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古玩街(1/2)

加入书签

  天青此时明显感觉到原本盘旋在秋宇翔周身的漩涡此时轰然崩塌一般,周围金、木、水、火四元素就像被磁铁吸附一般快速的向他靠拢。此时秋宇翔慢慢举起了手中的玉针,四种元素就向饿了许久的狼群似的,向着针体蜂拥而去。而原本翠绿的针体此时也泛起一层微不可查的白sè光芒,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四种元素。

  仅仅几秒过后,玉针针体已经发出了耀眼的白光,众人的目光不由被其所吸引,可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只见五道白芒犹如流星一般在虚空中划出道道白光,直直入了蒋老爷子身体里。

  木窗!天冲!风池!悬颅!脑空!

  天青激动异常地看着秋宇翔将五针毫无差别的入五个位!

  “天道!天道!天心,我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叫天心了!”就在秋宇翔施针之时,天气元气似乎有一丝异动,沉浸针灸之学几十年的他,立刻明白了这就是他一直追求的合乎天道!体内真气急速流转,堪堪有突破化气九转的迹象!

  其余人倒是没有天青那种激动,蒋天成甚至被秋宇翔如此快速的施针给吓了一跳。不过看着自己父亲一脸舒适的反映,他才硬生生压住了口中的叫喊。所有人的目光均被那几在蒋老爷子身上的玉针所吸引。玉针已经有一半没入了身体,神奇的是五玉针此时早已离开了秋宇翔的控制,却非常统一的以眼可见的速度在顺时针转动着!而且从木窗到脑空,他们似乎可以感觉到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针顶端联系着,周围的空气也似乎有点扭曲变形,而那条玉质飞龙则在虚空之中遨游飞翔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此时的老爷子闭着双眼,满脸的舒服,甚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呻吟声。

  “哇,那条龙好像活的呢。”庄玉茹已经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忍住不喃喃自语道。

  而蒋玉纱更是早已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似乎对爷爷的病有了十足的信心一般,而看向秋宇翔目光中,也是异sè连连,不知在想着什么。

  “好了,老爷子,每三天我来施针一次,大概一个月左右便能痊愈了。”

  仅仅一分钟左右,五玉针还在独自转动着,秋宇翔却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左手混元扇在蒋老爷子头上轻轻一挥,五玉针便消失不见。

  “啊?这就完了?”蒋老爷子似乎还一脸的意犹未尽的模样。

  “去你的,你以为施针不花力气呀。”张老爷子疼惜的看着秋宇翔有点冒汗的脸,一口将蒋老爷子的话堵了回去。

  蒋老爷子也发现似乎自己的话有点问题,讪讪笑了笑。蒋天成更是对秋宇翔连连道谢。谁也看的出来,老爷子现在的脸sè明显比施针时红润了不少,说话中气似乎也很足,看来治疗的效果不错。

  “宇翔,那老爸的头痛?”蒋天成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着蒋叔叔那神sè,秋宇翔笑了笑,说道:“应该不会复发了,我一会再写一张方子。之前的药就不用继续喝了,以后用现在开的方子抓药。“

  “谢谢,谢谢。”蒋天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时除了道谢,他已经有点高兴的过头了。原本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连忙拿起了电话给大哥打起了电话。

  “我儿子是最的。”张晓霞看着被众人围着秋宇翔,满脸的骄傲。她拉着凌云慢慢向厨房走去,那里还有她之前特意打电话让蒋家人煲的汤,现在看来是端上来的时候了。

  蒋老爷子的第一次治疗并未花费秋宇翔多少jing力。初期的针疗主要为顺通病人脑部经脉,同时和药物配合,尽量增强经脉强度,尽量化解血瘀。整个治疗中最为关键的是去处血瘀中已经固化的部分,这个阶段只能在病人经脉强化、血脉畅通的情况下才能施展,不然将对病人脑部造成极大损伤。不过让他惊奇的就是天青,这位老爷子似乎从他施针的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启发,一身修为有突破的迹象。在秋宇翔施针完毕后便急急忙忙告辞,看来下一次看见这个老爷子,一身修为也应该步入化神境了。

  在蒋老爷子家里用过午饭后,下午无事,秋宇翔准备到古玩市场给妹妹生ri选一件礼物。

  人自身所带yin阳眼被封印后,魂魄会在一段时间内处于动荡状态,秋宇翔准备为她选择一个能够起到镇魂作用的玉符,以减除封印后带来的副作用。至于在古玩市场能否寻找到,他倒是没抱有太大希望。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不过他也已经联系孔方,在威逼利诱下让他送来一张相应的符咒以备用。

  送仙桥古玩市场是江北省最大的古玩聚集地。原先只是几户商家自发组织,后来规模越来越大,在整个华夏也颇有声誉。随后zhèngfu顺势斥资将其打造成一个古玩艺术中心,吸引了整个华夏乃至世界不少专家、学者和藏家的到来。古玩市场其实也就是一条长街,这里各家古玩店铺和露天摊位一家挨一家,古董古玩、玉石翡翠、珍珠玛瑙,红木雕刻、纯铜塑像,瓷器、邮票、旧时连环画等等应有尽有,商气之中不乏文气,端的让人眼花缭乱。虽然不是周末,但是这里的人气却依然很旺。带着学习、捡漏等等心态不一的人们在这里流连忘返,不时可见几个外国人大包小包的往外提着东西,看着买家和卖家都高兴异常的笑脸,到底是谁走眼了,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