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番外二日常(1/2)

加入书签

  一、晒娃

  有了孩子之后,陆庭一直爱得很克制很小心翼翼,平日从不轻易在朋友圈晒孩子,直到几年之后陆泽锴有了儿子陆晔辰,苏黎有了儿子苏未,傅景云直接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分别取名叫傅以诺和傅以恒,陆庭才迸发出了旺盛的晒娃欲——毕竟所有人里,只有他一个人,生的是女儿!!!

  其他人虽然羡慕陆庭有女儿,但每次看到陆庭晒小习习的照片,都纷纷装出一副“有女儿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稀罕”的样子,只有陆泽锴,每次看到陆庭在朋友圈晒女儿都忍不住抓狂。于是为了刺激陆泽锴,陆庭每天定时定点上朋友圈晒女儿,偶尔陆泽锴忙起来没及时看朋友圈,他还特意打电话去提醒人家。

  弄得陆泽锴每个礼拜都要拉黑陆庭无数次。

  温眠对陆庭偶尔表现出的幼稚行径已经见怪不怪,只是每次见到陆泽锴,还是忍不住觉得抱歉。好在陆泽锴虽然对陆庭很有意见,但并不迁怒温眠,而且待小习习更是胜过待自己的亲儿子,所以久而久之,温眠便也习惯了陆庭跟陆泽锴之间的“相爱相杀”。

  直到陆泽锴的太太再次怀孕,这样的局面才被打破。

  自从得知自己的太太怀了二胎,陆泽锴便一直很紧张,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太太,另外一方面是担心这一胎又是一个儿子。

  在这样的情绪困扰下,不止陆庭常常遭到陆泽锴的电话骚扰,连温眠都在半夜里接到了好几次陆泽锴打来的电话。一次是问孕期某个症状是不是预示自己的太太怀的是女儿,一次是询问怎么通过肚型看男女,还有一次更是夸张到直接询问胎梦。

  温眠不解地问陆庭:“你们陆家的人为什么都对生女儿这么有执念了?”

  “大概是遗传?”陆庭想了想,“我爸妈就一直想要女儿,尤其是我妈,这些年一直很羡慕别人有女儿。结果天不遂人愿,先是生了我大哥,后来又生了一个我。我记得小的时候,每次妈妈送我跟陆泽锴去幼儿园,都会看着班上那些扎小辫子穿小裙子的姑娘流口水。”

  温眠好奇地问道:“如果我们第一胎不是女儿的话,你预备怎么办呢?”

  陆庭微微一笑:“没事,就算第一胎不是女儿,第二胎也肯定是;就算第二胎不是,总有一胎会是女儿的。”

  温眠:“……”

  有些事情真是命中注定,比如,陆庭想要女儿,便真的生了女儿;比如陆泽锴想要女儿,却……死活要不上。

  再次得了一个儿子的陆泽锴不仅完全没有任何喜悦之情,甚至丧心病狂地想要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陆招妹”。后来被陆爸爸大骂了一顿,才勉为其难的给小儿子改了个名字叫陆晔林。

  温眠倒是很喜欢陆晔辰跟陆晔林兄弟俩,一方面是因为这两兄弟都遗传了爸爸的优良基因,看起来就跟翻版的陆泽锴一样,再加上陆泽锴跟陆庭也很相像,所以每次看到这两个小家伙,温眠就忍不住会想象陆庭小时候的样子;另外一方面大抵是自己有了女儿,所以就会想要一个儿子,这种心情就跟陆泽锴有了儿子就希望有个女儿一样。

  陆泽锴曾不止一次怂恿温眠拿小习习来换陆晔林或者陆晔辰,被陆庭识破之后,就改变了策略。每到周末便把陆晔辰跟陆晔林这兄弟俩送到温眠这里,然后再拿各种糖果饼干哄了陆习习出去玩。以至于陆庭每到周末便如临大敌,生怕自己一错眼,女儿就被怪蜀黎拐走。

  后来陆庭觉得光防备陆泽锴是不够的,得从小培养自己女儿的防狼意识,于是便开始不厌其烦地向自己的女儿灌输跟男生单独出门的弊端跟坏处。

  这天陆泽锴又带着洋娃娃过来哄陆习习出门,陆庭为了检验教学成果,忍耐着没有上前劝阻,而是竖着耳朵在一旁偷听。

  陆泽锴:“习习,你上次不是说想去动物园玩么,大伯今天碰巧有时间,你要不要跟大伯一起去啊?”

  陆习习看了眼爸爸,再看了眼大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大伯,动物园还是你自己去吧!我觉得跟你出趟门实在是太累了。”

  陆泽锴不解:“你都没跟我去过动物园,怎么会知道很累了?而且你要是真的觉得累的话,大伯可以背你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