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逃离(2/2)

加入书签

其来的气浪掀了开去,几扇玻璃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咣当几声碎裂成了几块。两股力量撞击处,金色光点和黑色雾点四溅飞散,化作了点点星斑消散在虚空之中。那面黑色石牌也同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笼罩在其上的黑雾似乎已经被金色小剑击溃,变成了一枚普通无比的石头牌子。

  在石牌与金剑相接之时,王波静脸上闪过了一丝狠厉之色,看着正诧异望着空中那面黑牌的秋宇翔,他眼眸里涌现出一股毒,同时带着丝丝忌惮。脸上浮现出一层犹豫,然后下定决心般将一枚一直隐藏在中的丹药咬破,心中祭起一口心血,噗嗤一声吐了出来。

  这口心血刚与空气接触,便化作了一片血雾,将王波静整个身子笼罩起来。只见他的身子晃动了两下,便化作一道血光极其迅捷的向了远方。

  “血遁术!”

  秋宇翔心中大惊,但此时黑牌刚与金剑相接,虽然击溃了其上附着的邪之气,可巨大的反震之力还是让他灵力微微产生了一丝紊乱,双脚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半步。也就是这短短的一耽搁,王波静的身影竟然已经逃脱了他神念感知的范围。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直到王波静逃脱,孔方和葛重两人才赶到这里。看着一片狼藉的屋舍,葛重心中震惊不已。作为葛家家主,他当然知道这里住的是谁,不知为什么秋宇翔会与王波静发生冲突。

  合拢混元扇,望着王波静逃离的方向,秋宇翔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深思之色,看着孔方那询问的眼神,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跑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的激斗自然引起了葛家的注意,燕辰也被这里突然爆发的元气波动所惊动,只是等他过来时,一切都已经结束。看着站在当场的几人,他心中同样存了和葛重一样的疑惑。

  “哎。”秋宇翔深深叹了口气,说出了一番让两人大惊失色的话语来。

  “现在我很肯定,所有的一切都和这位王长老有着莫大的关系……”

  接着,秋宇翔便将他和孔方的发现和之前的情况向两个人讲述了一遍。作为守圣和符门传人,他们所说的话,可信度自然是不容置疑的。听着他的讲述,葛重和燕辰脸上晴不定,心中掀起了惊天浪波。

  “有个问题,灵欲门的功法是极其独特的,落魂破也是只有灵欲门人才能施展的,但王长老显然修行的不是灵欲门的功法,这点老夫还是可以肯定的。”燕辰皱着眉头说道。要成为道盟长老,尤其是像王波静这样的散修,对其师承和功法自然要调查清楚。据他所知,王波静修炼的是一种叫独阳功的功法,浩瀚中正,和灵欲门那种只修魂魄的功法完全不同。

  秋宇翔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他展现给道门的功法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敢肯定,他绝对修炼了无相极。”

  “无相极?!”燕辰脸上大变,脱口而出:“就是那种无色无相,可以幻化模拟各种灵力运行的神功?这种功法不是早已失传了吗?”

  “正是无相极,我可以肯定。”在王波静接下混元灵力第一击的时候,秋宇翔便肯定了这一点。无相极其实正是混元功法的一个分支,由某位守圣传给了留守者,后来不知为什么流传了出去,只是两者之间的关系不为大众所知而已。

  “王波静应该是有落魂破的修炼之法,以无相极为基础,施展此术法倒是完全可能的。”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葛家可与他无仇无怨的。”葛重心中不由泛起了一丝疑惑,他可不记得自己和王波静有何仇恨。

  “胖子,你还记得之前老葛接到的那个任务吗?”秋宇翔突然对着孔方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孔方在葛重两人好奇的目光下,将之前经历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不对呀,这完全不符合道盟的程序,按照道友所说,这本就不是一个小小巡牧能够应付的,他报告之后我们的正常反应应该是派出高阶弟子处理,不可能完全交由葛苍生的。”燕辰一下便发现了事情不对劲的地方,脑中突然联想到此时葛家的发生的事,心中不由抽了一口冷气:“王波静针对的是葛家的中间和储备力量。”

