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沙痕(2/2)

加入书签

般,很是怪异。惊奇的庄玉茹连忙拉上了一旁正在看着资料的顾眉欣,将手中的沙狐眼塞给了她。

  果不其然,顾眉欣也从沙狐眼中看见了远处的异样。只是和庄玉茹看见的不同的是,并没有新的沙痕出现,只是在三道笔直的沙痕前方,像个十几米远处,三道涌起的痕迹接连出现,而方向,正是绿洲所在之地。

  庄玉茹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觉得这现象很是奇怪,连忙拿上沙狐眼,直接找上了秋宇翔。而顾眉欣毕竟在沙漠里呆过一段时间,总觉得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脸sè不定地跟着庄玉茹走出了帐篷。

  听完妹妹的讲述,秋宇翔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深入沙漠,他的神念便感觉有种压制力量越发强烈。现在整个神念扩展开来,也只能覆盖周围十里范围。任凭他如何施展,也拓展不了这个范围,而在之前,他的神念能够毫无阻碍地扩展到方圆百里,可见这股压制力量有多么强大。在这里,秋宇翔感觉神念之外有种来自于天地之间的压迫感,一旦神念突破,便会被强制压缩回去,即使他现在已化神八转,也丝毫不能对抗这股力量,他预计,随着不断深入沙漠,这股力量还将不断增强,当这行人真正到达沙漠中心地带,他的神念还能不能离体都成为了一个悬念。

  就在这时,秋宇翔诧异地抬起了头,目光从沙狐眼上离开,看着绿洲的西北方。就在刚才,神念覆盖范围之类,他感受到了三股弱弱的yin邪之气以极其迅捷的速度从那个方向移动过来,目标似乎正是他们扎营之地。

  “收好,我。”秋宇翔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同样从帐篷里出来,脸带诧异的临慈,两人相互点了点头,分别牵了一头骆驼,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庄玉茹在原地跺了跺脚,内心很希望能够跟着哥哥一同前去,但她也明白如果真有什么事,自己也只能是累赘。只能恨恨地白了一眼消失在视线中的两人背影,嘟着嘴向着自己的帐篷走去。而一旁的顾眉欣思考了一下,还是走向了爷爷所在的帐篷,虽然这事有点奇怪,下意识地她觉得还是应该向顾硕宇汇报一下,毕竟以老人家的经验,说不定能推断出什么,在沙漠里,她牢牢记着爷爷的话,任何细小发现,都有可能与自己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

  “宇翔,你认为那是什么东西?”坐在摇摆不定的骆驼身上,临慈好奇地问道。

  就在刚才,原本还在静修的他感觉到远处传来阵阵令他极不舒服的感觉,虽说没有秋宇翔那么清晰,但静修佛法的他还是直觉认为是非常不好的东西,这才起意与秋宇翔一同前往查看。

  “现在还不清楚。”对于渐渐失去效用的神念,秋宇翔心情很是忐忑。这个神秘的沙漠,此时在他看来,就像一个噬人的妖物一般,给他一种压抑的感觉。虽然远处传来的三股yin邪之气很是微弱,可在这个变幻莫测的地方,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手中混元折扇紧紧握着,随着骆驼的脚步一步步迎着那几股气息而去。

  在距离营地大约八里左右的距离,秋宇翔两人停下了脚步,翻身下了骆驼。看着远处涌起的三个小土堆笔直向着两人划过沙漠而来,秋宇翔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观那三股一些之气,似乎也发现了前方有人,但仅仅停顿了一秒左右时间,便再次加速向着两人冲了过来,感觉有点肆无忌惮。

  就在距离不过百米之时,秋宇翔原本拍打着的折扇突然一横,全身内敛的jing气神再无束缚,完全扩散开来!一股巨大的气势突然从他身上涌现出来,虽不至于说让风云突变,但身旁数米范围内的黄沙却因为这股气势狂乱的飞舞起来。即使一旁已经快证得阿罗汉果位的临慈也不禁脸sè一变,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yin晴不定地看着秋宇翔。

  临慈知道作为当代守圣,修为绝对不会太低,而且从龙津事件可以看出,这位年轻人修为直达化神六转以上。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相隔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秋宇翔的修为似乎又有了极大的提高,即使他也感觉到了阵阵压力。

  修为全开的秋宇翔并没有注意到临慈的脸sè,而是目光炯炯地盯着那三股戛然而止的yin邪之气。似乎感受到了前面人的不凡,三道沙痕骤然之间停止了下来,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几息之间,三股邪气仿佛有了决断,原本笔直的方向突然转了个弯,想绕过秋宇翔。

  发现这种情况,秋宇翔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手中混元扇猛然一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