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坦诚的朋友(1/2)

加入书签

  想保护后场篮板球这个解释似乎说得通,但郭旭的脚伸的位置太准了。

  大家都在关注那个球会不会进,没人注意郭旭的动作,队内训练又没有视频回放,发生了这种事谁也没法定郭旭的罪。

  只有理查德森猜到了一点真相,他有些陌生的看着好友,欲言又止。

  在篮球场上存在一些不违反规则,但是做这事儿很掉份的举动。垫脚就是众所周知的一种,对手投篮时伸出脚去让人踩,比在对手面前背后大吼更加具有危险性和伤害性。和防不住了故意拉人不同,垫脚还不犯规,哪怕被裁判看到了也一样。

  前世高中时期打篮球,郭旭就踩到过别人的脚,足足修养了半个多月,期间走路一瘸一拐,因为那样才不疼。后来纠正走路姿势他又花了一些时间,受伤的那只脚不怎么能受力。

  扭过脚踝的郭旭,当然知道垫脚有可能伤到对手,也知道在球场上这么做不光彩,但他确实是故意的。

  这是一个数次针对他的校霸,一个经常叫他中国佬的混蛋,一个想把他踢出球队的竞争对手,郭旭不觉得自己需要和这种人讲仁义道德。他又不是蝙蝠侠,用得着和一个小丑客气吗?

  他因为生活环境所致,深懂得保护自己,打击对手。

  他率性而为,能分辨好坏,对待好人他可以温柔善良,对待敌人他可以心狠手辣。

  记忆里,前身被人挑衅欺负的时候总是什么也不说,像乌龟一样把头缩进保护壳内,他把这一切都自己消化了,某种程度上当成是一种动力。

  现在的郭旭变了。他没兴趣用言语回击,称对方为白皮猪之类,他更喜欢用行动解决问题,你可以骂我,侮辱我,从精神上打击我,我选择伤害你的。

  莱曼被送去医院检查,郭旭接下来又和克里夫斯对位了,他拼尽全力防守没什么卵用,被打爆的很难看。

  训练结束后,伊佐教练倒是没有批评郭旭,更没说明天不让他上场之类的话。哪怕他的投篮手感还没找回来,训练赛一个三分球都没投中,少了莱曼,队里就只剩郭旭一个替补控球后卫了,他不上就得让克里夫斯在1号位打满全场。

  下午球队放假,郭旭的垫脚产生了蝴蝶效应,理查德森约他单独出去逛,两人没有参加集体活动,线路也和队友们不同。

  听理查德森的建议,两人带着相机去了印第安纳州政府办公大楼参观。

  政府门前有着该州历史名人的雕像及历史事件的浮雕,大厅内侧摆放着希腊女神般的塑像以及多层的大理石柱,仿佛一处立体简约版的希腊宫殿。

  郭旭原以为这种地方会守卫森严,两人却毫无阻碍的走进了宫殿,硕大的建筑内非常安静,很难见到办公人员的身影,简直就像个不收门票的旅游景点。

  理查德森在一个有着华丽大门的办公室前探头探脑,引得一名女秘书走了出来,认真的问:你们找州长有事吗?

  郭旭有点懵,这该不会是妨碍公务被抓起来的节奏吧?那蝴蝶效应就太特么大了。

  理查德森却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