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凶灵(1/2)

加入书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青山疗养院蒋笑天住处,一群人围坐在大厅里。此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蒋老爷子满脸铁青,对着正低着头默默不语的蒋天成问道,那压抑着怒火的语气,让一旁的几个小辈战战兢兢,其他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人,在老爷子怒火中烧的情况下,也闭上了嘴巴,一脸担忧地看着蒋天成。

  今天一大早,蒋天成便被jing察找上门来询问了一番。蒋老爷子在锦城的关系自然在之前就被告知了,原本就想叫儿子过来探寻一二,却不成想jing察动作如此迅速,虽说只是例行询问,但是这个消息在上层之间立马流传开来,张老爷子也得到了信息,连忙带着秋宇翔赶到了这里。一群人坐在大厅里,都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一脸沉默的蒋天成。

  蒋天成双眼有点发红,脸sè发青。昨晚他就得到了消息,知道案件和自己有了牵连,苦苦思考了一个晚上,还未有任何对策,却一大早被老爷子叫了过来。

  蒋天成抬起头,疲惫地揉了揉有点杂乱的头发,望着老爷子沙哑地说道:“爸,我想和宇翔单独谈谈。”

  一屋子人满脸惊讶,凌玉更是身子微不可查地抖了抖。听见儿子如此说,蒋天成和张忠诚对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地慎重,对着蒋天成点了点头。

  看着满脸苦恼的蒋天成,秋宇翔心中也不知该说什么。单独留下自己,看来蒋叔叔是遇见不能解释的事情了。

  “哎,宇翔,我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了,你相信借尸还魂吗?”蒋天成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口中艰难地说道。不过他显然也不是想听秋宇翔的回答,将这几年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蒋天成原配妻子叫袁芳,也就是蒋玉纱的亲身母亲,和他一路同甘共苦,创立的天成集团,可是没多久,便因为车祸去世。在妻子去世那段时间,如果不是还有女儿需要哺育,jing神近乎崩溃的他都曾经想过追随妻子而去。而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凌玉出现了。

  凌玉原本是蒋天成的秘书,和袁芳也是闺蜜。出事那天,凌玉也在车上,但是幸运的躲过一劫,只是受了重伤,昏迷了几乎一个月。之后因为蒋天成jing神不佳,那段时间都是凌玉在帮助他打理公司,而且对他也是关怀备至。蒋天成知道凌玉对自己有爱慕之情,但是因为袁芳的存在,两人都将这事闷在了心理。即使妻子去世后,蒋天成也没有打算接受凌玉。

  但是在慢慢接触中,蒋天成发现了一丝奇怪的地方。苏醒后的凌玉,给他感觉总带一点妻子的影子,甚至于连一些夫妻间不为他人所知的小习惯她也知道。在凌玉身上,他似乎觉得妻子并未离去。也许可以说是自欺欺人吧,在这种情况下,蒋天成慢慢接受了凌玉。虽说他也直言明确自己只是将她当成妻子的替代品,但是凌玉却大度的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考虑到女儿的原因,两人只是同居了。但是之后蒋天成却惊讶的发现凌玉的一言一行恍如真的妻子再生一般,这对于还未从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的他,无疑就像久旱逢甘霖,他完全沉迷进了这种感觉当中,甚至于不顾家人反对,与凌玉结了婚。婚后的生活尚算平稳,除了女儿对自己的误解外,一切和往常并无二样。

  但是就在两年前,蒋天成因为晚上陪生意上的伙伴酒喝得比较多,半夜醒来,却惊奇的发现妻子竟然不在身边。找遍整个别墅都无踪影,而她的外套、皮包和手机却留在了家里。就在他准备报jing的时候,妻子却回来了,穿着一身白sè的睡衣,表情木讷,就当一旁目瞪口呆的蒋天成不存在似的,直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那个情况,很梦游倒是有几分相似。

  第二天蒋天成侧面问过凌玉,她却是一脸迷惑的模样,似乎并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自那以后,蒋天成便留了一个心。他发现凌玉每隔几个月便会这样一次,后来蒋天成为怕她发生什么意外,悄悄跟在了后面。

  让他吃惊不已的是,凌玉出门没多久,脸sè突然变的狰狞起来,在夜幕之下,他看见她手指指甲诡异的变长,在夜风下闪着烁烁寒光。同时她的动作也不在那么机械,周身似乎被一团黑气所笼罩,对着城内一个方向便“飞”了过去。幸好蒋天成是开车出来的,勉强跟着凌玉到了一个住宅小区。之后他便看见了让他一生难忘的事情。

  那是一个独居的都市白领,面容他早已看不清,只有一具干瘪的尸体穿着睡衣倒在地上,凌玉正悬空站在一边,浑身被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着,一黑sè的丝线状东西连接着两人。地上的尸体微微抽搐着,仿佛有什么东西顺着丝线流入了凌玉身体一般。当黑sè丝线消散后,凌玉随之也消失在空气中。

  眼前发生的一幕已经让蒋天成恐惧不已,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却发现凌玉已经入睡。

  那一夜蒋天成并未入睡,想到身边躺着一个这样的人,他就有点害怕。但是看着白天若无其事的凌玉,那酷似妻子般温柔的关怀,让他犹豫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