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逃离(1/2)

加入书签

  秋宇翔脸色一寒,手中混元扇反手一挥,整个扇骨狠狠击打在了那团激而来的黑雾之上。冰@火!中文只看见混元扇爆发出一阵金光,接着一声惨烈的惨叫声便在牢房里响了起来。整团黑雾被混元扇硬生生反击了回去,一把击打在了葛放脸上。而那声惨叫,则正是他所发出的。只是这声音听起来让人包骨悚然的,似乎并不是人类所能够发出,倒是像某种野兽的嘶吼。

  被黑气反噬的葛放,身子突然扭动起来,一股股黑烟从身体每个毛孔窜了出来,眨眼间整个人便被一层浓浓的黑雾所笼罩起来。黑雾翻转弥漫着,从里面还传出阵阵噼啪声,恍如骨骼被折断了似的。牢房里的三人退后了几步,外面那位葛家老头准备重启大阵,却发现阵法似乎失去了效用,一点作用也没有。满头大汗的他看着葛重严厉的目光,心中一阵发虚,但任凭他想尽了办法,笼罩整个牢房的阵法依旧没有启动的迹象。

  “别费力了,葛家主。”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那团黑雾的变化,秋宇翔语气沉稳地说道:“如果没有料错,你们收回的那柄避天旗应该是假的。”

  “不可能!”葛重心中虽然已经隐隐有了一点猜测,可是那面旗帜是自己亲手检验过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秋宇翔对此不置可否,现在他的神完全被眼前这团黑雾所吸引。从黑雾之中,隐隐传出了一阵阵邪之气,他不敢肯定这是不是刚才两人追踪的那个灵欲门弟子。孔方则是一脸好奇地望着眼前这团还在不断挣扎着的黑雾,手中暗暗捏着两张黄符,随时准备进行攻击。

  就在三人思绪万千的时候,那团黑雾突然又有了变化!

  就像黑雾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收一般,整个雾气猛然间往中央部位涌去。转瞬之间,原本漂浮在石床之上的黑雾便消失的一丝不剩,虚空之中只有一个黑色小牌子悬浮着,眨眼之间便向着牢门之外冲去!

  秋宇翔和孔方脸色大变,尤其是秋宇翔,当他目光集中到那面巴掌大的黑色石牌之上时,整个人一震,眼眸中光爆现,流露出一股不敢置信的神情。虽说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他手中便没有任何的犹豫,啪的一声打开了混元扇,口中朗朗念道:

  “以守圣之名,封!”

  一张金色光网从混元扇扇面爆发出来,眨眼之间便追上了已经逃窜到牢门口的黑色石牌,天罗地网般扑了上去,将整个石牌牢牢笼罩了起来。

  此时的石牌,就像有生命一般在光网之中挣扎着,极力想要摆脱金色光网的束缚。但是随着它的挣扎,光网越收越紧,直到将挣个石牌表面都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整个石牌已经被拉到了秋宇翔眼前。

  一把将石牌抓住,秋宇翔便感觉到一股邪之气顺着手掌直冲脑际。体内混元灵力立刻高速运转,将这股袭入体内的气遣散开去。在手掌出用混元灵力形成一个圆圈,将整个石牌包裹住,秋宇翔这才仔细打量其整个牌子来。

  “果然是它。”秋宇翔心中闪过一丝惊诧。

  也不知道是不是混元灵力的镇压起到了效果,此时的石牌停止了挣扎,静静躺在秋宇翔的手掌之中。这块黑色石牌,竟然就是秋宇翔之前所遇到的那个神秘组织中人所佩戴的石牌!只是这块石牌上,用古符字写着一个大大的申字。加上之前所得,现在秋宇翔手中已经有了六块石牌了。

  看见秋宇翔将那块从葛放体内的石牌收走,葛重显示脸色一阵庆幸,接着便闪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之前阵法的失效其实他已经有所猜测,基本认同了秋宇翔的说法,现在葛放莫名其妙的消失,与眼前这块石牌绝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避天旗的下落与葛放息息相关,只是镇压这块牌子自己并没有出什么力,如果强行要过来,不说自己能否力压守圣传人,就是面子上也过不去。

  不过还等他开口,秋宇翔手中的石牌又发生了异常!

