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治疗(1/2)

加入书签

  黄鹂透过玻璃看着满身着各种管子的母亲,眼里充满了疲惫。这一周的经历,让这个仅有十几岁的孩子感到彷徨、无助,但单亲家庭的她,现在只有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坚持,要坚强,困难总会过去的。望着那在母亲病房里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他们脸上那沉重的表情,让她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王教授,我母亲她怎么样了?”一直负责自己的那个老医生拿着一叠纸张,皱着眉头从病房里走出来,黄鹂心中一跳,连忙走上去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满脸担心的望着自己,王教授心中暗叹一声,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迫使自己尽量和蔼地说道:“小鹂,没事的,要相信你母亲肯定会好起来的。”

  黄鹂似乎从王教授那勉强的微笑中感觉到了什么,焦急地说道:“王教授,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我就她一个亲人了,求你了,我求你了。”

  黄鹂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知道自己母亲一个人将自己拉扯大并不容易,经常她入睡后母亲都还在工作,可就是这样,有什么好吃的母亲也是给她留着,一有点钱便给自己买好看的衣服,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平时只知道母亲很辛苦,现在她躺在了病床上,黄鹂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此时她才知道母亲有多么的不容易。她毕竟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一想到母亲可能就这样丢下自己一个人,她心中充满了恐慌,现在的她才真真切切明白母亲在自己心中占有多么大的分量。

  黄鹂眼中充满了泪水,一脸恳切的望着王教授,让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愧疚。专家组现在对这个病状是毫无办法,自己一生从医,自认为医术高明,可是当他面对这个年幼的孩子时,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在他心里,几乎已经对这个病状感到绝望了,一个新的病种,要研究出对应的治疗方案,至少也是要以月为时间周期,可是黄鹂母亲明显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

  实在是不想再欺瞒这个可爱的孩子,就在王教授准备将实情告诉这个孩子,让她有一个准备时,不远处,刘教授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得向这边走了过来,他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兴奋让王教授心里一突:“难道研究出应对的办法了?”

  旁边的病人和亲属都被禁止在自己的病房不得随意外出,通过门口的窗户发现一群人急匆匆的从门口走过,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凑到了窗口,透过那洁净的玻璃使劲往外瞧着。整个医院犹如一个戒备深严的禁地似的,那充斥在空气中的紧张感让他们心中也隐隐不安,要不是那些医护人员不时还来询问一下病情,他们都忍不住要发疯了。即使如此,医护人员脸上那越来越凝重的表情,也让他们心中的不安感在慢慢加深。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医院就像被一层黑雾笼罩了一般,一股恐慌慢慢从yin暗角落滋生,一点点吞噬着所有人仅存的那丝理智。

  “老刘,找到办法了?”王教授将赶过来的刘教授拉到了一旁,小声问道。

  “小秋说有办法,只能试试了。你那个病人现在情况怎么样?”

  “越来越糟,现在心跳已经超过正常范围了,我们要药物强行压制了下来,不过就快控制不住了。如果还没有找到治本的办法,可能……”王教授望了望不远处在看着自己的黄鹂,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说道:“可能撑不过今晚了。”

  “让小秋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了。”王教授的话更加肯定了刘教授让秋宇翔试试的想法,现在整个专家组是一筹莫展了,有一丝希望的话,谁也不想放弃。

  “蒋姐姐。”看着蒋玉纱走了过来,黄鹂紧咬着嘴唇,眼中含泪的低喃着喊了一声。

  蒋玉纱这段时间因为收集数据的需要,经常和病人家属打交道,对于这个懂事的孩子也是关心备至,常常帮助她处理一些不能解决的事情,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倒是感情非常融洽。对于除了母亲在这个世界上便没有亲人的黄鹂来说,蒋玉纱的出现,弥补了这段时间缺失的母爱,对于这个漂亮的姐姐,她从心底生出了一丝亲近之意,而蒋玉纱也真真实实将这个可怜的女孩当成了自己妹妹似的,也万分的希望她的母亲能够好起来。

  “小鹂鹂,别哭。”看见黄鹂似乎要哭出来一般,蒋玉纱还以为她母亲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肩,急切地问道:“你妈妈怎么了?”

  黄鹂愣了愣,抬起那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的脸庞,柔弱地说道:“妈妈没事,就是我,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母女连心,黄鹂妈妈现在的状况其实她心里也有点点预感,只是被她深深藏在了心底,她一定要坚强起来,一定相信妈妈会好起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蒋玉纱松了口气,安慰着说道:“别怕,小鹂鹂,你妈妈会好起来,我保证!”

  “真的吗?”黄鹂有点不肯定地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