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等着事儿(1/2)

加入书签

  “皇上年不过十四,这般的年纪,有无后代本就非当勿之急,这点百姓看不清跟着闲言碎语,可朝堂中人谁会想不到,却要因此跟风引动朝堂动荡,那不是蠢的,就是别有用心。”等风远直终于缓过劲稍稍平息下来,韩齐海才出言解释道。

  “这又如何?”金宇南问道。

  韩齐海笑笑“风波我们引了,其后当然就是静观其变了。”

  另三人相互看看,心下皆是一凛,凌雪秀眉拧起“三公子就不怕变得过了控制不住,先帝留下的皇子可不只扬小子一人?”

  韩齐海冷然“除非太后也跟着变。”

  凌雪皱眉“太后为何不会变?”

  韩齐海轻笑“她变对她可不利,相反,保持现状才是对她最好的。”

  “她能扶持一个,就不能扶持另一个?”三人疑道。

  韩齐海摇头轻笑“你们可别忘了,先帝去后,今上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登上皇位,是因为今上是在先帝时就过到太后名下的嫡子,有先帝的圣御在先。嫡庶有别,这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虽然先帝不在,可太后还在,能认一个就不能认另一个?”

  “只凭百姓的一些闲言碎语,就行废帝之举?!”

  三人一愣,良久后不自觉的相继而笑,虽然风远直笑得很不由心。

  是啊,太后真要如此做,就是真把政事当成了儿戏。不说百官不会同意,真要如此,就是真把百姓的风言风语给官方坐实了,稍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如此行事。

  …………

  夜已深,风很大,雨淅沥。

  本是夜深人静之时,伴着风雨之声,三层的小楼上却是灯火通明,人流不断。

  这里是水螺街,京城有名的欢笑一条街,因为经营特殊,不在宵禁之例。

  三层小楼所在的院落名唤天香阁,只营妓子生意没有其他副业,与同样是经营妓坊的百花楼隔街对望,与千云阁相邻为伴。

  今夜虽然风雨声不断,但阁楼中女子的莺歌笑语,丝竹琴瑟之声还是清晰可闻。

  小楼三层西南角,较于楼中的其他地方寂寞非常。

  此时,西南角处灯光昏暗,最里的一间小屋面向楼道的窗户半开着,松动的窗格被夜风吹动嗖嗖作响。

  夜色中,伴着昏暗不明的灯火,一名红裙细腰衣着清凉的妖娆女子,沿着回廊自北款款走来。

  半开的窗户嗖嗖的响声显然惊动了她,红衣女子眯缝着眼向西南角望去,见半开的窗内并无灯光透出,心下疑惑,本想转身下楼的她,迟疑着往南接着走去。

  “花折妹子,天都暗了怎么也不点个灯亮亮屋子啊?”

  轻唤了几声,屋中不见人回应,红衣女子心下更是疑惑。

  三楼西南角上的屋子因为位置不好,平时很少接客,这几日倒是被花折的老相好给包下了。花折也因此连着两天夜里都宿在那屋里,今日更是一整天都不见着她人影出现,也不知跟那老相好在屋里腻成了怎样?

  红衣女子心下不平,大家都是一样的贱身,相貌相当,凭什么她能有相好的包着,不用日日在人前卖笑讨好。听说她那老相好还要为她赎身,然后再赁一个小院把她养在外边。她那相好虽也是个下人出身,可毕竟是大家里出来的一等侍从,身家不菲,养一两个外室根本不在话下。如此出了去,那就真的不用再日日小意讨好,卖笑为生,真正过上有人伺候的富家太太生活了。

  真真应了她的名儿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哎,这就是命啊,人各有命,想再多也无用。

  红衣女子想到这里,心中再不平,也只能忍着叹着,又向前两步轻唤了两声,见还是没有回应,不解中快步走上前去,探到半开的窗户处向屋里看去。

  没有灯光,屋中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红衣女子拧起眉头,向屋中又连叫几声,还是没有回应,她只能再走前一步敲响了屋门。

  依然没人理会,她用力推了推门,门吱的一声开了。

  红衣女子站在门前迟疑了一会,才迈步向屋内走去。

  一阵难闻的霉气自屋中飘出,红衣女子心下更是疑惑,掩住鼻子向里走了几步,在桌上寻到了油灯,又找来火折子点亮,然后提着油灯转向里屋看去。

  咣当一声,油灯跌落在地,随之一道刺耳的尖叫划破这一角的寂寞。

  等听闻尖叫声的人群急匆匆跑上来,却见一袭红衣前胸半开的女子满面惊恐的自屋中冲出,人群还未及出声寻问,屋中的漫起火光又一下把人惊到。

  有人疑惑的看向红衣女子,有人已反应过来,急步冲进屋中把漫起的火光扑灭。

  “那……那里……有……有人……”

  红衣女子惨白着脸,慌慌张张的指向屋里,却因惊恐过度,嘴只不断的一张一闭,怎么也说不清话来。

  领头的老鸨黑着张脸,见屋中火光终于被及时扑灭,没有蔓延开来,舒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