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洞窟(1/2)

加入书签

  秋宇翔手中混元扇轻轻一挥,一层薄如蝉翼的金se光幕突然以其为中心扩展开来,拦截在了三股yin气的必经之路。这层光幕来的非常突然,就像原本便耸立在此一般,三股沙痕来不及反应,一头撞到了金se光幕之上。只听见几声惨烈的嘶叫在寂静的沙漠响起,平静如水的光幕也荡起了一层层涟漪,经久不歇。

  此种情况显然在秋宇翔的意料之中,只见他目光锁定那三处荡起涟漪之地,手中混元扇再次往上一挥。整个光幕就像升起的卷帘门似的,嗖的一声往上提起,三个黑se的小点也拔萝卜带泥般从黄沙之中冒了出来。

  三个黑点模样几乎一模一样,橄榄球般大小,尖尖的鼻子上几胡须清晰可见,浑身布满了黑se的细毛,一条长长的尾巴此时正卷缩在屁股上,乌黑的眼睛里充满了一股恐慌,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显得有点手忙脚乱。

  “竟然是三只鼠jing?”

  秋宇翔有点诧异。说这三只老鼠状的东西为jing有点差强人意,从其身上散发出的淡淡yin邪之气,应该只是化气一、二阶的妖物,对秋宇翔来说随手可灭。

  三只比普通老鼠大上两倍的鼠jing显然现在被吓得不轻,在秋宇翔的威压之下,身子微微颤抖着,虽然还不能化为人形,但已开启灵智的它们本能得从秋宇翔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

  正当秋宇翔要将灵气收拢,彻底镇压这三个东西之时,出乎他意料的,三只鼠jing似乎知道难逃一劫,竟然非常人化的对望了一眼,在秋宇翔和临慈的眼中,三只鼠jing身上突然冒出一层黑气的雾气,接着便听见噗噗噗三声响动,污血四溅,三只鼠jing竟然自爆了!

  完全没有准备的秋宇翔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愣了愣。三只鼠jing毅然决然的自爆,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但一股深深的担忧也从心底不可抑制地升了起来。看着临慈疑惑的眼神,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表明这三只鼠jing的自爆与自己无关。

  从这三只鼠jing的举动可以看出,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背后指使。作为初开灵智的jing怪,妖核未稳,即使想要自爆也没有这个能力,只可能是其被更加强大的力量所控制,并且种下禁制,才可能引发这种情况的发生。从这三只鼠jing的行径路线可以推断出目的地应该是营地,换而言之,其背后的力量最终目的也是这只考古队。但就秋宇翔看来,顾硕宇带领的这只队伍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为什么这些jing怪会对他们如此敢兴趣,甚至不惜引发几只低级妖物自爆?

  只是从鼠jing决然的自爆看来,背后的那股力量似乎并不打算现身于世,这三只鼠jing自爆之后,在神念感知之内,再也没有任何的异常,更像是一只军队的斥候,仅为打探情况而来。

  “这些鼠jing的举动太奇怪了。”临慈在一旁若有深意地说道。他也并不是蠢笨之人,从鼠jing的自爆,也推测出了一些东西。两人对望了一眼,微微一笑,便骑着骆驼往营地所在方向走去。

  鼠jing来袭似乎只是旅途上的一个小小曲,秋宇翔两人并没有告知顾硕宇等人实情,而且就算如实告知,他们也不可能相信。队伍在枯燥的行程中继续前进,距离目的地也越来越近。经过昨晚的变故,秋宇翔留了一个心眼,一路上都将神念扩散开去。随着距离沙漠中心地带越来越近,他感知的范围也被急剧压缩到了五里左右。虽说这样比较耗费灵力,但也算不无收获。

  一路上,他感知到了几股yin气在偷窥着整个队伍,从yin气的属来看,似乎和昨晚那三只鼠jing所携带的yin气质相同,不过这些yin气只是在他感知的边缘地带停留,并未继续靠近。而秋宇翔也想看看控制着这些鼠jing的背后力量究竟想要干什么,因此对这些yin气并没有理会,而是恍如未觉得继续前进着。

  翻过一座沙丘,在一片茫茫黄沙之中,一抹绿se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一片方圆一里左右的砂石混杂在一起的土地,一些藤类植物爬在略大一点的砾石上,将整个戈壁点缀成了一颗绿se明珠,赫然耸立在黄沙之间。这里已经靠近沙漠中心地带,竟然会出现戈壁,显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即使顾硕宇等人,虽然没有参加之前的两次科考,但从资料上也知道这里的奇特,不过当他们真正来到这里时,才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震撼。

  在这片隔壁之上,布满了零星的砂砾,最大的有一个箩筐那么大,最小的却只有拳头般大小。在这些砂砾之上,布满了藤类植物,几乎每一个砂砾都被这些绿油油的植物缠绕了两、三圈,巴掌大的绿se叶片在微风中摇曳着。在这片绿se之中,许多白se的小花繁盛地盛开着,星星点点点缀在这片绿se海洋之上,绿白相间,相得益彰。

  在砂砾中间,是一个几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