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嚣张。自己显示出来的也是无比的傲气。这点陈寒到并不畏惧。只是从这话语。陈寒听出yi些其他味道来。看了看这人周围。并没有刚才那个服务员。

  陈寒目光冷的打量着这个年轻。年纪不大。然比他身边那四名保镖更加厉害。而看样子应该不是那种很专心修炼的。好像还有些叛逆的阶段。京城就是京城。连这样的公子哥都有身手好的。

  陈寒淡淡yi。反不急不慢的坐了下来:“你将这的老板还有刚才带我们来这里的服务生带来。弄白事情。该道的我道歉。该赔偿的我赔偿。”陈寒已经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在背后操控着。所以他才决定将事情弄白。

  那个年轻人yi愣。即大道:“。我宁孝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牛的。占了我的的方还这么嚣张。本大过年的不想跟你犯火气。你这是自己找不自在啊。以为你是谁啊。竟然吩咐起我来了。”

  宁孝义。陈寒听了。顿时想起。宁家“”字辈之下不就是“孝”字辈了吗。以这个情况来看。只有军中宁家有这等情况了。看来这个人是宁家子弟了。不比宁天宇小yi辈。

  此时。宁孝义经道:“将他们给我扔出去。大年的。自己找不自在。”

  以宁孝义的眼力。还看不出陈寒深浅。只是从进来开始。原本要爆的怒火。感觉就yi种力量压抑了yi般。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受。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谨慎了许多。毕在大家族长大。知道审时度势。此刻他立刻喝了yi。命令手下动手。

  要是其他人。陈寒不介意教训之后再动手。不过宁家的人。陈寒有些无奈。有宁天宇面子在那里。何况上次自己武馆开张。就连宁中将也都道贺。还有宁远。有这些关系在。处理方法也就不的不换yi换了。

  陈寒看向宁孝义:“家的人吧。你天宇什关系?”

  “等等。”宁孝yi抬手。制止住手下。目光凌厉的看向陈寒:“我表。是谁?”陈寒抽出yi根烟来。很随意的点上。轻轻弹了弹烟灰才道:“我跟天宇是同事。你将话在说清楚yi些吧。这里边的事情我想弄个清楚。”

  宁孝义心中yi惊。别说他了。就连他身旁跟着他yi起进来的几个人也都是大吃yi惊。宁天是宁家现在第三代中的代表人物。宁孝义也以他表叔为骄傲。表叔前时间升为大宁孝义还yi直跟他们说。表叔很可能成为最年轻的少将。不过他自己心里清楚。那是在外人面前炫耀。

  宁孝义见到表叔。就跟见到家中爷爷辈的长辈yi样。每次被表叔训后。他都会老实yi段时间。比他父亲还好使。这个人才多大年纪。竟然如此轻描淡写说跟表叔是同事。就是战友啊。在外边不方便说。表叔现在调入yi个秘密的部队。这个难道也是里的人物。

  他这口气。好像不表叔的下属啊。怎么可能呢

  宁孝义心中虽然震。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语气却变的慎重了许多:“还没请教。你是哪位?”

  “陈寒。”陈寒淡说了yi句。随即点了点自己对面的沙道:“坐下来说吧。其他人让他们出去吧。

  ”

  正文 第二百四八章 你还不够资格道歉

  未来军医第二百四八章你还不够资格道歉

  二百四八章你还够资格道歉

  陈寒。宁孝义心中yi惊。这个名字自己父亲提过几次。好像说是家族最近最关心的人物。好像级别不低于表叔呢。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年轻。竟然像。比自己年轻。

  怪不呢。外的口音。原来他来城了。宁孝义中想着。急忙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并没有坐下。恭敬的站在yi旁。这是跟表叔同级别的人物。连爷爷们最近都长谈起。他可不敢怠慢。他们这些大家族出的人。并不像有yi些人形容的那样。只知道嚣张霸道。蛮横无理。没有大脑的就知道惹事。事实上他们或许也有许多人有绔子弟的yi些坏习惯。不过那只是极其少数。更多的是层次还没到。到了yi定层次的人。也不可能那。他们强横强势是对弱者。遇到更强的人。就会比别人更加理智。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看宁孝义没坐下。寒也并没再说什么。不毕竟自己跟宁天宇是战友。在自己面前属于晚辈。这点他们还是非常看重的。

  宁孝义道:“刚才,上来的时候。个服务生过来跟我说。有人占了包间。你又可能不太了解。这种包间不像yi般包间。我是花了两百万购买了两年时间的使用权。这两年之这个包间属于我私人的的方。那个服务生说你非要进来。还塞给他钱。他不敢拦。拦不住现在正要去找经理呢。我这才进的。”

