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异变(1/2)

加入书签

  在内城营地所在广场,一张硕大的防水布摆放在一处空地之上,上面零散的堆放着一些碎石块。这些石块最大的不过一拳,最小的只有指甲般大小,就那样七零八落的散布在地上。不少队员还不断的或用手捧,或用一些废弃的塑料袋将许多碎石从外面的房屋里运送过来。

  此时的顾硕宇等人,正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块巴掌大小石块。一旁的米家明也是相同的动作,对于手中的那块石头,似乎非常在意。大约几分钟后,两位老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

  “老米,看来我们判断的没有错。”

  “不错。”米家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石头上有明显的雕琢痕迹,而且从材质上判断,应该是出自于同一个物件。这些石块看来应该是一尊雕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破碎了。”

  这座城池不知道为何,并没有明显的标示,没有雕刻痕迹,更没有多余的器物。即使那些看似居住的房屋,也没有任何时代的特征,让整个考古队几乎无法对这座城池进行断代。整座城池可以说干净的十分彻底,可就是这样一座充满诡异的城池,却出现了一尊破碎的雕像,这不得不让他们联想到了离开的出路。

  “如果能够恢复这尊雕像,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线索。”顾硕宇沉思良久,终于告诉了队员们一个兴奋的答案。

  更多的碎石在队员们的努力向被送到了中心广场,此时的地面上已经堆放了近半米高的石块。整个城池大约有万间房屋,要将散落在这些房屋里的石块全部收拢,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更加重要的是,要将这些碎石完全拼接起来,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万幸的是队员们对这些工作,也算是驾轻就熟,不过即使这样,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也别想完成。

  心中有了希望,尤其是对生命的渴望,让队员们都卯足了劲,能够早一点完成手上的工作,离开这座诡异城池的时间说不定也会提前一分,所以整个考古队都被一层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行动着。

  此时的秋宇翔,手里却拿着两尊青铜残器坐在一旁。对于旁边人们的所谓发现,他更在意得却是眼前的古老青铜器。

  果然不出他所料,两件青铜器似乎应该同属一个器物。这两件青铜器形制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从一个矩形青铜器上分割下来的两块。同样没有一丝的锈迹,一层暗青sè的光泽若隐若现,与前一件青铜器周身雕刻着一条苍龙不同,这块隐藏于佛像头部的器物,在表面上凹凸有致的刻画着一些仿佛是山峦般的突起,十分抽象,但同样给人一种悠远古朴的感觉。

  两块青铜器切口平滑,当秋宇翔试着将两者放在一起时,发现从断口上看,这两块青铜器严丝合缝的合在了一起。

  “果然是一尊方鼎。”临慈一直注意着秋宇翔的举动,此时像印证了自己猜测般说道。

  秋宇翔点了点头,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青铜器来。

  从器型上看,完整的青铜器应该确为一尊方鼎。鼎长一米多,造型规整,方方正正,只是现在只有一半,另外的一面仿佛被什么利器硬生生割断了。从其上雕刻的龙纹可以判断,这件方鼎至少也是夏、商或西周时期的,这种老鼎秋宇翔也见过不少,奇怪的是,这个方鼎的材质似乎并非铜质,拿在手上的感觉要沉重许多。而且散布在方鼎外面的雕刻并不是普通的雕法,而是整雕,就像这些条纹是整个镶嵌在鼎壁上的一般,这种技术在古代绝对是登峰造极的,即使现在,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出来的。拼接成的半个方鼎并没有足,所以秋宇翔无法判断原器到底有多高,在鼎内底部,yin刻着一条盘卷着身子的苍龙。不过因为器物残缺,这条龙只有一条尾巴和半个身子,其余部分应该在另外一边。从造型上看,这条龙与鼎壁刻画的应该为同一条。

  此时的这半尊方鼎,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更别说犹如之前一般大放光彩,连丕鹗也能轻松抵挡。就像一尊普通的老物件,静静地躺在地上。

  在这种城池,也许是因为有磁力的影响,考古队的计时装备完全失去了效用,更别说卫星电话。人是铁饭是钢,一直高强度的工作让队员们已经累的不行,身体的自然反应告诉他们是时候需要休息一下了。草草吃过了干粮,大家都返回到属于自己的帐篷里休息了。只有孙平几人半坐在营地外围,做一些jing戒工作,同时还负责到时候叫醒所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