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阵变(1/2)

加入书签

  就在三人严阵以待的时候,空地上空气一阵波动,秋宇翔的身影在层层涟漪中凭空出现在了眼前。葛苍生和临慈都是第一次见识传说中灵犀咒,不免有点惊异,孔方早就体验过了守圣灵犀的奇异,此时他看着秋宇翔,脸sè越发凝重起来。

  秋宇翔的脸sè有点发青,连续两次使用灵犀咒,所耗费的灵气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同时,手中的灵光钵也在不安分的跳动着,如果不是自己分出了一半灵气以压制,说不得里面的黑气早就破钵而出了。

  “入坎离出!”葛苍生对着秋宇翔大吼一声。

  秋宇翔看了看正立在空地中的那十一面旗帜,没有丝毫犹豫,几个跨步便按照葛苍生的指示进入了阵内。将灵光钵放在三面红幡正中,立刻离开,脱出了阵势笼罩范围。当他刚一离开,灵光钵便在地上打起滚来。葛苍生见状,立马手里一杆小旗在空中横挥,口中念念有词:

  “生死易位,烈焰焚天,急!”

  随着他的话语,原本静立不动的旗帜突然狂舞起来,在空中发出猎猎声响。就在此时,灵光钵却发生了异常。

  灵光钵毫无借力的凭空飞到了半空中,当它和那三面红幡齐平时,却好像触碰到了一张无形的大网似的,再也不得存进,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同时钵体和空气不断摩擦着,发出阵阵火花,就在火花将要淹没整个钵体时,那雕刻在周身的八部众突然亮了起来!白光再次闪耀,在绚丽的光幕中,八部众的身形再次出现!

  不过此时的八部众却神sè有点狰狞,丝毫没有了佛教护法的那种庄严肃穆。火光与白光相互交织着,原本衣着绚丽的八部众,此时却急速变化着,衣服逐渐腐朽,脸sè越发惨白,环绕在身边的阵阵光晕一点点减少,甚至于在阵外的几人也能闻见一股腥臭味从阵中传了出来。

  “我靠,天人五衰!”孔方看着眼前的变化,惊讶地大叫起来。

  “看来灵光钵已经不能镇压了,黑气脱困的时候就看你了。”秋宇翔满脸凝重地看着阵内,语气沉重地说道。

  葛苍生点了点头,握着小旗的手也有点微微颤抖起来。

  火光和白光继续纠缠着,但是白光明显比之刚才暗淡了许多。十几秒后,白光几乎已看不见了。一阵猛烈的火光闪烁,漂浮在空中的灵光钵当的一声直至掉落在了地上。而一团黑气就像冲破牢笼的猛虎似的,轰的一声立刻扩散开来。

  “座守离,幡动化空!如律令!”

  三面红幡上的黑字突然亮了起来,红、青、白三sè火焰从三面幡旗中猛然冒了出来,对着其中的黑雾扑了过去!秋宇翔等人在火焰凭空而现的时,顿时感觉阵阵热浪扑面而来,其中蕴含着一股毁天灭地般的能量,让三人心中大讶,想不到看似普通的三面幡旗,竟然有如此威力!

  三道火焰交织辉映,组成了一张火网,将黑雾分割成了几块。此时的黑雾在不断挣扎着,阵阵怒吼声从阵中传出,震人心魄。

  “烈焰阵能够压制这东西吧。”孔方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也不知是被这火焰熏烤的还是心中焦急,满脸通红的。

  “三面幡旗是我jing心炼制的,用百年黑狗血书写上古符字,其中蕴含三昧火、空中火、石中火,三火并为一气,最能破邪驱魔,加上诛地印加持,威力更甚,应该没有问题。”葛苍生也是第一次施展烈焰阵,不过语气中还是充满了自豪和肯定。

  看着在火焰中不断翻滚着的黑雾,秋宇翔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安在蔓延。临慈也是一脸的担心,虽说他的修为在四人中不算最高,但是已快证得阿罗汉果位的他,对yin邪之气最为敏感,和秋宇翔一样,他心中也莫名地充斥着一股焦忧。

  三种火焰源源不断得从幡旗里涌出,旗面上那黑sè的字体颜sè渐渐暗淡起来。让孔方等人心安的是,黑气也在熊熊的烈火中不断萎缩,原本一平左右大小的黑气,现在却只有一个脑袋大小。

  和孔方的乐观不同,秋宇翔心中的那股不安越发的浓烈起来。看着阵内虽说体积逐渐缩小,但是原本略显单薄的颜sè现在也越发耀眼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团明亮黑球的秋宇翔,眼眸中一丝白sè光亮一闪而逝,虽说只是眨眼之间,但是在却没瞒过天眼。那丝白光就是之前出现的那块白玉,也是他怀中那玉环缺失的部分。此时的那块玉,比之在富丽小区看见时更加的脆弱,布满全身的犹如蛛丝般的裂痕却有扩大的迹象。脑中灵光一闪,秋宇翔想到了一种可能,脸sè立刻变得极其难看。

  “苍生,快停止阵势,放它出来!”

  秋宇翔啪的一声打开了混元扇,焦急地对着满脸不解的葛苍生喊道。

  “它在利用阵火淬炼封印玉盘!”

  葛苍生和孔方同时脸sè一变,前者更是连忙手中小旗挥舞就要撤阵,但是就在此时,一个低沉yin冷的声音却在天地间响起。

  “果然不亏是守圣,竟然被你看出了。区区烈焰阵,怎么可能困住本圣!不过,什么都迟了!哈哈哈!”

  话音刚落,一股巨大的力量犹如海啸一般以阵中为中心猛烈地扩散开来。首当其冲的三面红幡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应声断裂成了几段,外围的八旗帜也仅仅停顿了不足一秒变被抛飞出去。扑面而来的y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