嘴。”

  看到他们两人又恢复活力,陈寒不禁笑着微微摇头,下去准备yi下,把田园用的药物准备好,在市内陈寒还敢离开yi下,yi旦有什么事情能尽快赶回来,但如果去其他地方或者时间太长,陈寒现在都得带上田园,否则田园生危险,就算送到医院都没人能救得了他。

  陈寒开车将龙泉送到牛家武馆门前,此时牛家武馆门前人来人往的,虽然是上午,但来这里报名c查询的人就已经不少,毕竟昨天的事情已经在yi定范围内传开。

  “看来效果还真不错。”龙泉看着这情形,面露喜色。

  陈寒淡淡笑道:“这还只是开始,等省内媒体全面报道之后,那效果才好呢,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情,等于免费了,甚至比的效果还好。”

  “嗯,现在的可信度太低。”龙泉点头,看向陈寒:“陈寒,你不进去了?”

  “不了”陈寒摇头:“我先去医院yi趟,如果医院那边没什么事情,我下午就过来。”

  龙泉点头:“好,那我先进去了。”

  龙泉说着已经进去,而此时周围不少人已经看向他。

  “快看,那就是那个背剑的高手,据说他是最神秘的。”

  “他的手臂”

  “你懂什么,那才叫高手呢,昨天听说他没出手,不过后来大家都走了,只有他跟对手的高手留下,估计是做终极对决。”

  “那我也学剑”

  今天来的这些人,多是昨天那些来观望看热闹的人为主,还有yi些是之前报名学习短期班的那些学员的亲戚朋友跟同学。

  正文 第二百二六章 断生死上

  二百二六章断生死上

  这些人看到龙泉,指指点点的说着,龙泉并不太适应这种氛围,快步走进去。

  陈寒已经开车离开,yi晃已经几个月没去长治医院了现在自己身兼这大内科跟中医部两个职务,却不需要按时上班,虽然说有长治医院太子爷的身份在,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陈寒的实力c医术。

  陈寒到了中医部的时候,朱原正好不在医院,陈寒给朱原打了个电话,朱原是去附近的书店买书去了,原本朱原是让陈寒在他那里等yi会,不过陈寒想直接先病人。

  特护高间,中医部最顶级的病房,里边丝毫不逊色于五星级酒店,风景c位置都是最好的,这种地方基本都是省内yi些老干部疗养时用的,能到这里来的人级别yi般都是副省级以上。

  但此刻,在这特高间内的yi个巨大阳台上,yi个yi身普通衣服的老者,正在那打着太极拳,老人面色红润,头乌黑,不是那种染过的黑,而是自身乌黑的头,没有yi根白,下方就是长治医院的绿化带跟花园,能看到病人自己走动,有的被护士推着,这里跟急诊室c以及医院里的紧张气氛不同,显得那么的缓慢c柔和。

  陈寒在外边轻轻敲门,没到里边有人说话,他知道这房间里边很大,此刻他已经换了yi身白大褂,作为中医部的主任,他直接迈步走进去,此刻正站在老者身后,看着老人在打太极拳。

  太极拳在整动过程中自始至终都贯穿着“阴阳”和“虚实”,这在太极拳动作上表现为个全是都具有“开与合”c“圆与方”c“卷与放”c“虚与实”c“轻与沉”c“柔与刚”和“慢与快”,并在动作中有左右c上下c里外c大小和进退等对立统yi的独特形式,这些都是构成太极拳的基本原则。

  不过这精神饱满c气色润的老者的太极拳却与yi般不同,具有这些基本原则,又与现在yi般流传的太极拳不同,陈寒静静的看着,老者所打的太极拳中然更符合人体内循环的yi种道理,能更好的刺激引动身体内的力量。

  这人衣着普通,却底气十足,看来对自身的调养做的非常好啊,他这太极拳如果长打,绝对具有延年益寿的作用。

  陈寒刚才进来时候。并没有控制脚步跟开门等动作。而且到了老者身后还特意加重yi点脚步。让老者听清楚。不过他却并没着急直等老者打完yi套拳。

  老者打完拳。这才回头看向陈寒。到陈寒如此年轻。老者有些吃惊:“我还以为又是朱原其他那几个老家伙呢没想到是年轻地医生。现在年轻人像你这么沉稳地不多了。是来量血压还是测别地?”

  刚才跟朱原通话地时候他提到过人姓包。其他地也并没有多说。不过刚才陈寒进来地时候看了yi眼包老地床头。虽然上边记地是老人叫包效国。今年已经九十yi岁了。怪不得连朱原也叫包老呢。

  陈寒知道包老说地是自己在他身后静静地看他打完那套太极拳陈寒淡淡笑道:“太极拳渊源流传。里边蕴含许多符合人体运转地道理过去地话说。符合天地之道里边能学会好多东西。不过看您老地这套拳法确实与众不同在流行地陈c杨c吴c武c孙这些都有yi些不同。”

  包老yi听。眼前yi亮:“没看出来。你小小年纪竟然也深知此道。这是我自己根据自己身体情况改地。练了七八十年了。也就将错就错地练下去了。”

  现在毕竟是住院。虽然是中医部。不过基本地yi些情况现在任何医院都yi样。每天测量血压c体温等等。这些都是年轻医生做。所以包老才将陈寒当成来测量血压地小医生。

  “对错因人而异,大家都用的未必是最好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您老这边坐坐,我给您号号脉,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