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毒木(1/2)

加入书签

  此次选手中毒事件被主办方严密封锁了,仅仅只有几个当事人和医护人员知道。秋宇翔两人径直来到了主岛一处修建的古香古sè的独栋别墅内,这里是主岛的医疗救护所,此时所有的医护人员都行动了起来,脸上挂着一丝焦急和凝重。

  “怎么样了?”饶梦之直接进入了一个病房内,对着正皱着眉头站在病床一侧的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问道。

  “饶秘,情况不容乐观。”中年医生沉重地说道:“病人送来后我们立刻进行了检查,现在全身肌松弛,体内血有了固化迹象,而且心脏跳动减缓,已经达到了危险线以下,判断应该是误食了有毒的东西,具体情况以我们的医疗条件没有办法诊断。现在已经对病人进行了急救,打了一剂强心针,但是并未见好转。我们已经通知了陆上医院,这里马上准备转送出岛。不过现在病人生命体征很是微弱,我怕撑不到那个时候。”

  “通知陈经理,启动应急预案,防止事态扩大。”饶梦之脸sè从未有过的凝重,想不到现在情况已经到了如此糟糕的地步,立刻对着一旁的公司工作人员说道。

  秋宇翔看着病床上那不断吐着白沫的年轻男人,眉头微微皱了皱。耳边听着医生的介绍,走到病床边,将手放到了病人脉搏之上。

  “你是?”医生诧异地看着秋宇翔,眼带不解地问道。这个男人是和饶梦之一起过来的,有点眼力的他并没有阻止秋宇翔的行动。

  “病人是在哪里发现的?”秋宇翔突然对着医生问道。

  “这个,我还不清楚。”面对秋宇翔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医生骤然觉得有股威严感迎面扑来,让他心里不由微微一颤。

  “我知道地方。”饶梦之对秋宇翔的手也感到奇怪。这位太子爷总是给他一种神秘无比的感觉,这时他突然这样问,下意识得便认为肯定有所目的。

  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发现病人的地方。这是一处有点隐蔽的地方,位于主岛西侧,面临大海,怪石嶙峋,各种树木林立,倒是一个遮阳避暑的好去处。秋宇翔一到这里,眼光便被一颗十几米高的树木所吸引。这棵树树干笔直,在顶部分布着无数的分支。树皮灰sè,布满了泡沫一样的突起,叶子呈长椭圆状,长十几公分,宽四、五公分,叶边锯齿状,在叶子背后和附近的树枝上,有一层短短的绒毛。在树干一人高左右的地方,有一道疤痕,白sè的汁已经凝固,就像用粉笔在上面画了一横似的。

  看着眼前这个树,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走到树木一旁的草丛中,拨开密密麻麻的杂草,寻找起什么来。

  “秋少,你在找什么?”对于秋宇翔的举动,饶梦之觉得很诧异。原本以为他会有什么出人意料行动的他,此时莫名其妙地看着在草丛里乱窜的秋宇翔,一脸的不解。

  “找到了,就是这个。”秋宇翔在杂草丛中拔起了一株植物,走了回来。

  这是一株十几公分高的小草,和普通的杂草几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在干处有一点点红sè的印记,很不起眼。不知道秋宇翔拿着这种草要干什么,饶梦之眼里充满了好奇。

  “先回去吧,那位病人就等着它救命了。”秋宇翔暂时并没有解释什么,在饶梦之惊讶的眼神中,带着众人向着医疗所快速赶了过去。

  将小草捣碎后,汁用水调和帮助病人喂了下去。原本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那位中年医生,惊奇的发现病人的体征竟然在向着正常范围恢复着,也就是说,那株不起眼的植物,就是这种毒素的解药!看着病人慢慢恢复,医生激动地转过身,对着饶梦之等人颤抖着说道:

  “饶秘,病人得救了!奇迹,真是奇迹呀!”

  医生有点手舞足蹈起来。这种病毒他并没有见过,而那位青年能够对症下药地找到解毒之物,就是说他肯定知道这种毒素是哪里来的,这对于常驻chun晖岛的他来说,这第一手资料必须掌握,以防以后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看着医生和饶梦之等人好奇的眼神,秋宇翔原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微微一笑,说道:“这种毒素其实人们早就知道,只是很少遇见而已,毒箭木知道吧?”

  “见血封侯?”医生顿时惊讶了一声。作为土生土长的海省人,毒箭木的大名是耳熟能详。毒箭木是桑科见血封喉属乔木,是世上最毒的植物之一,属于华夏濒危保护品种,整个华夏只有在海省有些分布,野生的极少,只有在一些深山老林才可见,现在一般人也只能在植物园或特定的地方才能看见。

  毒箭木的树脂具有剧毒,一旦进入人体内,会让人肌松弛、心跳减缓,在半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之内,便会因心跳停止而死亡。这种症状极其罕见,这位医生没有判断出也属正常。

  “那株植物就是传说中的红背竹竿草?”医生诧异地问道。

  红背竹竿草是毒箭木的伴生植物,是世上已知的唯一能够解毒箭木毒素的植物。不过这种草相比于毒箭木更加难以见到,因为不是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