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雅颂(1/2)

加入书签

  紫sè光华就像礼花似得随着座钟的爆裂在小小的地下室扩散开来。秋宇翔和孔方满眼震惊,整个地下室被这突如其来的光华所充斥着,那股强大的威压也随之而来,所有的空气似乎都被强制抽空,每一粒空气都被传染一般,散发出强大的压力。猛然之间被这股铺天盖地的威压笼罩的两人,心中充满了震惊,体内灵气高速运转,全力抵御着。

  “那是?”

  秋宇翔眉头深皱,他发现即使全部灵力都用于抵御这股威压,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而且他有种预感,这股威压仅仅是开头,后面似乎还会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就在这时,他猛然间发现,在满眼的紫sè之中,一点黑sè从爆裂的座钟原地蹿了出来。

  这点黑sè恍如有生命一般,快速地向着墙壁移动,就像在躲避满屋子的紫光一般。就在黑点即将穿过地下室厚实的墙壁之时,紫光之中,一股热烈的气浪突然席卷而来,眨眼之间便充斥到了地下室每一寸空间之中。原本已经降下来的温度,骤然之间剧烈攀升。冷热之间转变极其迅速,没有丝毫防备的秋宇翔,只觉得口就像被狠狠撞击了一下似的,一股浊气堵塞在中,异常难受。孔方脸sè也也不好看,他一直保持着跪立的姿势,此时要不是双手支撑着地面,整个身子几乎都要瘫倒在了地上。

  “扑哧!”

  秋宇翔勉强调动体内剩余不多的灵力疏导了一下体内紊乱的经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股堵塞在口的浊气也随之吐了出来,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一旁的孔方显然也正在干着相同的事情,接连吐了两口鲜血,才感觉好了许多,不过因为这一番折腾,整个人已经遭受不住,一下倒在了地上。

  说来话长实际也仅仅几秒之间,那个黑点就像发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一般,加快了速度向着墙壁冲去。只是它的速度明显要慢于热浪扩张的速度。当第一股气浪激shè而来时,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秋宇翔只觉得那个黑点里竟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声。被狠狠袭击了一下,黑点也来到了墙壁前面,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穿过墙壁逃逸出去了。紫光与热浪的目标似乎并不是这个黑点,只是充斥在地下室里,并没有随着黑点的消失而有什么异常。

  大约十几秒后,紫sè光华慢慢淡去,那股热浪也逐渐消退,整个地下室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此时,原本座钟所在的地方,细小的木屑随处散落,一个黑漆漆的方鼎赫然出现在了秋宇翔两人眼前。

  “真是这东西!”

  对于这尊方鼎,两人毫不陌生。不论从材质还是制式,与秋宇翔得至古城的那尊苍龙方鼎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那鼎身的刻纹。

  整个鼎身下半部分与苍龙方鼎有点相似,都刻画着一些山峦,只是走向有所不同。在这些山峦之上,一只拖着长长尾巴的大鸟凌空而立,张开两只翅膀,翱翔于天际。在大鸟的灵巧的脑袋两边,一双眼睛盯着身下的山峦,五别致的羽毛在头顶,栩栩如生,显得雍容华贵,一股高不可攀的气质跃然而出。

  “青鸾?”

  秋宇翔和孔方心里都微微一动,一下便认出了鼎身上刻画的这只大鸟是何物。青鸾为洪荒神兽,据说为凤凰之母,与苍龙为同一时期的物种,在太古之时便已灭绝,是一种真正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古兽,即使守圣手记,也是记叙不多。据说青鸾亦正亦邪,是天生天养的神兽,与苍龙一样,没有人知道其来历。

  除了之后凤凰所属继承的涅槃本能,青鸾最为厉害的地方便在于它的声音。据说,青鸾之鸣,有夺人心魄的效果,可御万物,甚至于连天道,也可夺其声,御其形,绝对属于逆天一类的存在。在寥寥可数的记载中,有青鸾为祸一方的记录,也有它守护天道的痕迹,对于这种只在洪荒时代出现过的物种,褒贬不一,想不到当年铸九鼎时,其中一鼎竟是以这种古兽为标志。

  “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孔方看着眼前这尊青鸾方鼎,心思敏捷得便联想到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有种恍然之感,忍不住说道。

  秋宇翔一下想到了那个逃逸的黑点,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这里你照看一下,事情应该真相大白了。”秋宇翔拍了拍手中混元扇,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苍龙方鼎和青鸾方鼎都静静躺在地上,孔方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叹。九鼎的来历他已经听秋宇翔讲述过了,让他惊讶的是在符门的记录中竟然没有当年那件震动天地的事情的记录,他甚至于都有点怀疑守圣祖师不是不老糊涂了。直到秋宇翔拿出苍龙鼎,现在青鸾鼎也相继出现,联想到符门幻境里可能存在的另外一尊方鼎,孔方只觉得脑袋都要大了。因为这些东西相继出现,唯一说明了一个事实,当初的九鼎阵界已经开始慢慢崩溃,那它所镇压的那些妖物,是不是也会趁此逃离出来,为害一方呢?孔方突然觉得,整个华夏,说不定即将陷入一场不为人知的浩劫之中。

  当秋宇翔追出别墅时,黑点早已不知踪迹,但他并没有慌张。在黑点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用天眼牢牢烙印下了它的波动痕迹,此时,在他眼中,几十公里外的那个黑点,就像明灯似得在神念之中极其迅速地移动着。嘴角挂起一丝苦笑,秋宇翔勉强运起体内还有点紊乱的灵力,向着黑点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距离昆市西边两百多公里是一个小县城,这里因为三面环山,只有一条省级公路穿城而过,交通的不便利,造成了这里经济较为落后。落后的经济使得这里大部分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所以整个县里,出了春节,几乎可以用人烟稀少来形容。在县城东北十几里,是一片山林,当地人称为黑山林。因为在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土地与别处完全不同,黑压压的,寸草不生,不论种什么东西,绝对都存活不了,而只要走出这片黑土,所有的树木都生长的极其茂密,很是奇怪。

  此时,在黑山林那片土地上,一处断壁残垣静静躺在这片罕有人迹的大地上。黑sè的土地和周围绿sè的树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寂静的环境没有一点点的虫鸣,飘荡在空气中的冷意给这个地方增添了一种yin森。现在正是下午三点过,骄阳在半空中散发着浓烈的热浪,整片山林被灼烤地冒着热气。可奇怪的是,在这片黑土地上,一丝热意也感觉不到。这里就像是一个被隔绝了世界,除了寂静,没有任何的元素。

  黑sè的土地沟壑纵生,深浅不一的痕迹遍布整个土地。这些痕迹围绕着那片zhongyāng的断壁,恍如一张蛛网将其牢牢困在了原地。在断壁zhongyāng,有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