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异变(1/2)

加入书签

  秋宇翔和孔方一路跟踪,凭借两人的修为,葛家之人自然无法察觉,直到觅踪符停下,他们来到了一个山峰之巅。这是葛家所在大山的一个孤峰,位于东北面。整个山峰远看就像是被削了一截的指头,断口处平滑异常。站在平整无比的山巅,秋宇翔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孔方。

  “没错,就在这下面。”孔方嘴里不知道念叨了几句什么,随后非常肯定地说道。

  这个地方大约有几十平,黑褐色的泥土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周围寸草不生,只有凌冽的山风肆无忌惮地在空地上盘旋着。秋宇翔和孔方同时将目光转下了其中一块一米见方的土地,因为这里的泥土和其他地方比较起来,明显有翻新的痕迹。

  秋宇翔沉思了几许,突然抬起脚在地面上使劲跺了跺。感受着灵力反馈回来的震动,他点了点,缓缓说道:“这里果然已经被人挖空了。”

  “太奇怪了吧,灵欲门人大摇大摆将葛家所在的一座山峰给挖空了,就算这里不算太大,可是葛家不至于一点风声也收不到吧。”孔方有点好奇,正如他所说,葛家即使再落败,这里可是家族腹地,不可能防守如此松懈。两人过来之时,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路或明或暗的戒备,这座山峰的情况是不应该出现的。

  就在两人准备仔细探查一番时,突然都诧异地将头转向了山峰的小路之上。两人同时感觉到了有人走了过来,而且此人修为不低,步伐稳健,速度却并不缓慢,赫然是葛重。秋宇翔两人是因为觅踪符才找到此地,他们并不认为葛重会恰巧出现在这里,身体不动,也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就那样直愣愣地出现在了葛重的视线之中。

  看见前方站立的两人,葛重心中一跳,不明白为什么秋宇翔和孔方会出现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因为葛家接连发生事故,所以他一直保持着高度警备,神念总是处于外放状态。可是在未看见两人之前,神念中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异常。秋宇翔还好说,毕竟修为高出了自己一阶,但作为符门传人的孔方只有化神七转修为,自己依旧没有觉察到他的存在,这让他不由有点难堪了。只是面对两人,他强压下心中的那股不耐,微笑着说道:

  “两位怎么在这里?”

  秋宇翔和孔方在发现他的时候便统一了口径,只是声称到处闲逛。这种借口自然唬不过葛重,可是他也没有追究,即使这里是葛家禁地,但对于守圣和符门传人来说,限制几乎不存在。

  “葛长老怎么也在这里?”孔方是个急子,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葛重无奈地一笑,并没有任何隐瞒,将来到这里的缘由说了出来,这里竟然是葛家关押家族重犯的监牢!

  因为来的匆忙,所以秋宇翔还未来得及仔细观察这里。在葛重讲述的时候,他暗暗将神念散发了出去,在深入地面大约两米左右距离时,果然碰到了一层结界,看来葛重所说并没有撒谎。因为主人就在眼前,所以他也没有强行触碰这层结界,毕竟那是人家葛家的秘密,就算自己是当代守圣,必要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让秋宇翔两人没想到的是,葛重竟然主动邀请他们进入地牢,这点让两个人很是诧异。他走到那处之前发现的异常处,蹲下身子将泥土中隐藏的几个石块左右摆弄了几下,轰隆一声巨响过后,一个幽深的地洞出现在了平整的峰顶。

  从洞口处传来一阵阵冷的厉风,这是一条向下延伸的石梯。盘旋而下的石梯两边,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亮,使得整条通道显得越发诡异。

  三人拾阶而下,葛重也讲述了为什么会邀请两人一同下来的原因。

  这里确实正如葛重所说,是葛家关押要犯的地方。葛家建族已有一千多年,其间弟子不可避免良莠不齐,因为不能忍受外界的诱惑,背叛家族的人也算不少。不过这种家族式的管理模式,还是让葛家对弟子的掌控具有很大的力度。纵然叛徒不少,但尚未给整个家族造成过多大的损失。只是叛徒毕竟是叛徒,在葛家严厉的家法下,被处置的弟子也数不尽数。而这些弟子的最终归宿,便是眼前这个困龙窟。

  困龙窟是葛家第一人家主葛玄设立,虽然葛家几度迁徙,但这个地方却一直保留下来,只是所处位置也随着葛家的迁徙而不同。这里的困龙窟是百年前葛家到此后首先开辟的,里面机关重重,阵势连绵,说这里是葛家所有阵法之道的粹之地也毫不为过。秋宇翔一路下来,对这里所有的阵势也是惊叹连连,自恃自己落入阵法之中,要想脱身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葛重此时来困龙窟还真是有事。虎门正在对所有人进行地毯式的排查,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偷盗避天旗的那位弟子。两件事看似毫无联系,但是相隔时间太接近了,而且对葛家而言都是百年不遇的大事。心中暗自猜测两者会不会有所关联,他才抱着一丝希望来到了困龙窟,没成想却遇到了秋宇翔两人。对于他们所说闲逛到此葛重自然不置可否,现在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便是让葛家度过这次危机,所以他才邀请两人一同前来,看能否从那位弟子身上得到一些什么线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