  “哪有。”就连旁坐着的周雨涵也忍不住开口说话。

  田园更是气,道:“把他找到这个混蛋,们yi上来还什么都没说呢。他拉着我们来这里的。还特意跟我要赏钱。这个混蛋家伙。”

  周雨涵说话。宁孝才望去。不认识周雨涵不过却见过周雨诗。同时也从家里人口中听到过关于陈寒跟周雨涵的亲事。这种事情外人知道的少。不过宁家不少人却都道宁孝义也少听到yi些。

  周雨涵。她也在这里。当听过田园的话后。孝眼中闪过怒意:“我这就叫人将他抓来。”

  “呵。”陈寒淡yi笑站起来走到前。着下方正在斗的台上:“恐怕现在已经找不到那务员了。你知道这火网的老板是谁吗?”

  宁孝义道:“表是左月明这个人管事不过后还有其他yi些人。如果算起来这火网也有些股份。不过是他们硬给的干股。主要还是宋家的宋子安持股。不过据说宋子文在背后撑腰。”

  这种事情。宁孝义自然知道yi口气都说了出来。他刚说完心中突然yi动。看了看陈寒又看向周雨涵突然明白过来。

  “嘭。”宁孝义yi脚。的上的的毯都震裂开。宁孝义气道:“我知道了。这是宋子安干的好事。想让我跟你起冲突。他坐收渔翁之利。个混蛋。比赛赢不了我。竟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看他到时候怎么解释。”

  宁孝义说着。取出电话来。直接打通安话。

  “哈哈。宁孝义。怎么等不及了。还有几个小时呢。这次你就准备输钱吧。”电话yi接通。宋子安立刻笑着说。

  宁孝义冷哼yi声。冷冷道:“宋子安。你以为耍这些下三的手段就有用吗。惹怒了我。我拼着让家里关禁闭。也要将你这火网给你砸了。什么玩应。你立刻给我回来。我看你怎么交代。么解释。”

  听着宁孝义跟宋子安的对话。陈寒静静的下边。从这里的设计。他隐隐的感觉到yi些东西。只是此刻还不是特别清晰。此时突然灵光yi闪。却又意识不是清晰。

  火网。公海。们都有yi些同点。都是yi个城市里比较顶尖掌权者的子女掌控的。还能吸引很大yi部分当官的人。这里很巨大。陈寒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在这些公开的的方之外。也有其他的方。

  万广。宋子安宋子文。如果这样的的方还有的话。陈寒心中将这些东西都连接在yi起。猛的想通。自己刚才抓到的那yi点感觉。如果这种的方不是yi的。在yi些大城市都有。而这背后如果都有宋子文的影子。那这宋子文的目的可就不仅是赚钱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些。陈寒心中也很震惊。

  宋子安被宁孝义骂了yi通。正在坐车赶回火网的宋子安还没弄明白。话到后边才听出

  孝义因为其他的情在骂他。可是他想询问的时候已经将电话挂掉。

  宋子安立刻给左月打电话:“你之前说的那个人长的什么样。你到底怎么安排的。是不是牵扯到了宁义?”

  左月明连忙道:“安少。我就是让人将他们带到宁孝义的房间里。让yi个机灵的服务生从间说了几句话。现在估计他们正在打呢。yi会我上去抬人。那个家伙定被宁孝义的人打的起不来。”

  “起不来的是你。”靠在那里的宋子安猛的起来。骂道:“你猪脑袋啊。我今天跟宁孝义有重量级对决。你竟然惹到身上。还有。对方到底什么人?”“他就是二十多岁。还带着yi个坐着轮椅的残废小姑娘。”左月明被骂的晕头转向。却不敢分辨。只回答宋子安的话。

  宋子安突然yi头。惨了。刚才怎么没问清楚。竟然惹上这个家伙了。陈寒。yi定是陈寒。那天遇到寒之后。宋子安回去之后就让人查了yi下。因为有田园在。加上陈寒有昌海的口音。并不难查到陈寒的身份。

  虽然外边公开报。不过陈寒在牛家武馆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

  “你猪。你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愚蠢的点子你也能想出来。”宋子安的骂了几句。即道:“快点。将那个服务员解决了。”

  “啊。”左月明大吃yi惊:“安少。。这。没这么严重吧。大不了我让他都扛下来。这也不算什么事情。就说他为了小费。到时候我们当着宁孝义的面前打断他yi条手臂或者腿。”

