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拍卖(1/2)

加入书签

  “凤阿姨,那个地官手书到底值多少钱呢?”庄玉茹突然问道。binhuo

  “地官手书?”马凤然楞了一下,她记得这次拍品里并没有这么一件器物。

  “就是那个放在最中间的白玉。”庄玉茹指着对面那个越聚越多人的展台说道。

  顺着她的手指,马凤然也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那是一个人委托他们拍卖行拍卖的物品,当时委托时,她便没有认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她也是奇怪异常。后来找了许多人来鉴定,包括自己的老师,都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唯一肯定的就是这是一个明代早期的物件,而且是一个法器。要不是这东西是别人委托拍卖行拍卖的,她都想请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毕竟对于她来说,现在鉴定不出的物件也是屈指可数了。不成想,这个市长千金却很肯定的说出了这个东西的名称。

  “玉茹,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这个地官手书?”三官手书她自然也听说过,但是却是第一次看见实物。

  庄玉茹自然很骄傲的将刚才哥哥说的话重复了一边。她这一说倒是把旁边三个人给惊呆了。马凤然自然不说,反倒是庄思军和王可一脸诧异的看着她。王可对这个小公主自然熟悉,倒不知道对古玩也如此在行。而庄思军则是略有深意的看了看正一脸微笑看着庄玉茹的秋宇翔,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这些东西绝对不在她的知识储备范围内的。

  庄玉茹显然也不是为了在他们面前显摆,说完后挺了挺小脯,一脸骄傲的说道:“这些都是哥哥说的。”

  对于妹妹的力挺,秋宇翔只是笑了笑。对于古玩,他也只能说是略有涉及而已,而这个手书,要不是和他的“专业”沾边,他也不可能识的。

  但是旁人却不明白这点,马凤然的兴致一下被提了上来,连忙请教起关于这件玉器的相关资料来。被一位漂亮的女人请教,秋宇翔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都一一道来。看着自己儿子淡然自信的模样,庄思军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满足。

  “谢谢庄先生了,你可以说填补了我们这一行的一个空白了。”请教完的马凤然相比于之前对这个年轻人多了一份欣赏,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呵呵,过奖了,我也只是对这件物品比较熟悉而已。”秋宇翔客气道。

  “好了,你们也别相互吹捧了,小马,拍卖会快开始了吧,我也没怎么参加过,一起去拍场吧。”庄思军笑着说道。

  几人在他的提议下,也欣然站了起来,慢慢向楼上的拍卖现场走去。

  诚信拍卖行的拍场据级别和类别的不同分为了几个。今天的拍场在在3号厅,这里面积有几百平米,布置得古香古sè,说是一个拍场,不如说是一个聚会大厅。一张张铺着绿sè长绒的桌子分布在厚厚的地毯上,上面摆放着鲜花、水果、甜品和红酒,每张椅子对应的桌面上还放着一个jing致的号牌,所有桌子形成一个莲花状,在柔和的灯光照shè下,整个拍场散发出一股令人赏心悦目的温柔感。

  虽然马凤然极力邀请几人前面就坐,但是在庄思军的婉拒下,坐在了靠边了位置上。

  “咦,竹竿,你怎么在这?”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几人身边响起。

  “孔小胖,怎么到哪都能遇见你。”秋宇翔其实在坐下的时候就发现了孔方,不过那时他正和旁边孙菲兴致勃勃的说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他。

  “还不是推销我的产品呗。”孔方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不过他大大咧咧的动作却透露出一股子真诚劲,让人并不反感。

  “这几位是?”看见庄玉茹和蒋玉纱,孔方的猪哥xing子又来了,两眼放光的问道,庄思军两人自然被自动忽略了。

  “我妹和蒋小姐。”秋宇翔一脸的无奈。

  “两位小姐,你好你好,很荣幸认识你们,我是竹竿,不,秋少的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召唤一声,随叫随到。”孔方似乎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什么人都能厚着脸皮推销生意,用他的话说就是“生活所迫啊”。

  蒋玉纱依旧是不置可否的接过了名片,并没有说什么,而庄玉茹则是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名片,一脸的诧异。名片正面仅仅有一个名字和称呼:孔方,特级顾问。再加上一个联系电话。不过背面确密密麻麻的用苍头小字写满了整个名片,主要是服务内容,从婚丧嫁娶到风水面相,几乎你能想到归于玄学内容的东西都陈列在下面,看的人头昏脑胀的。

  “两位美丽的小姐,本人主要还是经营高级符箓,品种齐全,功效各异,从旺财到催桃花,无所不包,而且本人承诺三包,在保质期内无效可全额退款,批发有优惠,欢迎惠顾。”

  面对男人的殷勤蒋玉纱和庄玉茹可以说是已经见惯不惯了,她们也从孔方的表情中看出对两人的美丽他也是很动心的,但是接着的反应却是两人不可想象的。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见到她们的第一反应不是示好,而是推销东西,让两人顿时有点哑口无言的感觉。

  庄思军在一旁微笑的看着几个年轻人,这个刚来的叫孔方的年轻人虽说咋一看并不起眼,但是从其身上流露出的一股淡然和玩世不恭的味道,确是现今一般年轻人所不具有的,整个人就透露出一股真诚率xing的味道,但是他知道,如果将这个年轻人看做一个单纯的人,那绝对是错误的。自己儿子能结交这种人,看来其本身也具备了某些出众的特质,不是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叔叔,怎么样,你有兴趣吗?我这还有增加官运的符箓,很便宜。”虽然庄思军并没有说话,但是仅仅坐在那里散发出来的一股威势,也让孔方早就注意,这种举手之间带着的势,他很熟悉,就是久居高位所养成的官压,看来这个中年人绝对不是一个平凡人。

  庄思军眼中闪过一丝jing光,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青年来。他能说出这样一句话,肯定是对自己身份有了断定,这个人确实不可小觑。

  “得了,少把你那些个禄马交驰符的拿出来了,他不需要。”秋宇翔看见孔方推销的越来越起劲,忍不住出声打断说道。

  孔方的那些主官运的符箓,大部分都是以招贵人为主,功效自不用说,但是从老妈这边的势力就可以看出庄家也绝对不是平凡之辈,孔小胖的这些符箓对一般毫无势力的官场中人来说可能有些作用,但是对于他来说,就反而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甚至有可能产生反作用。

  孔方诧异的看了看秋宇翔,并没有说什么。既然这小子如此说,他也猜到了些什么。要说没有适合这个人的符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看情况秋宇翔似乎和这人关系并不一般,有他在,也并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了。孔方也并未多想,转头对着两位美女孜孜不倦的推销起他的各种符箓来。

  就在孔方的推销声中,有几批人分别过来和庄思军打了招呼,从其穿着和谈吐来看,应该都是东市的上流人物,不过却没有一人留下,均是友好的交谈了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从他们的交谈中,秋宇翔知道了庄思军的身份——东市市长。对于这个身份,秋宇翔并没有多大意外,也并无丝毫压力或兴奋。不过他本身的xing子使然,即使这几年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