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第一次(1/2)

加入书签

  自来皇城深宫中,皇上的寝宫都是防守的重中之重。

  所以,如果皇上要宠幸哪位后宫妃子美人,都是命人提前告之这位幸运儿,要她在自己的屋中准备好等着。天黑后,皇上自会摆驾到来,与这位幸运儿欢好一时,完事后,如果皇上有兴致或是想给幸运儿面子,就会在幸运儿的屋中过上一夜,第二日一早再走。否则,就是完事后即起驾走人,回皇上自个防守严密的老窝睡觉。

  按祖制,做为皇上批阅奉本招见外臣,再是休息的寝宫——乾清宫,是严禁后宫女子踏入一步的。就算是身为皇上母亲的太后,想要来乾清宫探望一下,也要事先告之一声,天子答应后再告之到来的时间,太后才能依时到来,且最多呆上一个时辰就得离去。

  即是老祖宗的规矩,就算是天子也不能违背。

  可天子也有懒怠不想出门,却又想有个美人来发泄的时候。

  那又怎么办呢?

  当然是上有祖规,下有对策了。

  既然不能让后宫女子踏入,那就不让她踏着入,背着进来就成。

  所以,如果哪日,皇上想庞幸后宫妃子,又懒得离开自己的老窝时。就会命人先行告之那位妃子,让她把自己收拾干净用被子裹好,再蒙上脸在床上等着。时间到了自会有两个太监过来,连着被子美人一起扛走,一路送到乾清宫天子的床上。

  除了天子的龙床,乾清宫的任何一物,受庞的幸运儿是不能看更不能碰的。完事后,受庞的人也不能有任何停留,必须立时再裹上被子蒙上脸,依样让太监背回去。

  即有这一做法,本就不愿踏足后宫的秦思扬,自是让太后把想要他过手的妃子这般送来。

  就算如此,秦思扬也不想让外人睡上他的床。所以,接到太后的懿旨后,他就命人把一直未动过的偏院正房给收拾了起来。

  今日天还没黑,秦思扬就叫散了伶人歌舞,然后闷坐了好半响,才自去洗漱更衣。

  来到偏院正房,看着新换上的黄花梨拔步床,纱账是银红色的,虽不是正红,却也很是喜庆。屋中四下也布置着极近正红色的烛台纱幔。

  秦思扬皱着眉头,四下看了一圈,很想撕毁掀翻这些喜庆的色彩。只是他再想,也不能,只能耐着性子,一忍再忍。

  酉正时分,殿外传来了喜庆的乐声,不是大婚才奏起的盛世齐鸣,却是太后特命人立于乾清宫,仿大婚时的齐声礼赞再之诵唱,最后奏起的清平乐曲。

  秦思扬闭眼半靠在床边等着,一刻钟后,乐曲声终于响到了这偏院,司仪大喊:吉时到,入洞房。

  鼓乐最后轰然一响,停下。

  秦思扬晃了晃脑袋,把还回响在他耳边的乐声甩掉,双眼依旧没有睁开。

  屋外院中,是礼官连声唱礼,伴着这些声晌,整齐的脚步声入了屋中,转过屏风来到了榻前。

  秦思扬这才睁眼起身,看着两个扮像喜庆的小太监,扛着个大红被褥小步上前,微行一礼,然后小心的把被褥置于榻上。

  卷得严实的被褥前,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还显稚嫩的脸上没有过多粉黛,却红得如熟透的樱桃。一双小眼偷偷望了过来,刚一触到人影,就立时乱了神情,收回了目光。

  秦思扬冷眼扫过这娇羞的小脑袋,挥挥手,让两个小太监退下。

  屋中再无他人,被褥中的小脑袋更显娇慌,稚嫩的脸上红得像要滴血。

  半晌却不见有任何动作,娇羞的脑袋不得不仰望过来。

  “皇上。”

  还是没有动作。

  “皇上!”

  立于榻的人影终于动了动,却还是没有走上前来。

  “皇上,妾身……”

  有些难耐的娇声高了不少,被褥也被扭动的动作弄得松动了不少。

  秦思扬终于走近榻前,伸手压向了被褥。

  “皇上,请帮妾身解开被子。”

  压在被上的大掌却没有动,却令扭动的身子动不得了。他冷漠的眼神上下扫了扫,沉声问道:“你是贵妃王氏?”

  娇羞的脑袋一时定住,本是红透的小脸,渐渐暗下。

  “臣妾正是新封的贵妃王冰玉。”

  “多大了?”

  “臣妾和皇上同年,上月刚满了十四。”

  秦思扬冷哼一声,压着被褥的大掌收回。

  “皇上,”见被子还是没有解开,王冰玉急了,扭动身子的动作加大了几倍,边扭边急道,“皇上,太后娘娘命臣妾今夜定要服侍好皇上,妾身这么着,实在无法服侍皇上啊。请皇上帮妾身解开这烦人被子,妾身被裹着半日了,实在难受。”

  “你这样裹着朕觉得挺好。”

  扭动的身子一松,又立时抖动起来:“可是妾身这样裹着,就无法服侍皇上了。”

  “朕不需要你的服侍。”

  “皇上——”

  秦思扬又冷冷扫了床上的人一眼,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他不想动床上的女人,一万分的不想动。

  他能猜到太后的心思,这么着急送女人到他的床上,无非就是想着尽快让这些女人怀上孩子,等生下一两个男孩,有了明正言顺的继承人,有了更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