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重选人侍寝(1/2)

加入书签

  丽妃在侍寝时大出血,太医看过后,言明几个月都下不了床,这事王太后再想隐下,宫里众人还是都知了个遍。加之贵妃的前事,各宫妃子美人虽不敢明言,却都对去乾清宫侍寝达成了默契,各显神通的纷纷选择了回避。就连方心怡的庶女儿玉美人,也因一次夜间在院里贪赏秋菊,穿少了衣服,不心着凉感冒了。

  “怎么,这天才刚转个秋,宫里人就都病倒了。哀家这是选了一堆病美人入宫?”慈宁宫中,王太后一脸铁青的怒斥道。

  “这也不能全怪了她们,”方心怡叹道,“前两个娘娘侍寝落下这个结果,皇上又这般态度,宫人谁知道了不心寒。”

  “心寒,”王太后冷哼,“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她们当入宫是享福来的,没个心理准备,参加什么选秀,这前程和名份谁不是费尽心机拿命博来的,当是天上掉下来的。”

  方心怡又是一叹,暗暗向一旁的高月明使了个眼色,后者随之上前一步低声道:“娘娘,宫里也并非全都病倒了。”

  王太后一愣:“怎么,这当儿还有身体健康没事的?”

  高月明低首:“是,还有一位娘娘至今很是安康。”

  “谁?”

  高月明迟疑了片刻,又看了方心怡一眼,在对方鼓励的眼神下,低声答道:“就是景阳宫的明婕妤。”

  王太后脸色一暗:“就是那个妖服啊?”

  高月明一时怔住,方心怡适时上前笑道:“到底也是正经选秀上来的,娘娘再不喜欢,她也是皇上后宫明正言顺的妃子,生下的孩子,也是正统所出。”

  王太后听言眉头挑起,想了一想,脸色才缓缓由暗转亮。

  方心怡说的,正是她最关心的一点,孩子,明正言顺的孩子,那才是紧紧重要的事。

  说到底经历了先帝夺位的战乱,现天下,无论是大家世族,官员臣子,还是普通百姓,都极在乎皇位的正统平稳。

  而上位之人的能力如何,反不在考虑之内。

  若有嫡出,不会择庶出。

  可惜,她在身为皇后时,是有生过皇子,可在三岁时就不幸夭折了,之后就再没生出过皇子。

  所以,先帝时,臣子才会这么在乎剩余的皇子,哪一个会被认做嫡出。

  可先帝先前的那些个皇子,在之后就一个接一个的出事。

  臣子因此,对她这个正宫娘娘多有微辞。

  那时身为皇后的她真真有苦不能言。

  她也想尽早认个皇子在膝下做嫡出啊,可先帝暗自不给,她也没法啊。

  那些个皇子一个接着一个出事,大多出自郑贵妃之手。她就算认下,也不会有个好的。

  而先帝那时明里无限宠着郑贵妃,给世人看到的是,他只想传位给郑贵妃所出的六皇子秦思飞。

  可身为先帝嫡妻的她,却极了解这个人的溥情无义,她那时比那个骄傲自满的郑贵妃看得明白极了。先帝从一开始,就没把六皇子定做继位之人,否则不会纵着郑贵妃无法无天,留下不少把柄在手,让天下人诟病;也不会故意把秦思飞养得懦弱无能,担不起一丁点儿事。

  那时的她看得很清楚,她这个寡情的结发丈夫,根本不想把好不容易夺来的宝座让给旁人,就算这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所以,那时根本不能有正统的继位之人,所以她也不会那时出头去认下个嫡子,自找麻烦。

  她想那时身为两贵妃之一的孙贵妃,应该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边隐着自己所出的七皇子,一边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在宫中的人脉透给她这个皇后,到最后自知病重无药可治时,更是把自己手中所有的钱财都尽数献给了她。为的就是到最后,她会认下自己的儿子为嫡出,好明正言顺继承大统。

  孙贵妃是个了不得的女人,这一点她看出来了,先帝更是看出来了。

  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过慧必折的老话,孙贵妃才会早早就病重过世。

  而她留下的这个儿子……

  王太后冷笑。

  想她,在郑贵妃倒台后,认下这个儿子为嫡出。又在他屡屡露头惹事后,还放任着他,是真有因为承了孙贵妃的恩惠,才手下留情的。

  否则,她早就下狠手除掉这个猜不透心思、难以掌控的皇子了。

  想来,也许连先帝都承有这个恩吧。

  所以,作为郑贵妃最强竟争对手的孙贵妃,她所出的这个七皇子,才能在郑贵妃的毒手中安然存活下来,并最终登上了皇位。

  这个孙贵妃,就连死后都还在保着她的儿子,真真了不得!

  可现在,王太后不想再手下留情了。

  现在,她只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让那些唠叨又自命清高的大臣无话可说。然后,这个多次逃过毒手的幸运儿,就可以下场了。

  但她不会让他一下就暴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