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参与(1/2)

加入书签

  “小子,又出事了!东方大学又死了一个学生!”

  忍住那强烈要杀了对方的怒意,刚从睡梦里醒来的秋宇翔不禁为这个消息呆了呆。

  当秋宇翔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左右了。此时的校园是人山人海,行政部门、公安机关、学校的领导、老师、学生全都涌到了校园里,一个个教室反而显得空荡荡的。肩擦着肩在人群里前进着,耳边不时传来学生们小心翼翼略带恐慌的议论声。

  “听说了吗?这次还是死的一个女孩,死的很诡异呢?”

  “学校已经连续死了两个人了,这会不会是个诅咒呀?”

  “听说前天死的那个女孩子和今天这个都是一个寝室的,现在这个寝室的人都快被吓疯了,一早就被jing察带走了呢。”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走了半天秋宇翔也没前进多远。不过这时,眼光不远处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红sè身影,旁边一个壮实的大汉正抗着一部摄像机举步唯艰的移动着。

  “你好呀,欧阳小姐。”拍了拍这个正拿着长长的话筒一副冲锋模样的女孩,秋宇翔立时感觉有点好笑。

  “呀,你是?”欧阳纤纤正努力地确保自己不被周围的人挤扁,自然没听清秋宇翔的称呼,加上肩膀却被一个男人拍了一下,忍着怒火地对着眼前这个笑嬉嬉地男人问到。

  秋宇翔立刻呆立当场,这种直接让人无视的感觉都不知道让他说什么了,不过没有让他尴尬多久,这个小女人终于想起了什么,恍然地说道:“哦,记得了,你就是昨天和方小子一起的那个人。”

  听着她的话,秋宇翔总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不过没有多想什么,保持着前进的状态,闲聊般地和她说了起来。

  “怎么,今天也来采访?”

  “是呀,一天死了两个人,这个学校也够倒霉的了。”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可惜,倒是满脸的兴奋,看来她还真是一个干新闻的料。

  “不过,你说这是不是有点邪门?我听说这个女孩死的也很诡异,是被憋死的,你说是不是什么鬼怪作祟呢?”

  看着她好奇的神情,秋宇翔哈哈一笑,还是重复着昨天的论调:“别傻了,这世界怎么会有什么鬼怪呢?”

  屑地回答了一声,欧阳纤纤没有再理会秋宇翔,又奋力地向前冲了起来。

  在秋宇翔和那个摄像大哥的努力下,一行三人终于冲到了这座宿舍的楼下。jing察和医务人员在现场来回穿梭着,周围一圈围观的群众,挤得水泄不通的。不过这里已经被全面封锁了,除了相关人员,谁也不能进出。

  这时,接到秋宇翔电话的方捷一脸肃容的从楼道里走了出来。四周望了望,在旁边这个女孩子自做主张的挥手大叫下,从人群中发现了秋宇翔的存在,径直走了过来。

  “她这是?”奇怪地看了看欧阳纤纤,他转过头对秋宇翔疑惑地问到。

  “刚碰到,情况怎么样?”稍微解释了下,秋宇翔就开门见山的问到,对这件事秋宇翔的兴趣是越来越浓了。

  这里当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再次通过拥挤的人群,两人来到了学校旁边一处较为幽静的地方。欧阳纤纤也不请自来,秋宇翔见方捷没说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表示了,不过脸上那玩味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重了。

  “遇害的女孩叫瞿秋吟,和前天死去的那个女孩是同一个寝室的。不过幸好她们同一个寝室的人发现的早,现在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还没脱离生命危险。据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因为女孩还在昏迷,所以还找不到进一步的信息。”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据发现的女生描述,她半夜准备去卫生间的时候发现瞿秋吟有些异常,呼吸非常急促,皮肤有点发紫,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所以才打了120。”

  “发现她的时候她的睡姿是怎么样的?”秋宇翔突然问到。

  “你怀疑是?”

  “鬼压床?”这时,在一边聆听了许久的欧阳纤纤嘴说到,目不转睛地盯着方捷,狡黠的眼神中露出丝丝的得意。

  “不是。”方敏肯定的回答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一脸不愤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玩:“她被发现的时候是正面朝上睡着的,而且发现她的女生在没有叫醒她的情况下还试图推过她,她依旧没有任何反映,呼吸倒是越来越急促了。同时据医院初步诊断结果,瞿秋吟头、颈、及上肢范围的皮下组织、口腔粘膜及眼结膜均有出血xing淤点或淤斑,严重时皮肤和眼结膜呈紫红sè并浮肿,这种现象应该不是鬼压床。”

  “创伤xing窒息。”秋宇翔一边听着一边喃喃地低声说道。

  “不错,医生就说是创伤xing窒息,这种现象出现的几率不到两到八个百分点。”

  “遇害时间是什么时候?”秋宇翔接着问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