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女人(1/2)

加入书签

  夜晚的山间越发有点寒冷,小院外冷风嗖嗖,枯叶在天空飞舞着,带起满山的树林一片哗哗之声。明亮的弯月高悬在夜空之中,散发出冰冷的白光。寂静的小山上,灯火点点,不时传来一两声犬吠,和着零星的几声虫鸣,泄露出了寒冬的萧瑟。

  在葛苍生的小院,倒是感受不到屋外的寒意。今天也许是出了口气,心里高兴,葛苍生下午带着两人漫山遍野的闲逛了一圈后,三个人又喝开了。将烂醉如泥的葛苍生和孔方送回房间,秋宇翔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以两人的修为,一点点粮食酒本不可能喝醉的,只是老葛并没有运气排出酒意,任凭脑袋被酒jing麻醉,可能就像他说的那样,今天他很高兴。而孔方也是个人来疯,看见老葛如此,他也就兴之所至体会了一把醉酒的感觉。

  秋宇翔只能好笑地看着两人拼着酒,一直保持着清醒。虽说有阵法保护,可是这里毕竟是葛家的地方,中午时候又莫名其妙得罪了一帮人,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拖了一张藤条编成的躺椅,秋宇翔半躺在了院落之中。望着漆黑的夜空,那弯明显得有点清冷。现在时近除夕,家里人应该已经开始张罗起年货来了。张老爷子是一个怀旧之人,对于春节这个华夏传统的节ri看得非常重,所以届时所有家人不论是否有工作,都会纷纷赶回锦城。平心而论,对于家里的气氛,秋宇翔还是比较喜欢外公一家子人,虽说其中也有一两个虚伪之人,可是相比于庄家,则温馨多了。

  因为今年和玉纱完婚,所以张、蒋两位老爷子也借此商量着两家人一起过春节,反正两家距离也不远。两个家族的人加起来也有几十口,今年除夕还不知道会有多么热闹。想到这里,玉纱那温婉的面容浮现在了秋宇翔脑海之中,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挂上了一丝微笑。

  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之中,秋宇翔突然眉头微微一皱,目光顺着紧闭的大门投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之中。沉思了一会,他身影猛然一闪,一下消失在了院落之中。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那片树林上方。站在一棵高大笔直的树木之上,接着繁茂的树叶遮挡,他看到一个身影半蹲在前方一棵大树的树丫上,右手扶着树干,目光望着葛苍生所在的院落。

  这个人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秋宇翔的突然消失似乎引起了他的jing觉,下意识地便双腿一蹬,向着树林外激shè而去。

  这人鬼鬼祟祟的在院子外面,秋宇翔下意识认为会对老葛不利。中午孔方已经间接的帮了他一次,现在也没必要惊醒他们,顺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秋宇翔便追了过去。

  神念一直笼罩在此人周身,秋宇翔并不担心被他发现。因为从这人身体散发出的那股气劲可以判断出,其修为为化神六转左右,在葛家可能已经属于高层人物了,可是在秋宇翔眼中,这种修为本不值一提。

  前面的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一直不紧不慢的在山道上走着。秋宇翔距离此人几百米,一直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穿着一身黑sè的衣服,虽然已经极力掩饰了,可是从摇摆之间的臀部秋宇翔还是看出了一丝端倪,此人似乎是个女人。前方之人也许在思考着什么,步伐并不是太快,只是前进的方向,似乎正是朝着白天老葛所指的葛家主宅。

  秋宇翔的兴趣一下被提了起来。一个女人,还是住在主宅之中的女人,半夜三更跑到葛苍生这么一个家族边缘化人物屋外,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葛苍生所在的小院距离主宅其实也不是太远,很快女人便来到了一堵高高的围墙前面,应该就是主宅了。只见此女身子一晃,整个人犹如豹子似的敏捷翻过了围墙,进入了墙内。秋宇翔沉思了一下,还是没有冒然进去。主宅肯定是葛家jing英所在,据说家主是一位化神九转之人,在没有清情况的基础上,还是不能太过大意,毕竟这是在葛家的地盘上,这种行为可算是大不敬了。

  饶有兴趣的沿着原路返回,秋宇翔脑子里快速思考起来。只是老葛原本便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从他那几乎得不到什么信息,更加判断不出这个神秘女人的目的了。

  “难道是老葛的仰慕者?”秋宇翔有点恶趣味地猜测道。

  葛家的家族选拔ri子定在了两天后,只是之前还有一件事,那便是对家族子弟邀请的朋友进行登记。其实这道程序的主要作用在于葛家对这些人进行初步判定,以免一些弟子浑水鱼,也算是确保了一定了公平xing。

  这些弟子邀请的道友参差不齐,不过大多数都为散修或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