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夜幕下的大坑(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夜色朦胧,风声呜咽,在平整的土地上,一辆辆的车队沿着公路缓缓的行驶,把一车车的建筑材料拉到道路两旁。健硕的力量型进化者,忙碌的好似硕鼠般,一袋袋的把水泥钢筋扛过去,开始在山体上修筑工事。

  一千五百万的敌人,击溃容易全歼难。而为了给山泉谷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同时为了打疼进化者联盟让他不敢轻启战端,参谋部制定了全歼计划,依托当地的山势,而后在山上修建永久攻势,就把原本空旷的山峦修建成了一个大大的口袋阵。

  而华扬要用割肉的惨烈,一步步的把敌人引诱到口袋阵里来,而后把他们全歼在这里。所以修建攻势的进度关乎于整个战局的走势。而为了避开天空上的卫星,这些攻势只能够晚上修,进度并不快。

  冷锋和冷凌带着莫察的少年团,忙着在山体上挖掘攻势,等着混泥土与钢筋把暗堡浇筑成型后,他们负责催生暗堡周围的植被,对暗堡加以伪装继而躲避过天空上卫星的侦测。

  莫察急躁的把植被催生出来后,望着冷锋与冷凌说:“知道吗?前方今天接火了!先是老狗单挑杀了一个,而后又是邹小强弄死了个玫瑰剑手,而后双方打在一起,死伤超过了两百万!”

  莫察说着攥紧了拳头:“我想上战场,去冲锋,去杀敌,哪怕和勇士们一样躺在战场上永别,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修建什么地堡。这样的东西换成谁都能修,为什么偏偏是我们。”

  冷锋和冷凌异口同声的说:“因为只有我们才能把这里百分百的复原,避让过天空上卫星的扫描。而且我们的身份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

  “是!”莫察气恼的无奈。点了点头,跟着冷家兄弟身后去下一个地方。正在气苦的时候,耳畔忽然听到冷家兄弟说:“别想着我们在修建地堡,我们是在修建陵墓,一个能够把全部十字军埋葬的陵墓。”

  “是!”莫察重重的点头,挥着手对他的小伙伴们喊:“大家加油啊!早一天修好。早一天给前线缓解压力。”

  浩瀚的星空下,华扬呆呆坐在那里,需要坚守四天,按照目前的牺牲人数,恐怕这次会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这里永眠。

  轰鸣的卡车上拉着痛哭流涕的进化者,他们都受了伤,或者成了残疾,随着军车一起回到大后方休整。

  热血的汉子不愿意离开这片战场,他们情愿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被拉到大后方去做伤兵。不理会汉子们的哀求,车轮滚滚,引擎轰鸣,拉着他们就回到了大后方。

  “是不是心里很不舒服?”已经有了赤子本心的张天师,抱着玉如意坐在华扬的身边:“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因为自己的指挥而死,所以你的心中塞满不忿与想不通?总觉得自己太过于弱小,所以你开始自责?”

  这个时候没必要在遮掩什么,因为张天师说的很对。华扬的心中就是有这样的念头,索性重重的把头一点:“是的!我现在心中就是有这样的念头。很不甘心也很自责。”

  “放开你的心胸,不要想那么多。在这个世界上有包袱的人都活不太久,而且在你的世界里已经做得不够好,不是因为你弱小,而是敌人太强大了!”张天师说着举起玉如意,指着对面的营盘说:“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我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你,对面的敌人久经训练,足足有一千四百万,想要一口吃下,很难!很难!”

  张天师虽然老但不糊涂。他能感觉到华扬的野心,战略相持后比拼的就是耐心,战略损耗后,彼此间要开始进行消耗,谁撑到最后谁才能笑的最好。而华扬的打算是依托人口庞然的基数,加上本土作战的优势,华扬耗得起也忍得住。但张天师却不想华扬这样做,毕竟人死了就不能复生,在这个糟糕的世界人类的数量很稀少!

  “我心中有数!”华扬看了眼张天师,顷刻间明白他的担忧是什么,缓缓的吸了吸鼻子,而后慢慢的说:“我们还有很多底牌没用有,相信我,我能带着大家一口掉他们。”

  底牌?张天师没缘由的又想到喷吐枪火的加特林,还有那呼啸飞逝的弹雨,张天师的身躯没缘由的颤抖,对的还有那么多的底牌没有用,也许真的能搞定这帮十字军。

  同样黝黑的夜色中,圆顶帐篷里约翰逊久久难眠,脑袋中就剩下华扬的呼喊:“不要问信徒们给了神邸什么,而是要问信奉的神邸给了教徒什么。如果什么都没给,又怎样让别人去信仰他,只知道索取而不回报的神,不值得信徒们去供奉,去信仰。”

  “只知道索取而不回报的神,不值得信徒们去供奉,去信仰。”好似一道闪电般打在约翰逊的脑海里,他开始反思,开始思索这句话里的逻辑陷阱,但是却没有找到。

  就在约翰逊浑浑噩噩夜不能寐的时候,营帐内忽然闪过一道华光,威严的教皇出现在营帐内,作为神邸在人间的代言人,教皇有着别人所不能比拟的威严。

  约翰逊立刻从床上窜起来,行了一个标准而刻板的骑士礼:“拜见教皇。”

  教皇微微点头,缓缓的挥了挥手中权杖:“今天的一切我都已经看到了,你做的不错,但还远远不够。我希望你明天能做的更好一些,一鼓作气消灭敌人。”

  “是!”约翰逊恭敬的点头,把一切的心事都藏在了心里,但是他却没有逃过教皇的眼睛,不善于隐藏心事的人,好似把一切都摆在了脸上。

  “怎么?你有心事?”教皇敏锐的感觉到约翰逊的异常:“是不是对明天没有信心?”

  “不是?”约翰逊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东征,就因为东方的土地上全都是异教徒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先让教士们来传递主的福音,如果他们不从。我们再进行远征。”

  “这……”教皇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愤怒,每个教皇都不喜欢能思考的教徒,完美的教徒都会紧跟教皇的脚步,教皇说什么,教徒就会信什么。这天上的太阳是方的,教徒们就会跟着说。这天上的太阳是方的。

  而现在教徒会思考的,会问为什么了,这不是一个好讯号。而且现在千万的军远离故土,教皇就是想裁撤约翰逊也有些鞭长莫及,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教皇立刻换上了慈祥与和蔼,好似带着满身的圣光对着约翰逊说:“我的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教廷往东方派遣了传教士。并且帮助他们修建了乐园,最终呢!”

  “卑鄙的异教徒,击杀了传教士,屠戮了神仆,而后带着乐园内一切的财富投靠了山泉谷。”说着教皇脸上闪过悲悯:“这是个没有信仰的国度,全部的土地上生存这一帮利益至上的异教徒,他们功利而没有底线,他们会为了短期的利益出卖自己的一切。良知、灵魂、甚至信仰。”

  东方的国度神秘而强大,自从十六世纪中叶走下神坛之后。就成为了另一番的样子。没有信仰的民族很可怕,没有底线利益至上的民族更可怕。

  约翰逊缓缓的点头,迷失的灵魂又回到主的怀抱。他愧疚的跪在地上,抱着床腿念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