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砖头(1/2)

加入书签

  眼前的这座早已破败不堪的建筑孤零零地耸立在沙漠之中,夜sè之下,显得有点yin森。秋宇翔和临慈走进那看似就要倒塌的建筑之内,立刻感觉到温度似乎比外面降低了许多,冰冷的寒意刺人身骨。

  “这里应该是这座寺庙的毗卢阁遗址,原本极其恢弘,现在却也只留下了残垣断壁。”借着夜sè,临慈看着残缺的墙壁上那已经模糊不堪的壁画,心中不由生出了一阵感叹。

  从眼前残败的景象来看,这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应该属于东汉时期的。残留的墙壁用严密的青砖修葺而成,从那已经被风沙磨平的砖面来看,当时是有许多jing美的雕刻刻画在其上的。仅仅一个毗卢阁就修建的如此气派,可见当时整间寺庙有多么壮观,两人是在无法想象到底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让这座寺庙耸立于蓝天黄沙之间。

  神念扩散,笼罩整个遗址,秋宇翔不由奇怪的看向了左手边的一面残垣。

  这是一面高约四米的老旧青砖堆砌起的墙壁,被一层泥石覆盖着,在平整的石面上,一些sè泽黯淡的壁画呈现在上面。只是此时的壁画早已斑驳脱落,仅留有一个人手呈莲花指状留在上面,从这里推断,壁画应该与人物有关,只是此时全貌早已不复存在。

  在壁画下面,大片的青砖裸露了出来。秋宇翔目光正盯着其中一块看似普通的转头。就在此时,这块转头里,突然再次传出了那股声!

  此时,两人距离声音源头极其接近,感受也越发强烈。这股声响就像波纹一般,以那块砖头为中心,猛烈扩散开来。声音掠过两人,肌肤骤然之间有种被灼烧的感觉,心脏更是不受控制般剧烈跳动了几下。

  声音仅仅持续了一秒左右便停息了下来,但是带给两人的震撼却远远一直在心间萦绕。慢慢走到那块青砖之前,秋宇翔伸手了砖面,一股透心的凉意通过手掌传了过来,让他面sè一变。

  “法宝?”这股凉意蕴含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言语无法表述,但是那种熟悉感还是让秋宇翔很肯定是法宝的气息:“一块砖头被炼成了法宝?”

  秋宇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以砖头作为法宝的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手指弯曲,轻轻叩了两下,传来两声清脆的回响。

  “空心的?”秋宇翔与临慈对望了一眼,心中升起了一丝好奇。

  左手五指竖立,体内灵力聚集在掌心,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秋宇翔迅速地一按,毫无声息地拍在了那块青砖旁边。有天眼作为凭仗,化神六转修为对灵力的jing确控制,渗入墙体内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将那块青砖隔离开来。在灵力的涌动下,青砖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自动从墙体内弹了出来。

  缺了一块砖头的墙体破开了一个洞,冷冽的夜风从洞口涌了进来,两人丝毫未觉。左手迅速离开墙体,一把抓住了正掉向地面的青砖,秋宇翔只觉得掌心一沉,整个人在不经意间差点摔了一跤。

  稳住身形后,秋宇翔看向手中砖头的目光立时不同。原先对这块砖头的预估完全错误,手中沉甸甸的感觉告诉他,这块看似普通的砖头,内里绝对另藏玄机。

  在秋宇翔行动的时候,临慈却将目光转向了那残缺的壁画。直到秋宇翔将转头取出,他才微蹙着眉头说道:

  “从壁画上仅存的画面判断,应该描绘的是一组伎乐天人,这个手掌属于其中的女xing。”临慈指了指墙壁上残存的壁画,说道:“这块砖头的位置,如果未判断错位,正好位于人物的心脏位置。”

  秋宇翔心中一愣。之前两人和扎里木听到声响后心脏的反映让他觉得两者之间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视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墙壁的另外一个位置。如果按照临慈所说,那里应该就是男xing伎乐心脏所在之地。就在此时,视线所及之地,同样的声响突然传了出来。

  因为有了准备,这声声响倒并未给两人造成什么影响。如法制,秋宇翔将那块青砖也取了出来。

  手中的两块青砖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那被岁月磨平了的雕刻彰显着过往的不凡。秋宇翔微微皱起了眉头,发觉自己的神念竟然丝毫不能侵入这两块青砖之内。就在他不断思索的时候,手掌突然传来细微的一阵抖动,那股刺耳的声响再次在耳边响了起来!

  “咦?”

  秋宇翔心中一突,声音虽然转瞬即逝,但是这次他明显感觉到,似乎两块砖头在声音响起时冥冥之中有种联系,不论从抖动的频率还是声音响起的时间,完全一模一样。下意识得将两块砖头合在一起,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啪的一声,两块在秋宇翔看来重若千斤的砖块严丝合缝地贴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