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旧故(2/2)

加入书签

,此时也平复不少。自己的二叔还是那个二叔,还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有点固执,却以诚待人,刚正不阿的叔叔。

  “啪,啪,啪。”

  病房里响起了一阵掌声,正是那位男子在拍手,同时点着头说道:“不错,不错,你这种人很少见了。可是……”

  男子话语间来了个大转弯,面带无奈地说道:“你作为他的叔叔,证词无效。”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男子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顽皮的笑意,就在黄家俊脸色大喜的时候,他的一句话又渀佛一根大锤将黄家俊那提起的心神狠狠打落到了地上。

  “你们双方都没有什么证据,看来有点难办,你们的问题属于民事纠纷,要不走司法途径吧?”

  男子很为自己这句冠冕堂皇的话感到自豪,嘴角的香烟也随着话语上下颤抖着,也不知是在嘲笑还是欣喜。只是男人话音刚落,一句调笑意味十足的话语便在病房里响了起来。

  “蚊子,你怎么总是来这一套?不觉得腻味?”

  原本已经被男子跳脱不已的话搞得七上八下的众人,闻言心中不由一跳,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却看见原本背靠在墙角的秋宇翔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拍打着折扇,正一脸戏谑地望着男子。

  陈晓静心中咯噔一下,预感到事情似乎已经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这个陈二狗带来的朋友,难道看不出此人身份甚至比黄家俊还要显赫吗?如此不合时宜得打趣,说不得此人便要将怒火发泄到自家身上。就在她愤怒眼神正要丢向秋宇翔时,眼前的一幕却完全超出了她心中剧本的设定,一时之间立刻呆立当场。

  “翔……翔哥?”文子祥看着身后一脸微笑的秋宇翔,诧异地长大了嘴巴,口中的香烟一下掉在了地上,接着脸上便涌起一阵欣喜的神色,几个箭步便跨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秋宇翔:“翔哥,你怎么在这?”

  看到文子祥那毫不做作的表情,真情流露的欢喜,让秋宇翔心中不觉温暖许多。文子祥是文老爷子的幺孙,极其宠爱,虽说有点不学无术的感觉,但却待人实诚,豪气无比,颇有老爷子当年风范。几年前文老爷子突发疾病,几乎就在医院也束手无策的情况,恰逢秋宇翔正在京市,被外公拉了过去,将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老爷子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从此以后,文家人对待秋宇翔就犹如上宾,两人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对于这个几乎没有什么心机的青年,秋宇翔也觉得颇为投缘,是自己在京市为数不多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只是因为自己常年不在京市,两人也是聚少离多,这次在医院偶遇,也算是一个缘分了。

  “翔哥,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呀?我们原本以为今年你不回来了呢,疯子、荞麦、大头他们几个之前还在唠叨呢,说找个时间聚一聚,现在好了,你一回来,他们还不知乐成什么样子呢。”

  文子祥一脸兴奋滔滔不绝地说着,乍见秋宇翔的喜悦已经让他忘记了身边之人,只是一个劲地述说着自己的欢喜。一旁的黄家俊已经一脸的惶恐了,此时他早就没有了夺取那根老参的心思,满脑子的全是文子祥此时亲昵的动作和刚才话语之中无意间提到的名字。

  “这到底是哪位大神呀!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黄家俊此时已经被无边的恐惧所笼罩,明眼人一看这个白发青年便和文子祥关系不凡,最重要的是后者之前提到的名字,几乎都是他必须仰望的存在,而且似乎都和这个人有关系,还是那种很铁的关系。现在自己得罪了他,那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此时的他,在无边的恐惧之下,脑子竟然变得十分清明起来,回想起之前文子祥所说的话,他不由想到了一直流传在京市这个圈子里的一个传说,再和眼前这个白发青年联系起来,他似乎明白了,那个传说,应该不是谣传,最要命的是,自己傻不溜秋的还一头撞了上去。

  黄家俊此时死的心思都有了,浑身竟然忍不住颤抖起来,看向秋宇翔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恳求之意,如果能够得到这个人的原谅,即使让他下跪恐怕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好了,你小子这么就一点没变,多大个人了。”秋宇翔用混元扇轻轻敲打了一下文子祥的脑袋,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述说:“你安排一个地方,给我这兄弟住下,后面的事慢慢说。”

  “没问题,包我身上,你兄弟就是我兄弟。”文子祥没有丝毫犹豫,一口便答应了下来,看着一旁正局促不安地望着自己的那个淳朴青年,他大咧咧地说道:“兄弟,一会跟我走,保管帮你安排的妥妥的。”

  如果是之前文子祥说这句话,狗子说不定都会瘫倒在地上,警察让自己跟着走,肯定没好事。只是以现在这个情况,恐怕还真是好事来了,他憨厚地一笑,说道:“好的,麻烦大哥了。”

  几人说笑着便准备离开病房,留下一脸哭像的黄家俊和尚未回过神来还处于呆立状态中的陈家几人,而那根老参,房里所有人的心思已经不在其上了,相信也没有人再敢惦记这个东西。

  就在秋宇翔一脚迈出病房之时,他狠狠拍打了一下混元扇。啪的一声轻响,陈初只觉自己身子一阵,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剥离开去,整个身子顿时轻松起来。此时,众人都没看到,一道黑光从他身上涌了出来,接着便恍如一道离弦之箭般摄入了秋宇翔手中的混元扇中。

  嘴角挂起一丝微笑,秋宇翔没有任何迟疑地离开了病房。虽说陈初体内的祟对他危害不大,如果坚持到惊蛰,说不定便会不治而愈,但身体上的折磨这段时间自然少不了,他并不介意顺手收了这只祟,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便是陈初那颗敢于直言,尚未被现实腐蚀的良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