  “葛家主,如果猜测的不错,葛家这几年接受道盟任务不幸丧生的弟子在逐年增加吧?”秋宇翔叹了口气,缓缓问道。

  葛重脸色有点难看。真实情况确实正如他所说,只是人数只是一、两个,原本葛家以为这只是正常情况,并未在意,可是经过这么一分析,似乎疑点多多。想到那些在任务中牺牲的弟子,不乏一些天资聪颖之辈,葛重心中便一阵滴血。

  现场一阵沉默,想到王波静此举的恶毒之处,几人都同时不寒而栗。葛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忽然想到那些还身中落魂破的弟子,忍不住说道;

  “遭了,王波静已经逃了,那些弟子……,不行我要马上封锁整个山脉!”

  “这个不用担心。”秋宇翔知道葛重在担忧什么,制止了他的行动,平静地说道:“落魂破的施展必须借助极之力,也就是种子,从葛放身上得到的这块石牌,应该就是此物,现在其中的邪之力已经被我击溃。我想你们的弟子此时已经开始好转了。至于拦截王波静,葛家主觉得那些阵法对他会有用吗?”

  葛重脸色有点尴尬了,确实如秋宇翔所说,现在葛家的阵法对王波静来说本等同虚设。葛放偷取的避天旗,现在肯定是在他的手中,有了避天旗,在葛家王波静自然来去自如了。其实这也是秋宇翔没有追赶王波静的原因,那些阵法对后者无用,可是对于秋宇翔来说,破解还是需要花费一定时间的,到时别人早就无影无踪了。

  “这个石牌……”燕辰疑惑地看着秋宇翔手中这块雕刻着申字的黑色石牌,疑惑地问道。

  道盟毕竟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如果有他们的帮助,对于那个神秘组织的发现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情况。而且现在道盟一个高级长老已经牵扯到了里面,作为守圣,他也不想道盟产生什么大的波动,给他们提个醒也是必须的,所以秋宇翔将自己所直到的关于石牌和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切原原本本告知了燕辰。

  燕辰只觉得今天所听闻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和震惊。一个神秘的组织竟然就隐藏在华夏之中,道盟却毫不知情,对于一向以正道自称的他们,有种被侮辱了的感觉。尤其是这个组织还在道盟高层安了一个如此重要的角色,使得他不由想到,是否还有其他长老,也和这个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

  使劲的吞了一口口水,润了润有点干燥的嗓子,燕辰脸色难看地说道:“这件事必须立刻上报,我怀疑葛家的事情并不是单一的,说不定其他几个教派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葛重心中一跳,想到确实还真有这种可能。在深深担忧的同时,他竟然生出了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只是老谋深算的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依旧挂着一副担忧的神情。

  “所图颇深呀。”秋宇翔想到这个组织的神秘,不由感叹地说道。以他对这个组织的了解,所图自然颇大,而且如此大手笔的举动,看来这个组织将要有大的动作了。

  葛家之事告一段落。至于之后道盟有什么动作,就不是秋宇翔和孔方需要了解的,他们只能肯定,之后一段时间,道盟肯定不会平静。老葛因为自身的力量和与秋宇翔两人的关系,加之身份已被葛重承认,他在葛家的地位自然节节高深,成为了核心弟子,而自此,葛家也对外宣布开始闭山,让道界一阵哗然。因为道盟遴选即将召开,此时葛家如此做,明显是放弃了在道盟的权利争夺,让许多世家和宗派都很不解。葛家的做法,在道盟高层看来倒是很好解释,只是他们现在也顾不得许多,清查盟中的内奸,已经够他们忙活一阵的了。

  与葛苍生告辞后,秋宇翔与孔方两人都飘然离开了葛家。只是与来时不同,秋宇翔心中沉甸甸的,脑中想着与那个神秘组织相关的事情,他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