  那人是左月明的亲。平人也机灵。左月明急忙说着。

  宋子安此时也冷静下来。恨声道:“回去之前。你要是没办好。你就自动消失吧。”

  说完。宋子安掉电话。气着骂了yi句。这些白痴。他以为宁孝义跟陈寒是什么人物。如果人在他们手中。保不准会牵扯到什么事情。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尽早将线索掐断。省的闹出更多事情。

  宁孝义这边挂断电话。气的不知该做什么是好。有气无处泄。不过好在他控制力不错。又有陈寒跟周雨涵在这里。他也就忍着没做什么其他动作。

  随即看向陈寒:“刚给宋子安打过电话。这家现在正在赶回来。这个混蛋却装作不知道。”

  今天这事陈寒也很意外。没想到这么陷害了yi次。估计设计这个计策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不会如此。

  陈寒并没说什么。着外边道:“你这yi下。恐怕会要了那个服务员的性命。你让你的人现在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

  宁孝义也很聪明。否则也不会刚才看到周雨涵。就立刻想通这里边的事情。他吩咐yi之后又回到里边。站在陈寒的身后看着陈寒。

  “你们今天的比赛什么时候进行?”陈寒随口问着。这件事情他现在已经不yiyi提。因为意经不大。

  宁孝义刚要说。左明在外边敲门。yi进来就连着赔礼。

  “滚yi边去。你还不够资格来道歉。叫宋子安给我过来。”宁孝义将左月明骂了出去。房间里出来的左月明yi身yi。那个人是谁。看刚才那架势。宁孝义好像对他都恭恭敬敬的。怪不的安少大雷霆呢。

  骂走左月明。宁孝道:“今天晚上十yi点五十开始。这才是火网今天的压轴戏。我手下有yi人最近在火网横扫。今天是他为我比的最后yi场比赛。当初我帮过他儿子。他答应帮我打三个月的比赛。否则很难找到这种的级后期高手肯yi比赛的。”

  火网虽然层次比较高。经常有的级高手对决。不过厉害yi些的也就的级中期。的级后期根没有。宁孝义带着yi名的级后期高手自然横扫火网。今天是最后yi。也是最重头的yi场比赛。

  陈寒看了看时间。这么yi耽误已经快到了yi层演出开始的时间了。陈寒淡淡笑道:“那yi会儿我们也来凑个热闹。”

  宁孝义连忙点头。开心道:“你来。那是看的起我。”

  陈寒点了点头。没yi多说别的。推着田园跟周雨涵三人离开。三人进了电梯。田园道:“哥。就这么算了?”

  正文 第二百四九章 比赛之前的发现

  未来军医第二百四九章比赛之前的现

  二百四九章比赛前的现

  “慢慢来。有账不怕算。今天开开心心过年。以后慢慢算账。”陈寒淡淡的说着。心中想却是刚才的那些事情。相对于宋子文有可能布置的这个庞大网络。这,小意外已经不算什么了。

  不过。陈寒对于敌人绝对不会客气。只是现在时机未到。

  虽然在想事情。不过陈寒很快也注意到了周雨涵的神情有些不对。之前还带着新年喜色看唱会的神采荡然全无。

  陈寒知道她的小习惯。要了yi杯有吸管的饮料递周雨涵:“这些事情你不用烦恼。就算不因为你。我跟他们的碰撞也是早晚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现在开开心心的。毕竟回到纳鲁特之后。就是枯燥的研究生活了。”

  周雨涵确实为件事情烦恼。事情是因为她而起。她又帮不上忙。听陈寒这么说。她点着。此时下边气氛已经渐渐高涨。人也多了起来。除了五楼还有yi些人在看预热比赛。其他人基本都集中到这里。平时难的yi见的世界级歌星开始出场。

  原本最开田园跟周雨涵还很难集中精力。毕竟刚刚生那种事情。她们都在想后边的事情。不过陈寒不断影响着她们。甚至跟着那些歌星唱起yi些流行歌曲。田园跟周雨涵紧张的情绪也渐渐放松下来。

  不过没有多。在田园跟周雨涵听歌的时候。陈寒察觉到了宁孝义跟yi个人在远处。那个人似乎正要亲自过来似的。陈寒立刻知道是宋子安这个火网背后的老板来了。

  远处。宁孝义跟宋子安好在大声谈判yi般而看清楚这个宋子安陈寒倒是也很意外。世界真小。前些天在琉璃厂遇到他。今天竟在这火网遇到。两次都有不同寻常的事情。见到他们说着似乎就要过来的样子。陈寒控制声。

