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改命(2/2)

加入书签

陷入周边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顺着黑暗中的这丝线,秋宇翔神念慢慢移动起来。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体验,让他除却恐惧外,多了一丝新奇。在天眼看见这个丝线的时,他就明白,这次逆天改命应该会比想象中的容易一些。造成吴天明命数剧变的原因并不是天道异常,而是yin井突变造成的。与变幻莫测的天道相比,yin井自然略逊一筹,不过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对付的。心里存了即使身死道消也要保住吴天明的xing命的念头,秋宇翔一时倒是信心百倍,小心翼翼地顺着黑丝慢慢向着黑暗深处移动着。

  十几分钟后,秋宇翔发觉自己的神念就像撞上了一团软泥似的,再也无法寸进。而那黑丝,也没入了眼前的黑暗之中。

  “看来这就是联系着吴天明黑丝的源头了。”

  可是让秋宇翔惊讶的是,他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眼前的这团黑sè浓密能量团却像是感应到了他的不怀好意,竟然向着左边快速的移动开去。yin井存在的年月早已不可考究,甚至比阎罗天子还要久远。不过对于这种原始级的东西,产生灵智的要求几乎算的上苛刻了。就眼前的反映来看,历经无数岁月,也只是有了一点趋吉避凶的本能意识,也颇为不易了。

  秋宇翔身为守圣传人,对于yin气的波动早已透彻,跟随者这团黑气的游动,亦步亦趋的寻找着一个合适的机会。

  黑气就像一只蝌蚪似的,拖着一条黑丝黑雾中游动着。后面秋宇翔目光炯炯地盯着,就在一瞬间,黑气转移了游走方向,在变向的一瞬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就是现在!”

  这转瞬即逝的机会极其难得,秋宇翔看准时机,整个神念猛然之间对着没入黑气的黑丝部扑了过去!

  秋宇翔的神念就像一个牛皮糖似的,一下堵在了黑丝部。刹那间,联系着吴天明的那黑丝光泽一下黯淡了许多。而此时的秋宇翔,却感觉有着一股yin气犹如浪涛般疯狂涌入了自己的神念里。

  被这股汹涌而至的yin气差点撞击的神念溃散,紧紧拥混元扇维护着本心,这才没有一击即溃,秋宇翔的脸sè不由有点苍白。体内yin气随着yin井能量的涌入,被他不断凝练,不断提升。原本化神六转的桎梏,似乎也在这股yin气的撞击下松动起来。

  秋宇翔感觉自己的神念就像一个注满水的罐子似的,而瓶颈却像是一个严实的盖子,死死捂住了灌口。yin气还在不要命地涌入,几乎已经快到一个临界点了,如果冲不开瓶颈,那就只有神念消亡,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也付诸流水了。

  秋宇翔这次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逆天改命会消耗施法人的生命了,这种情况下,他判断自己是无法冲破化神六转这个瓶颈的。

  无奈地笑了笑,秋宇翔燃烧起了自己的魂魄!

  此时,在红门里的会议室里,秋宇翔的身体上突然冒出了蓝sè的光芒,原本红润的脸庞就像打了血似得充斥起了两团血sè,整个身子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而在京市的天空上,一股硕大的闪电划过层层乌云,轰隆一声径直向着这间房屋所在方向劈了下来!

  犹如白练一般轰然而下的闪电,透过屋顶狠狠撞击到了九天炼魂阵和混元扇形成的光罩之上。屋内的众人只觉得眼睛一闪,一股气浪便以秋宇翔两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巨大的冲击力让几位老人接连后退了几步,在大自然的力量下,每个人脸sè都煞白,惊魂未定般看着场中巍然不动的两个人。

  “小席,你马上出去安排下。”想到如此大的动静必然会惊动很多人,庄建国连忙对着一旁的席楠说道。

  知道外面可能会引起一些sāo乱,席楠点了点头,担忧地看了依旧昏迷的吴天明一眼,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小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忠诚脸sè难堪地望着自己的外孙,忍不住对着孔方问道。

  “竹竿开始燃耗自己的魂魄了。逆天改命,必然引发天罚,只希望九天炼魂阵在事情成功之前能够抗得下来。”

  孔方皱着眉头语带担心地说道。他走到诛地印前,俯下腰,双手按在了印玺之上,体内灵力不要命的向着印玺输去。

  “竹竿,你要挺住呀。”

  秋宇翔现在也是有苦难言。随着魂魄的燃烧,神念就像突然变宽大了似的,容纳yin气的空间立刻增加的许多。不过涌入的yin气一丝也不见减少,而自己已经耗费了整整五年的生命力。而自己的魂魄,也虚弱了少许,他知道这是生命消耗的征兆。伴随着神念容纳的yin气越来越多,秋宇翔也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似乎在慢慢发生着变化。

  原本乌黑一片的环境,出现了点点亮光。亮光不断扩大,一些景象透了进来。

  此时的秋宇翔,感觉自己似乎化身成了一棵草,感受着阳光雨露,又像是一块石头,经历着风霜的洗礼。自己是一条河流,掠过山川,归入大海;自己是一棵树木,鸟语花香,悠然自得。从自己的眼中,他看到了世间百态,从神念的感知中,他仿佛化身天地yin气的源头,感受着yin气的流动。他发觉自己似乎可以一念万里,转瞬之间便能到达华夏任何一个地方。可当自己想要继续前进时,却仿佛被一层隔膜阻挡着,任凭自己如何努力,都不能前进半分。

  神念回转,看着华夏万物,他一时之间发觉自己心突然有种宽阔的感觉。山川沟壑,小溪河流,一一映入眼帘。

  “咦?”

  正当他在感受着这新奇的一幕时,却猛然发现了一丝异常,让他惊讶无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