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殷学正初见天子(1/2)

加入书签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灯火通明,雄伟庄严的大殿两侧,却极不协调的各站着一列锦衣华服浓妆艳抹的美艳男子。◢随◢梦◢小◢说suingla

  一列十人,两列加起共二十人。每人手里都拿着件乐器。此时却并未弹奏吹响,而是齐齐的怔怔的看着突然闯进殿来的两人。

  两人,前面领路的是慈宁宫得用的小太监,后面跟着的是着正红锦衣官服的龙行卫当家人。

  前面的人常见,所以早见怪不怪。只后面跟着的人,真真的让人吃惊不小。

  殷学正沉着脸,目不斜视的在太监引领下,沿正中红毯一步一步向大殿正中走去。

  这是乾清宫的后殿正堂,殷学正一步一步行来,行至正中才在前引太监的示意下停住,然后稍稍抬起头来向上看去。

  一眼就看到了主座上的天子,他虽心里早有准备,还是忍不住的吃了一惊。

  只见身着明黄龙袍便服的少年天子,一手托腮,胳膊倚靠在宽厚的紫木扶手上,一手却向下,正不住的抚摸着斜靠在他胸前的,一个女装打扮妩媚至极的少年的粉嫩脸庞。

  而天子宝座另一边的下方,依着天子的脚边,同样跪伏着一个女子妆容的粉嫩少年,正一脸媚笑着一下一下的轻轻揉捏着天子的大腿。

  十分刺目的一个画面,唯一还能安慰人的,是天子俊朗的面容上,未看出有抹过脂粉的痕迹。

  否则殷学正真保不住要想吐了。

  深吸口气,殷学正努力调整了一下心态,在小太监的指示下俯身跪拜稽首。

  “臣龙行卫指挥使殷学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良久未听闻起身回音。

  却听到一声似女非女的娇笑声。

  “陛下,指挥使是多大的官啊,这么大胆,没有召见就自个儿跑到陛下的后殿来。”

  又是一声媚俗至极的笑声。

  “你傻啊,龙行卫都没听说过,这可是皇上的直属。”

  “傻的是你吧,要只听陛下的,怎么没召就跑了来。”

  “你……皇上,你听听他,都说的什么话。”

  媚着声娇声昵语的男声,听得跪在下面的殷学正头皮都发了麻。

  一声轻咳,随之传来的是有气无力慵懒至极的正常男声。

  “听到了吗,怎么没说一声就跑进来了?”

  原躬身立在一旁的小太监听闻,当即扑地一声跪倒在地稽首道:“皇上恕罪,这是太后娘娘的意思,让奴才直接把殷指挥使带过来,不必禀报。”

  殿内安静了片刻,连故作娇憨的昵喃媚语在一声惊呼后,又同时突地顿住。

  良久,才听上头才传来一声轻叹:“是吗,那就算了。”说着声音顿了顿,“那个,你是龙行卫的吗,叫什么来着?”

  殷学正一怔,半刻后才反应过来是在问他。

  “臣殷学正,现任龙行卫指挥使。”

  “字呢?”

  “臣无字。”

  上头一时沉默。

  突的又是几声似女非女的娇笑声传来,这一次似乎带着隐隐的嘲笑之意。

  慵懒的男声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突的嗤嗤笑出声来,一笑完就放开声道:“你们继续吧。”

  “是!”

  回应之声不只来至前方,同时还有大殿的两旁。

  齐声回应刚落,殷学正还没反应过来,殿内乐声轰然晌起。原一同跪在正中的引路小太监拜了一拜后就自行起身一声不响的退了下去。

  殷学正见此完全呆住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前方‘啪啪’两声细响,似乎是谁的屁股被轻拍了两下,随之又两声嘤咛的答应声,衣裙几不可闻的摆动声,再至细碎的脚步声,朝他走来。

  殷学正不敢抬头,却听辨得出,这是两个没什么武功根基的人,故作扭捏的步子。

  浓重的胭脂花粉香扑面而来,殷学正默然敛眉屏气,却突的听闻带着嘲弄的娇笑声,在两人走至跟前时,刻意地朝他嗤嗤出声。

  殷学正心头一凛,险些按捺不住,内力放开,这可是能让有云天门内力护体的柳双离都冷汗连连的内力,如若瞬间直接放开,威压之下,近旁的人不说死也必会半残。

  好在,在那一瞬间,他强压下了心中的不快,收敛住气息,反是极力的把原就低着的头压得更低了。

  但听嘲弄的娇笑声中,两人已迅速转至他身后三步之地,脚步一停,就着大殿四方齐声奏晌的乐曲,甩起长袖扭动腰肢,翩翩起舞。

  乐声悠然,舞姿细细听着步伐节奏感不错,应该也是能入目的。

  殷学正脸色铁青,没有吩咐他也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他知道这是天子故意的,显是不敢违太后之意,心下不平,就拿他这个垫背的来撒气。

  一曲终了,殷学正还是凌然跪拜在下方。

  几声细语,乐曲声戛然而止。

  好一阵的安静后,终于听闻慵懒的男声在上方响起:“起来吧。”

  殷学正谢恩站起身来。

  “你有什么事吗?”

  殷学正沉默了,抬眼望向宝座上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