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改命(1/2)

加入书签

  一声闷雷从九天之上直贯云霄,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此时却是乌云密布。天空昏暗起来,就像突然之间来到了夜晚。京市的市民都诧异的望了望天上那不断翻滚着的乌云,还在外面的人不由加快了速度往家里赶去。

  “惊蛰这还早呀?现在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的。”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浑浊的眼眸里面冒起了一丝疑惑,在家人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坐上小车,向着家里一路驶去。

  在红墙里的一间会议室里,秋宇翔已经放开了手中的混元扇。一条条金sè的光芒犹如蛟龙一般缠绕在扇面四周,整个混元扇稳稳地漂浮在已经盘坐在地上的吴天明头上十几公分处。金龙盘旋的范围越来越大,几息之间便将两人的身子笼罩其中,形成了一个金sè的光罩。

  随着秋宇翔口中咒语的念诵,游荡在光罩之中的金龙嗖的一声,接二连三的没入了吴天明的体内。看着一股股的光线涌入自己身体,吴天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反倒是整个身体凉飕飕的,异常舒服。

  九条光龙全数引入了吴天明体内,秋宇翔眉心处一阵波动,天眼开启。在天眼之中,吴天明的身体九处都亮了起来,就像九个光亮的灯笼似的,悬挂在他体内。秋宇翔左手挥了挥,地上散发着黑sè光晕的九个乌木雕刻突然微微颤动了两下,接着便shè出一股黑光,直入吴天明体内。九束黑光就犹如一张黑sè的大网,以吴天明为中心,汇集成了一张更加巨大的黑sè光幕,与两人身边的金sè光幕交相辉映,相辅相成。

  眼前的这一幕让几位老人手里都捏了一把冷汗。在世间有着这么一群人,身具神秘的本领,甚至能呼风唤雨,宛如神仙中人。这些几位设局高位的老人自然知道,可当常理完全无法解释的情况出现在自己眼前时,那种震撼和心悸却是道听途说所不能比拟的。

  九天炼魂阵加上天眼,让秋宇翔很清晰的感觉到从冥冥之中有着一黑sè的丝线连接着吴天明的地魄。这黑线很是细小,夹杂着一点亮银sè,黑白相映,给人一种变幻莫测的感觉。对比从黑白无常那得到的消息,秋宇翔明白这黑线连接的那头就是地府本源yin井,其中夹杂的那点亮银,应该就是代表着天道的轨迹了。

  此时,黑线不断灌输着yin气壮大着吴天明的地魄,他体内的yin气越发浓密起来,几乎就快盖过了阳气总和。看来之前的判断有误,如不逆天改命,吴老爷子能否活过两个月都成了未知之数。

  九天炼魂阵入体,加之秋宇翔打开了yin间通道,让吴天明也直觉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冰冷感,让他也忍不住浑身打了个颤。

  秋宇翔明白,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切断yin井和吴天明的联系,还本归元,让代表天道的那银线成为主导,而不是现在的完全被黑光所压制,只有星星点点。

  尝试着将体内混元灵力融入那黑线之内,秋宇翔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yin气袭来,一下便将灵力所吞噬。微微皱了皱眉头,秋宇翔没有想到yin井的反噬会如此厉害,不愧为天地初开之时便存在的古老东西。食指与中指并立,形成以个剑决,秋宇翔在虚空之中画了一道符箓。

  “定!”

  原本悬浮在吴天明头上的混元扇慢慢降低下来,直至和他脑地相接触。当混元扇碰到自己脑袋时,吴天明突然觉得脑子里面犹如有一把利剑横冲直撞一般,眼眸一黑,脑袋便耷拉下来昏了过去。

  发现吴天明晕厥,席楠立刻就想冲进去,却被一旁的孔方拦了下来。现在孔方已经放开了诛地印,任由其在地上冒着黑光。

  “不想那老头死就过去。”

  发现席楠虽然停止了脚步,但是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孔方不耐烦地说道:“逆天改命的能量波动你以为他能够承受?只有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才能够确保改命的成功。”

  也不知道是不是相信了孔方的解释,席楠默默站在一旁,看着阵中的两人,眼中的担忧不言而喻。而几位老爷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的两人,显得有点紧张。

  秋宇翔右手按在混元扇扇面之上,眼中青光流动,突然低声说道:

  “和光同尘,溯本追源!”

  混元扇突然爆发出一股黑sè的光芒,直接灌入了吴天明体内,窜入他地魄所在地方,疯狂的吞噬起其中的蕴含的黑sè能量。混元扇本源至yin至阳,秋宇翔早已可在两者之间随意变换。随着浓密yin气顺着混元扇涌入体内,原本密实的瓶颈似乎也在微微松动着。但秋宇翔并未贪恋这些yin气,直接转手再次输入了混元扇内。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听见耳边轻轻响起了啪的一声,就像一层薄膜被穿透了似的,整个心神仿佛被吸入了一个黑sè的通道,以极其快捷的速度在移动着。

  眼前的景象倏然变换,冲出了红门里,直达京市天际。景象还在不断变换,此时的他就像一只大鹏一般,瞬息万里,整个华夏的景象都在眼前一晃而过。接着,就一个跟头直入地底。几息之内,他感觉身子就像突然没入了一滩淤泥里一般,放眼望去,布满眼帘的全是一片乌黑。

  知道自己应该已经到达了yin井,感受着周围巨大的压力,身子就连动弹一下都不能,秋宇翔脸sè大变。深呼吸几口后,秋宇翔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天眼此时也只能穿透几米远的距离,不过映入眼帘的还是一团乌黑。他连忙运气神念,感受着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黑丝,他不由庆幸几分。如果连连接着吴天明的那黑丝也感受不到,说不得他整个心神都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