  原本已经平静的牌子,突然在秋宇翔手掌上微微动了几下。一直观察着这面石牌的秋宇翔立刻发现了异样,眼中光一闪,身子摇晃两下,便在原地消失了!葛重脸色大变,秋宇翔的消失他竟然一点感应也没有,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看小说最快更新看着一旁孔方脸色凝重,追赶了出去,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跟随着孔方的身影,也离开了困龙窟。

  秋宇翔的身影在山林之间快速移动着。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一股异力从石牌上逃离了开去,不防之下他没有及时作出反应,让这丝异力趁着混元灵力消退的一瞬间逃脱了出去。秋宇翔如果真阻拦,也是还有办法的,只是他在转瞬之间便升起了一个念头,任由这丝异力逃出了困龙窟。其他的目的很简单,这丝异力在天眼之下看的很是清楚,是一丝魂魄之力,结合之前发生的种种情况,他把事情猜测的不离十。

  葛放应该并不是灵欲门人,只是被魂魄强大的这个人强占了。只是平常这丝魂魄之力隐藏在葛放的魂魄深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之前葛放的种种行为,说不得就是被这丝魂魄之力暗中影响,凭借着他在葛家的关系,为那些弟子种下落魂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整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就是附在石牌上的那丝魂魄之力,现在他的目的,正是寻着这丝异力,找到真正的黑手!

  当前方的那丝异力停止逃逸,秋宇翔也现出了身形。看着眼前的地方,他不由一愣。因为这里是双岛之中一处别致的阁楼,他记得很清楚,这里可是葛家贵宾休息的地方,就连葛家家人,也不得随意打扰。想不到这丝逃脱的魂魄之力,最后落脚点竟然在这里。也就在同时,他感应到那丝一直在神念之中的异力消失了,如果判断没错,应该是回归了本体。看来幕后之人,此时正在这座阁楼之中。

  “咦,秋道友?你怎么到这里了?”这时,一个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赫然就道盟长老王波静!

  秋宇翔虚着眼睛死死盯着一脸微笑的王波,嘴角挂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王道友?想不到,想不到呀。”

  王波那满是褶皱却白皙异常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层疑惑,眼眸中升起一丝询问,说道:“想不到?秋道友是何意?”

  秋宇翔并没有和他啰嗦的打算,向前半跨一步,混元扇顺势打开,点点金光浮现出扇面,随着他的话语在虚空之中飘散。

  “以守圣之名,崩!”

  秋宇翔并没有用封、镇两决,直接运起崩字决也是有所考虑的。此时的王波静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邪气,但他很肯定之前的那丝附着在石牌上的魂魄之力正是回归了他的本体。不论王波静到底修炼的是什么,直接崩碎其中的邪之气,绝对是正确的选择。而封、镇两决,主要针对的还是纯粹的灵邪物,此时显然不适用。

  混元扇点点金光汇聚成一把锋利无匹的宝剑模样,对着王波静便笔直的激而去!此时的王波静,显然想不到秋宇翔什么话也不说便动手了,感受到那柄迎面而来的光剑中蕴含的磅礴之力,他的脸色骤然变青,双手在前行云流水般划出一个圆圈,一道青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圆盾,轰隆一声硬生生接下了秋宇翔的一击!

  王波静脸上一阵惨白,口升起一口逆血,被他强制压了下去。身子被余力击打的节节后退,几步之后才止住了身形。看着被撞开了一米多的金色利剑在虚空中稳住了身形,锋利的剑刃再次对准自己划破长空激而来,他一个激灵浑身一抖,体内灵力一阵紊乱,口那股逆血再也压制不住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在王波静硬抗下自己一击后,秋宇翔轻咦了一声,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心中对这人的猜测越发肯定了几许。看着第二击顺势而上,他知道此人接不下了。

  就在金色小剑飞速向王波静的时候,秋宇翔突然脸色一变。怀中那枚被他收拢的石牌,忽然不受控制地飞了开去。此时的石牌浑身冒出滚滚黑烟,呼啸着对着空中的利剑便撞击而去!

  一黑一金两道光束在虚空中撞击到一块,轰隆一声巨响,周围的房舍在颤动中嗡嗡作响,几处房檐被突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