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唤阴(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便相约来到了市二院。不论葛苍生的身份还是蒋玉纱的关系,三个人很顺利得便来到了停尸间,见到了那三具尸体。那位死于地铁之下的死者尸体已经残缺不全,只有大半个身子和小半个脑袋被找到了,其余两具尸体尚算完整。

  三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一眼便看见了尸体上的那个掌印。掌印确实如照片所示并不大,长度大约七公分,宽度不超过四公分,显得很幼小。掌印呈淡黑sè,通过天眼,秋宇翔发现这层黑sè印记仅仅停留在肌肤表层,就像有人直接用手按住形成的一般。

  “这气息有点奇怪。”秋宇翔小声说道。旁边孔方和葛苍生也点了点头。

  这几个掌印散发出来的点点yin气,但xing质却无法判定。没有怨气,也没有戾气,似乎仅仅只是一层yin气微弱散布其间,致使秋宇翔也无法判断这掌印到底是何生灵所为。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几具尸体应该都不是正常死亡的,因为有着一股股怨气笼罩其上,只是一般人无法发觉而已。

  “找他们的魂魄问问?”孔方突然提议道。

  秋宇翔白了他一眼。这些人死亡都超过七天了,按理说魂魄也归了地府,即使死有怨气,可是这些怨灵未必知道他们的死因,也就没有了逗留世间的理由。如果要询问魂魄缘由,只能打开地府。可是秋宇翔实在不想和黑白无常打交道,而孔方和他们的关系似乎也不是那么融洽,谁来联系他们,就成为了一个问题。

  葛苍生有点羡慕地看着两人。沟通yin冥可不是一般的修者能够做到的,许多即使修为达到了化神高阶的修者,也无法打破yin阳界限与地府通话。而很显然,守圣和符门都有这个本事,这是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回想起自己的家族,据传也是能够沟通yin冥的,只是随着许多术法的遗失,葛家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辉煌,丢失了自古以来的荣耀。

  “不是又要我?”看着秋宇翔戏谑的神情,孔方不甘地反驳起来。每次联系那两个无常,都会被对方敲诈一笔,实在有点不甘心。可是自家兄弟的事,他也无法推脱,只能不甘不愿地掏出了唤yin符。

  停尸房这个地方,yin气极重,非常适合召唤yin灵,所以三人也没有换地方。秋宇翔只是略施展小术,将监控给屏蔽了。之后便看见孔方食指、中指捏住符箓,在虚空之中画出了一道似乎杂乱无章的轨迹。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符门号令,yin使来见!”

  随着孔方的话音,手指之间的黄符化作了点点火星,四散飞去。而虚空之中,孔方划出的那道轨迹突然发出金sè的光芒,一闪而逝。就在此时,停尸房的几个冰柜发出了几声咚咚声,就像有人在里面挣扎一般。身边的响动并没有引起秋宇翔的注意,这些变动是召唤yin灵时附带会出现的。这里肯定有一些死亡时间没超过三天的人,在唤yin符之下,yin阳阻碍被打破,这位在修道之人看来尚未魂魄离体的尸体,有点反应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虚空之中的金sè光符隐去之后,在原地突然出现了一个矩形的光圈,就仿佛一道门一般。孔方脸sè凝重,便指为掌,轻轻推开了这个光圈。秋宇翔和葛苍生耳边响起一阵嘎吱声,那道光门被推开了。一股冰冷的寒意从里面透露出来,原本温度就比较低的停尸房,气温再次降低了几度。寒意逐渐增大,整个停尸房凭空升起了几许白sè的雾气,显得有点烟雾缭绕的模样。

  就在此时,三人同时感觉到一股气浪从那个门后传来过来。孔方和秋宇翔还没什么,可是修为仅仅化神二转的葛苍生,便有点受不了了,脸sè霎时变得苍白一片,一股发至内心深处的寒意不可抑制地冒了出来,整个身子也微微颤抖着,身体本能的反映告诉他,有什么东西从那个门后出来了。

  轰的一声,似乎大地都颤动了几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三个人面前。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大约有两米左右身高,穿着一件黑sè西服,衣服下那鼓胀的感觉充满了力量感。男人脸上肌横生,一双牛眼般的眼睛微微凸起,眼眸里充满了一股冷血之意,神sè让人心生胆怯。

  “额——”孔方看见这个男人,心里一惊,想不到这次召唤出的竟然是这个家伙。唤yin符的不确定xing真得让他有点头痛,可是人已经出来,也不可能存在退货一说。

  “牛大哥,你好。”想不到孔方竟然将牛头这个煞星召唤了出来,秋宇翔也觉得有点无语。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只是他心里也有点奇怪,对于阳界的联系,一般都是两个无常在负责,牛头、马面这两个重量级的杀器,非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出现在阳间的,他可不认为仅仅凭借着一个唤yin符,就能将牛头给召唤出来。

  “哼。”牛头硕大的鼻孔里突出了一个音节,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几人觉得有两股白sè气柱随之喷shè出来:“你们有什么事?”

  牛头有点恼怒。刚才正在和马面、黑白几个人喝酒,不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