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江南册子入京始末(1/2)

加入书签

  听殷学正的解说,柳双离才了解了这件事的大概始末。

  这事竟还牵扯了陈家的内宅斗争。

  陈家当今的主母,并非陈家大公子和二公子的生母,这点柳双离是早就知道的。

  因着陈大公子的成才,现在的陈夫人不想陈二公子再压自家儿子一头,所以,从小故意纵着陈二公子性情,把人有意养废了。

  等陈大人发现自家二儿子已无法收敛,无奈之下,只好在银钱上控制着这个儿子,不让他乱来。

  陈二公子从小大手惯了,银钱一被控制,自然很不习惯。就在这时,一直与他不亲的陈三公子找上了他。

  陈家三公子自小就被自家生母严加管束,虽作风正派,没有不学无术,可暗地里却很是羡慕自家二哥恣意的生活。

  他家二哥没有银钱,却是会玩,而他手中有母亲给的大把银子,去无路子不会玩。且被生母盯得紧,到手的银子也不敢随意去花,更不敢学别的纨绔子弟般往烟花柳巷里踏足半步。

  兄弟二人,各自受限又各自羡慕,正正好形成了互补,所以很快就在私下里达成了共识。

  表面上,陈三公子还是过着他正正经经,循规蹈矩的生活。

  背地里,却由他家二哥出面,暗里约着各色人物,各式的享乐游玩。

  当然,能与他们家搭上关系的公子哥儿,再是能玩会耍,陈二公子也不会约来与陈三公子同玩,免得从别家嘴里把这事儿捅到陈夫人耳中。

  再有,陈夫人安排在两位公子身边的眼线,也都会在每次去玩乐时,故意使唤开去。

  这些事儿,陈二公子粗枝大叶,总注意不到,几次都差点露馅。反是拿着银钱的陈三公子事事小心谨慎,数次在他的细心安排和及时提点下,险些露出的馅化才汲汲化解过来。也因此,几年下来,两人背地里的这般鬼混生活,竟在陈三公子的周密安排下被瞒得一丝不露。也因此,陈二公子极为看重自家这个三弟,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去年底龙行卫携机密册子被追杀至京郊,好巧不巧,就逃到了由陈二公子出面安排,实则却只是陈三公子来游玩的地方。

  那一处的庄园极偏又道路不畅,原是早些年某个贵人修建来隐世养生之所,贵人去世后,几经转手,这处庄园被某个商人以极低的价格购下。

  商人擅于养花,购下这处庄园后,见此山野起伏,一处山中在同一时间,常出现不同时令的气候,极适合不同花木的种植和繁衍。

  商人就在此处栽培下了各色花木,待花木长成后再运到京城销售。因常常能种出不同时令的花木,日子久了,此处地段不佳的庄园,也在京中博得了不小的名声。

  但到底因为位置不好,庄园名声虽有,来此游玩的人却极少。

  陈三公子是个爱花之人,听闻了此处名声,去年底就暗中让其二哥花银子租下了这一处庄园,租期足有一月之长。

  陈二公子不喜此处,却为让手握重银的自家三弟开心,还是办得极期周到用心。租下庄子后,不但雇人重新布置了一通这处庄园,还请来了不少名伶美妓。

  因着做这事时,打的都是陈二公子旗号,陈二公子又不喜来这里,而陈二公子和陈三公子长像相似,对外又故意隐瞒。不但请来的伶人妓子,就连此处庄园的管家仆佣一干人等,都以为来此赏玩的,只有陈二公子一人,并不知实际一直来玩的却是陈家的三公子。

  事情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开始了。

  待那一日,又一次来此游玩的陈三公子无竟撞见逃命至此的龙行卫,接收了龙行卫临终前交托的机密册子,又无声无息的离开后。

  不管是来此收捡人命的官府,暗中查探案情的田方两府人马,还是龙行卫的秘密探子,查问到的关键人物都只有陈二公子一人。

  听殷学正说来,龙行卫在探知机密册子有可能在陈二公子手中后,虽也秘密派人监控了陈府,但重点却是加派人手,布控了他们龙行卫在京中的几处秘密接头地点。

  因为携带册子逃至京郊的是暗龙卫,官府并不知晓此事其实与龙行卫有关。刑部对此也只是以江湖仇杀落了案。

  而依规定,暗龙卫如一时不便,要转托外人把信息传至京城,也只会起用京中某个秘密联络点。

  那些联络点,对外都与龙行卫无关,有些地点就连接收信息的最初之人,也不是龙行卫自己的人。

  死于京郊庄子的暗龙卫是暗龙卫中的甲字辈,知晓京中多处秘密联络点。

  殷学正不知他会把哪一处的联络地点告知转托的外人。

  所以那阵子,龙行卫的工作重点,一直是在监视陈二公子,看他会往哪处联系点。

  也是很是不巧,册子的事还没探出苗头,就碰上了先帝薨逝,京中所有娱乐场所都被迫关闭三月不得开业。

  龙行卫的秘密联络点,也随之减了七成。

  陈二公子一直没有探头,龙行卫的工作也没什么进展。

  另一方面,他们也探知,田方两家的人,寻了不少方式,接近了陈家这位二公子。

  而不明就里的陈二公子却很是自鸣得意,以为自己哪一处入了某位高人的眼,所以这么多人纷纷来巴结于他。

  也就在这时,陈二公子踏足了石砚街的宝来阁。

  那是一处是卖笔墨纸砚的地方,本是陈二公子这等人物决不会步入之所,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