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杀王(1/2)

加入书签

  “躲开啊!快躲开!”奥普歇斯底里的吼着,见华扬不为所动,情急下大骂:“疯了,你一定疯了。真那样真会死,我完了,我的实验也完了!一切都全完了!”

  “有些事情必须有人做,我也不想做,但没得选。人们需要一块圣地,它叫山泉谷。需要一个英雄,他叫华扬!”华扬嗅着浓重的血腥味,一身血脉燃烧,双腿用力往下一沓,身形腾空,手臂挥动,拳头擦空气燃成火团,像火把般砸在变异蚯蚓王ii口中冷白的牙齿上。

  直径三米嘴巴合实,一下把华扬吞进去,迅速缩小成一米五的直径,这世界上属于华扬的痕迹被抹消,随着时光推移,最终会尘封的像没存在过一样。

  莉安泪眼朦胧,口中轻声低喃:“你就是个傻瓜,是个白痴,是个死要面子的大蠢驴,怎么你就这么傻,你怎么能这么傻?”说着说着莉安泪如雨下。

  壮硕的华安没那么多言语,挺着壮硕的膛撒开脚往山下冲,一面跑一面从怀里拿出酒瓶,拧开盖往肚子里灌,喝吧!喝吧!喝醉后什么都不怕!

  血泊中张岩爬起来,扛起两袋鲜血淋漓的裤子,踩着滑腻血泊往前跑:“老伙计,小兄弟,老子给你们报仇。”

  段铭直接扣动扳机,羽箭呼啸命中变异蚯蚓王ii的头颅,缩小进化的变异蚯蚓王ii肌肤已经质变,锐利的箭shè头在黑耀石般的肌肤上,撞出火花四溢,箭矢弯曲变形掉落在地。变异蚯蚓王ii原本柔软滑腻的肌肤,现在坚硬若铁。

  “跑!娘的!都撒开脚丫子给老子跑!”寂静的战场上只剩下陆和平的咆哮,他红着眼珠着脖子,跳着脚大声的喊:“这怪物成jing了,全留下也拼不死它!跑吧!快跑啊!”最后两声吼破了音,听起来异常的悲凉。一贯稳重的陆和平面对如此巨变,惶恐不安中没了气度。

  就像往滚油里撒了勺冷水,原本平静而滚烫的油锅瞬间沸腾!幸存者们乱哄哄的像没头的苍蝇,嗡嗡嗡的乱飞,往谷口或者往深山,以变异蚯蚓王ii为中心离它越远越安全。

  四散的人群中,一道弱小的身影逆流而上,对变异蚯蚓王ii迈动坚定的步子,莉安双眼黑的发亮,一头长发无风而动,合十的双手周围空气剧烈波动,她在透支jing神力,夜sè中莉安的手心里一团闪耀的白芒如心脏般跳动着。

  “杀!”双眼赤红的华安冲到变异蚯蚓王ii身边,酒jing在血中燃烧,狂化里满是野xing,吞噬着华安为数不多的理xing,华安要在狂化中保持清醒,把战斗力发挥极限。

  嘭!嘭!两拳砸在变异蚯蚓王ii身上,声若金鸣,华安双拳鲜血淋漓,白森森的骨节露出来,战斗力相差太大,华安的攻击不能破防,双手倒被震伤。

  “哈!”华安发出一声不忿的怒吼,身形腾空一纵,双脚踹在变异蚯蚓王ii身上,蹦!蹦!同样的皮开绽,同样的鲜血淋漓。蝼蚁即使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在大象身上留下伤痕,最后受伤的依然是自己。

  莉安站在华安的身边,双手高举过头顶,黑暗的另一半是光明,恍若白昼的华光从莉安手心中冒出,对着变异蚯蚓王ii飞去,直接撞在变异蚯蚓王ii身躯上,轰鸣之后尘烟四起。变异蚯蚓王ii黑亮的皮肤不动如山,这种程度的攻击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给我去死!”张岩冲到变异蚯蚓王ii身躯另一侧,解开裤子上的腰带,被鲜血浸浴过的碱粉,如浆糊般成了褐sè,一块块的糊在变异蚯蚓王ii身上,就像黑sè轿车外壳上粘的泥块,顺着车漆往下滑。

  绝望的气息在战场内弥漫,惶恐的浮躁开始焦灼不安,莉安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张岩双眼里满是释然,狂化的华安怒发冲冠,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

  “你们走!我来断后!”双目坦然的陆和平拎着大砍刀站出来:“我是个老兵,你们只是百姓。保家卫国本就是我的使命!”说罢陆和平举起砍刀,冷然的看着变异蚯蚓王ii:“恨只恨我是个老兵,若是年轻,不弄死你,也要让你脱层皮。”

  这一刻头发雪白的陆和平身躯猛然挺拔健硕,就像山脉横在变异蚯蚓王ii身前,满脸皱纹都顶到额头上,满是老人斑的皮肤涌起cháo红,一双虎目神光外放,发散出霆渊的气势。

  “吼!吼吼!!”变异蚯蚓王ii张口发出连串吼叫,红sè的眼珠里全是仇恨,如果没有这帮人,它能平稳升到二阶,而后三具身外化身也能升到二阶,到时一口吞下就能一步登天升三阶,不会如现在这般,只进化到境界不稳的二阶。

  “来吧!”莉安站在陆和平身边:“没有生的勇气,但有死的野心。”

  “来吧!”张岩也站在陆和平身边:“几个月东躲xizàng,早腻烦。今ri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来吧!”段铭也站在陆和平身边:“小蚯蚓,老子不怕你!”

  “来吧!”“来吧!”陆南和陆正都挺着自己稚嫩的膛,双眼中没有丝毫畏惧。

  “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越来越多的幸存者不再落荒而逃,不再心神沮丧,挺起膛时找到迷路的尊严,就连大后方的潘叔都转动轮椅走过来,停在陆和平身边,他们神情坦然,他们目空一切,他们齐声大喊:“今ri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股jing气神在虚空中汇聚,气壮山河般冲向变异蚯蚓王ii。变异蚯蚓王ii被冲的往后倒退,血红眼珠中里闪过惊恐,当它看清眼前只是一群的战斗力不足5的蝼蚁后,血红眼珠里闪过凶狠,张口发出一声怒吼,身躯又弓起来。

  “来吧!”人们齐心协力再喊一声,彼此间感觉到心与心从未如此的近,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尊严卑微而惶恐的活着。死并不恐惧,恐惧的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满是行尸走的世界。既然没有了怕,也没有恐惧,面对死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