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开始(1/2)

加入书签

  逆天改命在各门各派所用方法各不相同,往往程序比较多的,所产生的反噬之力更加猛烈。就守圣一脉而言,在历代师祖手记里都不乏这方面的记录,而通过多为师祖的总结,形成了一套异于其他门派的方法,反噬之力相对于他派来说小了很多,至少xing命无忧,而且也有其他方法能够减弱反噬之力带来夺纪数量。秋宇翔自然也不会嫌自己命长,所以还是让孔方将九天炼魂阵带来了,以期能够帮助自己减弱天道夺纪。

  孔方脸sè有点难看,在他看来,用自己的生限逆天改命本没有必要。作为修道之人,逍遥方外,不沾时间因果,不坠yin间轮回,直证本心,才是大道。不过他也明白守圣一脉的信念,守人间正道,凝浩然之气,所以作为朋友的他,只有竭尽全力地帮助秋宇翔,只希望到时天道夺纪的反噬之力能够减弱几分。

  将手中的锦盒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几枚乌黑的木质雕刻,每个大概拳头大小,不规则状态,只是在其上银钩铁画般雕着一些纹路,似乎是一些符字。木雕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当锦盒打开时,整个房间都飘荡起这种沁人心扉的清香。几位老爷子距离孔方最近,感受着这股香味在中回荡,身子顿时觉得轻松了几分,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又狠狠吸了一口。而一旁的则是脸sè变了变,他在第一时间便分别出了这种味道属于乌木,能够散发出如此浓烈香味的乌木,至少也是金丝楠木以上的珍贵品种,历经几万年才能形成的。这种等级的乌木,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况且和其他人不同,他感觉到,在这种香味中,蕴含了一丝很古老的符咒能量波动。

  孔方看着锦盒里的乌木,并没有丝毫犹豫,拿起一块,口中低念一声:

  “临!”

  手中乌木突然放出一股黑sè的光芒,就像一颗宝石一般,顿时晶莹剔透,其上的刻痕流光溢彩,形成一个扩大的符字,在虚空中扩散,孔方顺手将这颗乌木扔向半空。

  一道黑光夹杂着闪亮的青sè光点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就在乌木到达时,秋宇翔手中混元扇猛然间爆发出一团金光,对着空中乌木便挥了挥。金光拉着一条金sè光线在半空中与乌木相接触,在两团光芒聚集在一起时,发出微微的哧哧声,整个乌木竟然在空中飘浮起来,就像被秋宇翔手中的混元扇定住了似的。

  秋宇翔眼眸里暴起一层青光,手中混元扇向着地上一划。乌木就像受到控制似的向着折扇所指地方飞去,啪的一声稳稳立在了地上。在秋宇翔昨晚这一切后,孔方面无表情的继续将锦盒里的乌木一个个抛了出来,接着再被秋宇翔牵引着摆放在了地上。空中不断散发出阵阵黑、青相接的光芒,一个个古老的符字在虚空中闪现,而金sè光芒就像指挥似的,有条不紊地移动着乌木,一切犹如行云流水一般,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旁边的几位老人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有点目瞪口呆了。眼中不断晃动着各种光彩,炫目的光晕让几位老人家目不暇接,种种异于寻常的变化让他们心中有种震惊的感觉。就连原本对秋宇翔所说一切有点怀疑的席楠,现在也被眼前的异常所惊讶,对于秋宇翔这种有着诡异本领的人,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忌惮之意。

  一共九个乌木,都被孔方抛向了空中,又被秋宇翔摆放一一摆放在了地上。九个乌木形成了一个圆圈,依照某种规律静静放在冰冷的地面上。当最后一块乌木毫无例外地摆放在它该在的位置上时,整整九个乌木,顿时放出了更加浓密的黑sè光芒。九个大大的古符字在虚空之中交相辉映,慢慢扩大,几息之间,慢慢扩大的字符渐渐融合。当九个字符都重叠在一起时,铁画银钩般的古符形成了无数层看不清的光影,横竖勾捺峰峦叠嶂,晃的所有人眼睛生痛。

  虚空之中的光线逐渐在融合着,就像水中的墨汁似的,扩散出层层光晕,相互吸引,相互调和,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切时,半空之中的光线突然像被吸收了一般,狂涌着分成了九股没入了地上的乌木之中。当九块乌木爆发出一阵黑光后,便内敛无常。刚才所有的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让几位老人也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九……九天炼魂阵,你是符门传人?”眼眸涌出一股震惊之sè,嘴里不由自主地喃喃说道。

  符门在玄门之中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门派,几千年来单脉相承,传承不断,总是相隔一段时间便会冒出一个有着天纵之资的人纵横玄门,直到那个特殊的年代,才默默无闻,但没有人会认为符门没落了,这个特殊的门派,自然有着其异于常派的继承,说不定哪一天便挟持着冲天之势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没料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