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靥障(1/2)

加入书签

  “咦?怎么回事?”岛上的sāo动并没有瞒过孔方,跟着那些急匆匆的医护人员,他来到了蝶亭,发现秋宇翔正站在一边,神sè凝重的看着正躺在一旁的一位女孩,不知在想着什么,走上前去轻声问道。binhuo

  “怎么到哪都能碰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呢。”秋宇翔有点无奈,他发觉只要自己在的地方,就总有一些诡异的事情发生。

  看见秋宇翔一直紧握着的左手,孔方有点惊讶:“权狮印?你小子手上握着什么?”

  秋宇翔左手握拳,食指和小指第二关节处微微耸起,拇指横跨拳心,与两个指头相接,状如一头雄狮的头部。权狮印是一个较为复杂的手印,主镇压,是修行之人常用的一种手印,能够封印一些比较低级的yin灵,据个人道行深浅镇压封印时间有长有短,现在秋宇翔手握此印记,让孔方有点诧异。

  经过医护人员的抢救,朱蕴含似乎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秋宇翔没有理会一旁yu言又止的杰西卡,给孔方递过去一个眼神,两人向着远方一处僻静的沙滩走去。

  这是一处偏僻的小沙滩,两边被岩石遮挡着,后方一片茂密的树林阻隔了人们探幽的视线。秋宇翔两人站在沙滩上,经过太阳的暴晒,沙子有点烫脚,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许多。

  随着秋宇翔慢慢放开紧握着的左手,丝丝黑sè的雾气从掌心流窜了出来。当他将手掌完全放开时,掌心的黑气快速的涌动夸张着,张牙舞爪的挣扎着,却怎么也逃离不了原地。

  黑气迅速地凝聚成了半身大小的人状,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个中年男人,梳着板头,面目狰狞,口中发出低沉的呻呻吟声,龇牙咧嘴的一次次向着眼前的秋宇翔扑来。但秋宇翔周身就像有一层无形的罩子一般,阻挡着中年男人的扑咬。

  “咦?这家伙有点古怪。”孔方一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仔细打量着这个yin灵。发觉在他周身黑雾边缘,有一层淡淡的灰sè光圈,他睁大了眼睛好奇地说道。

  手指迸发出一团黄sè的火焰,孔方在虚空中行云流水般画出了一道符箓,焰火在空中形成了一张虚符,他口中念叨了一句咒语,便顺势一掌推向了这张虚符。符箓顺着孔方掌风一下扑向了眼前的yin灵,只听见嗤的一声,yin灵大叫一声,周身的灰sè光晕就像融化了一般在半空中逐渐变淡,最后消失于无形。

  yin灵原本有点浑浊的双眼随着灰sè光晕的消失而渐渐恢复了清明。当最后一丝浑浊在眼眸里消散,yin灵也似乎恢复了正常,不再面容凶狠的扑咬,眼带迷茫地看了看四周,整个人显得很是迷惑。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yin灵也许很久没有正常说话了,声音有点干涸嘶哑,就像磨盘似的,语速有点缓慢。

  “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秋宇翔手中混元扇一拍,面容严肃地说道。

  yin灵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了两下,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青年,他有股发紫内心的恐惧和臣服感,不怒而威的神情让这个yin灵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不敢有丝毫隐瞒,将自己能够记忆起的东西原原本本告诉了两人。

  这个yin灵叫余波,生前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因为酗酒成xing不幸死亡,之后就感觉自己似乎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鬼。在头七还未过时,徘徊在灵堂的他在某天晚上突然觉得脑子一昏,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现在醒来,他还有点不着头脑,不知为什么应该在灵堂的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yin灵说完后秋宇翔两人陷入了沉思当中。这个家伙所说的几乎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不过其中却透露出一个重要的消息,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因缘际会,而是有人有目的的行为。

  “你头七已过,yin间使者接引不到,只能成为孤魂野鬼,最后泯灭于世间。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不自行消散,要不我帮你送入yi个yin灵并没有多大怨气,所以秋宇翔并不打算强行将其打入yin间,而是给出了两个选择,任其抉择。

  余波自从成为鬼魂后,冥冥之中也明白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原本打算回家看看家人情况,但是此时听秋宇翔所说,知道如果不尽快进入yin间,自己很有可能会丧失意志最后成为天地之间一团冥冥yin气。思考了一下,他做出了决定。

  “人鬼殊途,我还是去应该去的地方吧。”

  秋宇翔笑了笑,手中混元扇举起,在虚空中划出了一个圆。随着折扇翻出的金sè光芒,一道圆形的金sè大门赫然之间在几人眼前出现。

  “跨过去。”秋宇翔淡淡说道。

  余波知道,自己一旦跨入这道金sè的大门,就没有机会在回到这个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世间。留恋地再看了看这个熟悉的世界,他一脚踏入了金sè大门之内。

  当余波的身影消失在折扇形成的金sè大门后,秋宇翔右手一挥,整个圆形光圈一下消失无踪。开启yin间通道对于现在的他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