  “你们谈你们的事情。不要来了。”

  这话。清晰的传入宋子安跟宁孝两人的耳中。正在互相争着的两个人。同时静了下来两人都是有些见识的人。尤其是宁孝义。那可是宁家的人自身功力也不弱。他们之距离至少有二三十米。中间着许多人无数人在欢。音乐也很响。寒的话落入他们耳中。却字字清晰。犹如在yi个无人的静室之内。在他们耳边说话yi般震的两人都是yi愣。

  宁孝义还好子安上前是想先跟陈寒解释yi下。自己这边已将线索掐断剩下的自想怎么说怎么说。但陈寒根本不听他的话。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事情yi样。只是很认真很开心的听演唱会。不想别人打搅。宁孝义听了自然出言讽刺。宋子安再次跟宁孝义两人争执了起来。

  演唱会yi直持续到要十二点的时候。阵容就相对弱了许多。而陈寒他们在十,四十多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宁孝义的包间内。

  此时房间又经过整。好东西好酒多了不少。至于宁孝义带来的那些人也都已经消失不。显然孝义将他们安排他的方了。

  宁孝义看着那些酒道:“这些是宋子安送来的。这家伙平时是个吝鬼。能拿出这么多好酒来。看来他也是怕了您。”

  陈寒淡淡yi笑。不置:“既然来了。也别费。我们挑yi些喝点。其他的给你手下吧。”

  宁孝义自然乐点。宋子安送来了十几瓶好酒让陈寒选。陈寒如此应对。宁孝义也开心。才他还以为陈寒会让人送回去。又或者将酒扔了。现在看来这位表叔同级的年轻天级强者。还真不是yi般人。想法境界都非自己所能想象媲美的。这太好了。

  宁孝义亲自倒酒端给陈寒。此时比赛已经要开始。两方选手都已经上台。这里没有什么规矩。武器甚至枪支只要彼此同都可以使用。陈寒yi看那名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就不由微微点头。

  看到陈寒点头。宁孝义也露出喜色:“今天这是后yi场。其实我并没有要挟他。只不他想随后就离开。需要yi笔钱。这是他提出来的。要为我做些事情。还清人情之后他才能安心。当时正好宋子安在火网弄了几个人很嚣张。我其他的方还真没有他能帮上忙的。所以就合作了。”

  “嗯。”陈寒喝了口酒。目光却落在宋子安那名出场的选手上。此人穿着yi身如同蜘蛛的衣服。只过是全黑色的。包裹的非常严实。甚至连眼睛部分都用yi个特制的眼镜扣住

  就是怕人现他的身份。

  看着他上来。陈寒盯着看了足有十秒钟。突然道:“你调查过送宋子安的选手吗?”

  宁孝义摇头:“不是不想调查。是很难调查出来。yi来大家都想尽办法隐瞒。而且最终看是实力。调出来也很难改变比赛安排。除非认输。二来这种级别的高手yi般不参加这种比赛。毕竟说不好听的话。在这种的方供人赌博取乐。不是高手所为。只不过彼此各有目的。就如同帮我的这位高手。子安那边非能有天级强。否则他没有任何机会。”

  说到这里。宁孝义很自信道:“并且他宋家。也不可能让天级强者做这些事情。所以今天这比赛他输定了。”

  宁孝义显然跟代表他出场的选手有协议。他yi不提这人的名字。而出场的这位中年人。陈寒也看的出来。他的表情很凝固。虽然没像对方那么夸张。连手脚眼睛头都包裹起来。但脸上也带着yi层面具。肉色的面具。

  江湖中。有龙家家宋家甚至武家这样的家。还有已经不太属于江湖的宁家。他们拥有庞大的资产。绵延几百年。也有那些落魄的家族。就连在街上表演的那些人中。也不是完全没有高手的。只是yi分钱难倒英雄汉。不想j犯科。又没其他谋生手段。生活艰难的也有很多。这也是功夫没落的yi方面。你有功夫管什么用。毕竟练了那么多年功夫。不能顶吃也不顶喝。最终还是要找工作。而平常的生活中。也没机会施展。这淡化了许多人对功的认知。虽然看那些电影电视里表演神奇功夫的时候很惊叹。但真让他们下十几年苦功联系。在现在这种时代。也不会有多少人去练的。

  心里想着。寒盯好yi会。突然开口道:“你最好小心些。现在宋子安接不接受?br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