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愤怒的反攻(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昏迷的小姑娘幽幽的醒转,睁开那双大大的眼睛,就看到了另一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莉安一时间痴了,口中喃喃自语:“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要不然怎么会见到你!”敢爱敢恨的姑娘,从来都是勇气可嘉。

  莉安伸出双手捧着华扬的脸,而后重重的吻了下去,原本华扬还在挣扎,还在挣扎,最终却臣服在这两点的朱红下。在遍地战火硝烟的战场上,居然还有如此温情的一幕,一时间每个进化者的心都暖暖的。

  刚从飞艇里下来的冷悠然,一腔愤慨的带着人杀到一线,而后就看到了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本该被抓走的莉安居然还在这里,正搂着华扬在哪里啃呢!这一下让冷悠然酸气冲天,妒火中烧,直接走到华扬的身边,抬起脚给了华扬一脚。棒打鸳鸯后还粗劣着问:“亲好没有!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一时搞的华扬的大囧,就好似被捉奸在床般,面色血红,手脚无措。呆呆的就想往后退,莉安却瞪圆了眼睛,伸手拽住了华扬,愤愤不平的对着冷悠然喊:“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连我的梦都不放过!”说着拉着华扬,还要继续亲。

  “你妹!”冷悠然彻底暴怒了!从军用包里拿出一罐冷水,对着莉安兜头盖脸的浇了下去:“装傻充愣!还做梦……!”愤怒的女人不可理喻,她们什么都敢说,她们什么都敢做。

  凉水如同冰冷的现实,瞬息间浇醒了莉安的全部侥幸。冷白的脸上现实错愕,继而全都是尴尬。双颊顷刻间绯红起来,却又强自辩解:“亲了就亲了。又怎么了!又没少一块肉!”说完甩了甩头发,潇洒而去。

  愤怒的冷悠然一时间找不到发泄地方,重重的把手一挥:“杀!”吼完冲向进化兽群。没有了红眼睛的进化兽群,就是一盘散沙,甚至还有的陷入了内斗,都想成为红眼睛般的觉醒者。毕竟红眼睛的尸体只是没有了头颅,其他的地方还很健全,吞噬之后也是有机会成为觉醒者的。

  一时间之间山泉谷的进化者们全线反攻,压制黑潮不停的抽打。一只只的进化兽被击杀,爆破掉了脑袋。

  华扬神勇无比,心中有愧的男人总是超长发挥自己的战斗力,把周围的进化兽屠戮一空,随着天色逐渐亮了起来,天际上三艘飞艇迅捷的飞过来。成群结队的机械蟑螂从天空中往下跳。一阵阵的无人机俯冲呼啸,原本就如同散沙般的进化兽们被压的抬不起来头,对战的节奏被改写,新兵加入后更像是单边的屠杀。

  惊出一身冷汗的王光明,这一刻羞愧莫名,把仓央加本连同他的手下抓了起来。一个个全都吊在半空中,并且用兽筋捆绑,王光明还把他们的四肢都拉脱臼。而后给他们套上驯养进化兽时才用的项圈炸弹,见到万无一失后。留下两个排的进化者守住这帮混蛋,王光明又投入了战斗。

  从日出杀到日落,上千万的进化兽除了一部分逃逸之外,剩余的都死在进化者的屠刀下,盛怒之下的陆和平也通过智能光脑的检索,确认进化者联盟在龙首山的基地。老辣的陆和平没有抗议。直接拍动轨道炮发射键,一道乳白色的能量光流如同实质般劈开了龙首山,也轰碎山下面进化者联盟前线指挥所。

  拥有五省的山泉谷,亮出坚实的肌肉,还有锋利的獠牙。对着不怀好意的进化者联盟,重重的反击。两个超级大势力,终于走到了证明对抗的道路上。

  酒市外的战场正在被逐步打扫,进化兽一身是宝,脑袋中有髓石有脑浆,身上的肌肉可以食用,锋利的爪子与牙齿可以作为战略物资,至于厚实的皮囊更是不可多得,做飞艇的好材料。

  危机就是危险中的机遇,只要能击溃危险,那就能够独享胜利所带来的机遇。战场杀戮是让菜鸟最快成为杀戮机器的过程,不合格的都成为地面上的一杯黄土。

  华扬神情中带着些许的尴尬,拿得起放得下,敢爱敢恨的小姑娘,在戳破窗户纸后,也变得飞扬洒脱,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痴痴的望着华扬,遇到如同护食般的冷悠然,莉安毫不相让,甚至还有些针锋相对。

  冷悠然肯定是要捍卫自己的权益,三言两语,两个火爆十足的姑娘顷刻间厮打起来,拥有风系异能的冷悠然,是没有莉安女王的实力强大,一番的厮打之后,吃亏的总是她。

  华扬不知道如何应对,索性躲了起来,不管也不问了。进了审讯室望着被吊在半空上的半空中的仓央加本。

  羞愧难当的王光明,没少折磨他,试图从他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情报,而仓央加本昂然不屈,各种刑罚都用尽了,依然紧闭嘴巴就是不说,这一下倒是让王光明有些无可奈何。

  “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王光明气愤的把手中鞭子扔在地上,对着华扬说:“他的嘴太硬,我撬不开啊!”

  “他的嘴硬!他的菊花也硬吗?”华扬满肚子火气。站在仓央加本的身前,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用阴冷冷的声音说:“去外面的河里挑几条变异水蛭,然后塞进他的菊花里!敢动我的人,我让他生不如死!”

  原本还死硬的仓央加本,立刻眼睛圆瞪起来,惊恐的望着华扬:“卑鄙,士可杀不可辱!”

  “你的脑袋中全都是棒槌啊!”华扬嘴角里全都是邪恶:“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老老实实说,第二被爆菊后再说。”说着华扬伸手拍着仓央加本的脸:“这是个崩溃而无序的世界,怎么做都不过分,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我怎么做都可以。”

  满脸兴奋的王光明,推开了门,圆圆的铁桶里放着几条小臂粗的变异水蛭。病毒让地球上一切的生物都巨型化。根据不同的基因巨型化的个体也不相同。熬得过变异的体型巨大活了下来,熬不过变异全都被淘汰过了这个世界。

  华扬嘴角上的邪魅更加的浓郁:“你们一共有三十来人,你是铁骨铮铮的大英雄,你不说不证明别人也不说,等你熬过各种刑法后,我一定给你风光大葬。”

  华扬说着手掌顺着仓央加本的手臂往后摸。顺着脊背划到屁股上。手掌用力直接撕碎了仓央加本的裤子,伸手从铁桶中拿出黝黑的水蛭,冰冷的水蛭趴在仓央加本的肌肤上,原本细密的汗毛一根根的直立,黝黑色的肌肤上泛起了一点点的鸡皮疙瘩。

  站在仓央加本对面的王光明,还拿出摄像机来:“你一定不要招,我会把这段画面拍下来,给别人传阅。”

  华扬把水蛭丢开,同时阴森森的说:“等水蛭帮你拓宽渠道后。我会斩断你的四肢,然后把你卖到最低贱的妓院中,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粗狂!”华扬说着又恶趣的拍了拍仓央加本的屁股:“在这个世界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你不想活别人却要让你活着。”

  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水蛭盘旋即将入门的时候,仓央加本崩溃了,近乎哭嚎的喊:“你要问什么。你说。把那个鬼东西拿开,只要你能给我一个痛快。我什么都告诉你。”

  “姓名,籍贯,身高,学历,血性,职位!”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