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章瓮中捉鳖(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投降,或者死!”华扬的声音带着刻板,好似催命的符号般,在寂静的小山谷里回荡,呆若木鸡的十字军们,双眼都已经失去了焦距。

  如同输光赌本的赌徒,圣女早就没有了优雅与慈悲,伸手拽着拉尔夫,一声声的追问:“怎么办?怎么办?”

  神魂出窍的拉尔夫,脑袋里只剩下枪炮的轰鸣,眼前的一切都如噩梦般冰冷,望着失去冷静的圣女,拉尔夫也不知道做什么了!平日里他就是个跟随在教皇身后的骑团长,除了忠诚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说好听点叫忠诚,说难听点就是一个只会拍马屁的草包。拉尔夫面对如此的情况,一时间六神无主,反而低声的反问圣女:“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没用的废物!”圣女不淡定了,把不中看也不中用的拉尔夫抛到一边,而后开始联系教皇同时把希望寄托在冲击谷口的三百万预备队十字军的身上。

  一百二十辆集装箱卡车分成两个部分,七十辆对着山谷外面,五十辆对着山谷里面,在弹药充足人员齐备的情况下,他们就是旋转起来的绞肉机,不会让任何一个生命体冲破127毫米口径组成的火力网。

  三百万十字军是这一次东征最后的预备队,他们迈着整齐的步子,望着山谷口的卡车,还有卡车上近乎儿戏的机枪,让没吃过亏的十字军们,脸上全都是不屑,他们想不明白就这样闲散的几十辆车,怎么可能封堵住自己的战友?

  三百万十字军如同饿狼般加快速度,挥动手中的兵器对着前面冲击而去。封堵谷口的是陆正与陆南,小哥俩经过这一年的生长。都长到了一米八左右的身高。

  望着对面冲来的钢铁狂潮,冲动的陆正低声的问:“现在打吧!他们已经进入了射程,再不打他们就要攻击我们了?”

  陆南则冷静许多:“十字军抛掷手的攻击半径是一千米,把他们放进一千一百米后我们在开火,要记住我们这一次的作战目的。”

  “我懂!”陆正抢白说:“全歼敌人,多抓俘虏。把他们都留在东方。”

  “那还等什么!”望着十字军抛掷手已经扬起的手臂。陆南转动了六管加特林的枪口,口中发出一声的断喝:“打!”手指扣动扳机,弹雨形成犀利的金属风暴。

  七十辆卡车顶上,全部的枪械都开始鸣响,同时后面的五十辆卡车上又分过来四十辆配合着打,一时间呼啸的弹雨如同死神挽割的镰刀,瞬息间带走了一排排的生命。

  为了打这场会战,华扬准备上百亿颗127毫米的髓石子弹,127口径的各种枪械足足有十万支。如此形成的火力网,能够在瞬间把弹幕打成墙。进化者早就忘记了曾经的世界,还有那些能够要人性命的火器,结果被屠戮一空。

  三百万的十字军赖以生存的板甲,这一刻却如报纸般淡薄,被子弹轻易的撕穿。要了一个又一个人的性命。整齐的队列顷刻间炸开,被打的痉挛的十字军们,这一刻没有了武勇。只剩下本能,撒开脚往后面就跑啊!

  “追上去!抓俘虏!”陆正和陆南吆喝着发动卡车。第一次参战,以打酱油为主的小红帽,练兵多过于参战,这一刻也带着她的秘密部队出发了。

  轰鸣咆哮的进化犬,身上带着傀偶骑士,天空上飞行的雏鸟们。身上也带着同样的傀偶骑士,在十字军惊诧中追了过去。能驯养进化兽的不只有教廷。

  黄金马大浩和王光明配合娴熟,隆隆的大矿车上,壮硕的马大浩拎着粗重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是远洋货轮的船锚。被马大浩抡起来好似螺旋桨叶般碾压十字军,坐在矿车里的关营面沉如水,还不断的催促王光明把车再开快一点。

  他们两个与陆家兄弟负责扫尾,不让这三百万预备队有漏网之鱼,看似轻松的活计,想要全盘掌握有些困难,但他们就是喜欢迎难而上。

  机械蟑螂分出五十万随着卡车往前冲锋,两条腿的跑不过四个轮的,想反抗的全都被打成了碎肉。死亡的阴影开始在每个人的脑海间盘旋,不想死就要只剩下一个选择,抛开武器与尊严,双手高举跪在地上,成为了一个没有自由的俘虏。

  三百万的十字军被打死七十六万,余下的二百多万全都被俘虏,一个个忐忑的在枪口下发抖,这一刻他们忘记自己是强大无比的十字军。

  不光华扬得到了战报,就连圣女也知道预备队已经全军覆没,在这种情况下剩下的十字军就好似待宰的羔羊般,随时都可能被宰杀。

  疾病乱投医的圣女,忽然间想到了救命的稻草,拿出通讯器给刚刚离去的约翰逊请求通讯,一遍遍,一遍遍居然没有人接!

  受了伤的男人总是喜欢自己舔伤口,一路奔腾的约翰逊任由通讯器不停的呼叫,他就是不接,在心里默默的想,想在我面前炫耀你们的成功,不给你这个机会。

  求救无门的圣女,只能够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教皇的身上,希望他能够带着主的荣光解决眼前的困境。

  困局啊!困局!本以为自己掌握了全部的筹码,应该能够击溃敌人,却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是被困在这里。

  通过卫星教皇看到了如同地狱般的山谷,血海尸山啊!外面的十字军已经被抓俘虏,里面的又被困在了这里,教皇诧异而无语,本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枪械,为什么又焕发青春,而且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些枪械拥有致命性的威力。至少三阶满装髓石装备的十字军,正面无法与之抗衡。

  战争是最为原始的手段,当战略形成相持后,政治少不得要把双方拉到谈判桌前。

  三维投影立在通讯器上,原本六神无主的十字军们,顷刻间有了一些狂热。望着他们的教皇,望着信仰中主在人间的代言人,全部的十字军们眼中都燃起了狂热。

  教皇站在华扬的对面,仔细打量这个年轻到过分的家伙,就是他一步步的把远征军拉到了悬崖边,就是他挖了这么大个坑。把全部的人都困在了这里。

  习惯居高临下,高高在上的教皇,总是喜欢用咏叹调说话:“如果现在你放他们离去,可以赢得我私人的友谊,在你们都信奉了主的荣光后,我也可承诺进化者联盟永不踏足东方,让你们自给自足,否则我们不死不休!”

  华扬呆呆的望着教皇,这张脸不是第一次看到。上次看到时这张脸是狰狞的,现在听到教皇这样说,华扬一时间感觉特别的好笑。如果现在被困住的不是远征军,而是自己,那么将会遭受什么?肯定是锋利无比并且雪亮的屠刀。

  想到这里,华扬的嘴角上闪过一丝的笑容,用低沉的声音说:“相对于别人的承诺,我刚愿意相信自己打拼的未来。偏居一偶不是我的性格。既然你我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我为什么要给你留下情面。在阿尔卑斯山上洗干净脖子。等着我。”

  “很好!你已经触怒了进化者联盟,我会……”教皇的脸黑黑的,好似要发出无比邪恶的诅咒。

  而华扬没工夫听他废话,从腿侧拿出银亮的沙漠之鹰,直接瞄向了地面上的通讯器,华扬嚣张而跋扈的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