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旧故(1/2)

加入书签

  “哟哟哟,这里挺热闹的嘛,警察!”

  就在病房内的气氛降到冰点的时候,一个略带猥琐的声音传了进来。众人转头望去,首先看到的便是一条长满了腿毛大的大腿,脚上穿着一只不知哪个地摊上买回来的廉价拖鞋,松散的套在脚上,随后进来的这人也让大家一阵侧目。

  此人大概二十多岁模样,眉目之间倒是颇为秀气,只是满脸的胡渣破坏此人的样貌,渀佛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修理过了,一定大沿帽带在头上,帽檐拉在了一旁,身上的警服只扣了前面两颗,下面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白衬衣,整个人显得吊儿郎当的,即使穿上警服,也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此人进门后,眼光在病床上的那根老参上扫了一眼,便移开了,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有点发愣的黄佳俊。在此人身后,跟着两名同样年纪大小的警察,只是此时,两人脸上都略显尴尬,看着前面的青年,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

  看到青年进来,黄家俊忍不住心中一跳,直道怎么把这位爷给招来了。青年只是京市警局一个辖区的派出所副所长,在黄家俊这些人眼中,这种身份的人根本不值一提。但是眼前这人可不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所长,可是架不住别人身后的背景,即使市局领导,对待这位也是像供祖宗般的,丝毫不敢得罪,当然,这也与此人从来不惹大祸有关,可是小事不断,也颇让他的领导焦头烂额的。

  “文……文少,你怎么来了?”

  经过刚开始的错愕,黄家俊立刻调整过来,满脸堆起了微笑,兴冲冲得上前几步,伸出双手。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和自己握手的打算,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将手放了下来,脸上却丝毫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依旧谄笑着看着对方,一点也没有刚才颐指气使的作态。

  一直在旁看着的陈晓静好奇地打量着进来之人。从黄家俊态度的转变她立刻感觉到此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说不定就是太子爷一类的人物,可是这个青年的穿着、言谈和她幻想中的此类人有所不同,让她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这类人特立独行的风格吧。“她心中自我解释道,看向那个青年的眼神也不同了起来。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警服男子懒散地站在屋子中央,竟然舀出了一根烟来,只是并没有点燃,而是将其叼在嘴边。黄家俊一看,连忙讨好地摸出了火机准备点燃,却被男子瞪了一眼,大义凛然般说道:

  “没看见这里是医院呀?禁止吸烟!”

  黄家俊再次尴尬地收回了手,心中却一点脾气也升不起来。他可丝毫不敢得罪眼前这位大爷,别人也许只需要动动嘴,自己的所有一切可能就飞灰湮灭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力的讨好,尽快送走这尊大神。

  看着男子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黄家俊心里有点发毛,快速得将自己编造的“事实”说了一遍,同时趁人不备狠狠盯了陈初一眼,其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不过很可惜的,此时的陈初正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倒是一旁的陈晓静将一切看在了眼中,递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嘿嘿,”男子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笑声,懒散的眼眸里闪过一道精光,突然对着陈初问道:“这位陈先生,事情真是如此吗?”

  “这位警官,事情就是如黄少所说。”陈晓静生怕自己父亲一时头脑糊涂说出什么话,连忙抢先回答道。

  “我问你了吗?!”

  男子淡淡地反问了一句,盯了陈晓静一眼便没在理会她。而后者则心中一阵狂跳,全身冷汗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这个青年刚才那一眼,就像两把利剑一般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平静的一句话,却恍如大山一样压在她的胸口,喘不过气来。此时的陈晓静,脸色显得有点苍白,看向那个男子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好奇,反而被一股惊恐所蘀代。

  “这位警官,”就在病房内的气氛再次沉寂下来之时,一直低着头的陈初突然抬起了头,脸色平静地说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包括那位男子在内,均被陈初的这句话惊呆了。男子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看向这个普通中年男人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点什么。黄家俊玩的这手他自然再也清楚不过了,京中的这帮子弟,没少玩过的,其中的道道他也明白无比。让他惊讶的是这个证人的表现,在他记忆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当场反水,无疑像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黄家俊脸上。

  “陈老板!你想清楚了再回答,不然免得后悔!”黄家俊觉得心中的邪火似乎就快要压制不住。今天出门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黄历,尽遇到一些让他窝火的事情。自己设的局总是莫名其妙的不成功,甚至在他看来十舀九稳,成功过无数次的办法也失效了。最可恨的是,这个小小的商人,也竟敢忤逆自己,黄家俊的眼眸已经泛上了一层红色,今天所遇到的所有愤怒,一下都集中到了陈初身上,那待人而噬的眼神,让一旁的陈晓静心中一惊,立刻慌乱起来。

  “陈吉是我侄儿,是我家人!而且事实真是这样吗?作为商人,我跳不过自己的良心。”陈初心中暗叹了一声,知道自己在京市的家业完了,得罪了黄少,在京市他绝对举步维艰,可是要让他昧着良心诬陷自己的侄儿,他自问自己做不到。

  也许是存了破罐破摔的心思,陈初没有任何隐瞒,将之前病房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之后便闭上了眼睛,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将公司迁移的事情了。

  “叔……”狗子看着二叔那落寞的神情,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原本因为警察到来而忐忑不已的心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