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往事(1/2)

加入书签

  秋宇翔是被师父在路边捡到的,当时他身上就仅有一个做工jing美的玉佩,上面雕刻一个繁体翔字,于是就给他取名宇翔,宇通玉。

  秋宇翔的师父叫秋明,道号易阳子。收留他时已有一百多岁,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可是和易阳子待久了,秋宇翔也从点滴中相信了这点。秋宇翔和师父住在富强村后山的一处僻静的地方,说来奇怪,这里自打他记事起就没有村民来过。口粮这些都是他和师父自己耕作,平时师父就教导他认字、看书,不过这些书,却不是什么拼音图本,秋宇翔还清楚的记得,他的启蒙书本便是易经。之后包括历代编撰的道藏、近代收录的藏外道书,藏传佛教的现观庄严论、大智度论等等均有涉及,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同时易阳子还强迫着小小的宇翔打坐练功,据师父说这个是师门传下的,叫冰心引。秋宇翔记得小时候因为偷懒没练功,没少被师父惩罚。

  这个小山坳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座四层高的石塔。在秋宇翔十岁之前易阳子是禁止他靠近石塔半步。易阳子则是每天丑时左右都会去石塔里面,风雨无阻。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持续到了秋宇翔十岁。

  幼年的秋宇翔也算一个调皮之人,师父不让自己靠近石塔,但他却是按捺不住满心的好奇,在一天晚上,背着师父偷偷走了过去。

  现在看来并不太高的石塔在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却像是一个庞然大物,没有一丝的光亮,只在月光之中勉强能够看见一点轮廓。一阵夜风吹过,石塔镂空的地方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就仿佛婴儿夜啼一般,在清冷的夜晚透露出一股诡异。

  对着石塔之门用力推了推,沉重的石门丝毫未动,秋宇翔心中有点气馁。但是就在他准备转身回去之时,却突然感觉颈脖处似乎有一股凉风吹过,冰冷刺骨。他下意识的连忙转头,空荡荡的身后一点异常也没有,但在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有一点白sè的yin影一闪而过。

  此时如果换一个成年人来也许都有点惊慌,但秋宇翔却眨巴着那双大大的眼睛,黝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好奇,举步便向草丛中走去。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出现出现在他身后,一把按住了他小小的肩膀。

  秋宇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脑袋艰难地慢慢转了过去,看着师父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庞,扯了扯嘴巴,义正言辞般地说道:“师父,我出来尿尿。”

  看着自己徒弟那正儿八经的样子,易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略显灰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决定,带着有点嘶哑的嗓音,说道:“跟着我。”

  易阳子拉着秋宇翔的小手,一把推开了封闭着的石门。

  从易阳子手心里传过来一阵阵的热流,秋宇翔浑身感觉热烘烘的,这股热流和体内的冰心气流水ru交融般混合在一起,虽然没有合流,却也相安无事,让他心里暗暗称奇。

  石门刚一打开,一阵yin冷的风便迎面扑了过来,秋宇翔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师父要将自己的真气输送过来了。

  石塔从外面看似乎有四层,可进入石塔才会发现这里本就只有一层。在头顶上,冰冷的石板将一层以上封的死死的,几乎一点缝隙也没留下。而在这里面也是空荡荡,只是在墙壁上刻画着一些花纹,秋宇翔知道这是符文,因为他认出了其中几个符咒。在地板上,同样刻画着无数的符文,但是在正中间,却有一个铁棍似的东西竖立着,大概有两拳高度,在这空荡荡的房间显得有点突兀。

  “拿着这个,在一边待着。”易阳子并没有多说什么,递给秋宇翔一个玉质的东西后便向那个铁一般的东西走去。

  东西入手秋宇翔便觉得有点沉,仔细看了看,认出是一个在书上看见过的古代虎符似的东西,通体透亮,雕刻的虎头面目狰狞,仿佛要噬人一般,而且从握着的手上传过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秋宇翔连忙运气真气,这才消除了这种异样的感觉。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打量这个东西,因为师父那边有了异状。

  易阳子已经半蹲在了地上,右手轻轻触着那个铁状物,仅仅几秒过后,秋宇翔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刚才开门时的那股yin冷冰凉的yin风突然又从身后扑来过来,而且这次并不像刚才那样一晃而过,而是仿佛cháo水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秋宇翔的身体都似乎不由自主的慢慢向中间移动,一张小脸更是煞白,只有用尽全身功力高速运转真气,可是也没有多少好转,甚至更甚。就在这时,右手握着的那个虎符却突然闪过一道红光,秋宇翔突然觉得全身一松,那股yin风就仿佛消失了似的,不过耳边传来的呼啸声还在提醒着他,这并不是幻觉。

  yin风并不是对着秋宇翔去的,而是易阳子。

  此时的易阳子,就仿佛一个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