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落魂(2/2)

加入书签

陋烂,勉强能遮住身体,脸上黑、红光晕不断闪烁,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想不到,本来只差最后一步了,却在一个小女孩身上功亏一篑。”神秘人自言自语地说着,不过语气对失败似乎并没有多少沮丧。

  “为了吸引jing方的注意力,在我暗示下塚离也暴露,被人消灭了,真是一桩赔钱买卖呀。”

  “主……主人,帮帮我。”凌玉此时已经半跪在了青石地板之上,浑身黑气涌动,挣扎着说道。

  神秘人尚未说话,却突然转过了身,那个狰狞的面具望着远方,似乎能将那厚实的石壁看穿一般。

  “嘿嘿,上次试验即是被你破坏,想不到这次也和你有关。守圣,这次让本君看看你成长到了何种程度。”神秘人低声喃喃说着,同时右手一挥。石壁上那个镶嵌着的黑sè圆石突然黑气大盛,猛然涌出一股黑气向着凌玉直shè而去。神秘人的身影也随着这一道黑气在虚空中消失无踪……

  秋宇翔三人在山间行走着,此时夜sè已经完全笼罩在了整个天空。夜空里零星的挂着几颗闪烁的星星,月亮却害羞似的躲进了云层之中。在昏暗的树林里,三人原本行进中的身影停了下来。

  “发现了吗?”葛苍生环顾四周,微皱着眉头问道。

  常寻芝点了点头:“我们似乎在原地打转。”

  三人都不是普通人,经过几次后,便发现了异常。他们是径直向着凌玉所在方向而去,可是却似乎总也绕不开这个圈。秋宇翔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惊异地转头看向了远处,葛苍生两人也同时将头看向了那个方向。三人对视了一眼,身影一动,原地顿时空无一物。

  几分钟后,一个略显猥琐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这人左右看了看,直径向着一个方向继续走了过去。秋宇翔眉头皱了皱,这人他认得,就是那个在金sè海洋时的阳哥,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虽说葛苍生两人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但并不影响三个一致决定跟着这个男人。

  张阳上次跟着胖子来过一次,他也留了个心,记下了路径。胖子出事时,他因为伤势并未完全好,正在养伤,反倒是逃过了一劫,可是也让他认识到了以前那股力量的好处。心中盘算很久,他决定亲自再次到朝圣之地,看看有没有可能恢复自己的能力。看着眼前那一圈一人的大树,张阳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幸好没有记错。”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树林里一抹黑,要凭借记忆找到正确的道路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也没再多想,回忆着当初进来时的线路,一头扎进了这片树林里。

  “进去吗?”

  三人的身影出现在这片树林前,望着这片似乎要捅破夜空的大树,常寻芝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谨慎地问道。

  葛苍生一路行来,一直不断计算着变换的方位,脸sè却是越发难看起来。听见常寻芝的问话,他还未回答,却听见树林里传来了一声恐怖的嘶喊声。没等他反应过来,常寻芝却是提着长剑,第一个冲了进去。秋宇翔和他对望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她走了进去。

  一步踏进树林,却仿佛时空转化一般,周围环境迅速变化,三人一下出现在一个空旷的林中空地,周围那些高大的树木围城了一圈,就像城墙一般。在空地中间,孤零零地立着一个白幡,幡上有个暗红sè的奇怪文字。而刚进来的张阳,此时却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右手抓着自己的脸庞,一大块鲜红的肌带着鲜血正被他自己使劲拉扯了下来,露出了白森森的脸骨和一排牙齿,而他的下半身,却以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腐烂着,森森白骨在夜sè中尤为恐怖。

  常寻芝看着眼前这个诡异的场景,差点没有呕吐出来。而葛苍生则是满脸jing惕的望着那个白幡,脸上yin晴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就在这时,空地中间那个白幡突然无风自动,没见有任何波动,葛苍生和常寻芝立时觉得脑袋一阵昏眩,身体涌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眼睛一黑便要倒下。

  秋宇翔在白幡一动时便发觉了不妙。因为在天眼中,明显可见葛苍生和常寻芝魂魄随着幡动一阵波动,三魂七魄中灵、慧两魄就要离体而出,他连忙上前一步,手中混元折扇突然涌现出一股金sè光芒,在扇子顶端凝聚成一股锋芒,恍如利剑一般,对着三人眼前的泥地便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断!”

  话音刚落,葛苍生和常寻芝便觉得耳边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声响,犹如暮鼓晨钟似的,一个激灵便回过神来,回想刚才短短时间里发生的一切,两人脸sè大变,常寻芝更是心中大惊,刚才秋宇翔简单的一招,却让她近乎于麻木。

  “灵气塑形,化神四转……”

  不过没等常寻芝从惊讶中回复过来,葛苍生却是一双眼睛死死盯着zhongyāng竖立的白幡,脸sèyin沉,嘴里蹦出了几个字:

  “落魂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