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母子相见难相亲前门驱虎后有狼(1/2)

加入书签

  话说阿康一路,神思恍惚,跟着丐帮弟子来到先前寄放马车的山农家,全由得该弟子去和人家交涉。草草吃了晚饭,便回到山农老夫妻安排的房内,和衣躺下。全不知这对淳朴的老夫妻为招待来客,特意把为远行在外的儿子留着的腊肉、咸蛋都拿出来加菜,连被褥也是洗晒好后未曾用过的。真是白白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意。丐帮弟子过意不去,略略把阿康为何上少林寺的事说给二老。两位老人甚是同情,更是怜惜阿康孤儿寡母不容易。

  阿康辗转反侧,想念儿子,无法入眠。二更天刚过,忽闻外面似有说话声传来。过了一会儿,听到房主老妈妈喊门,说是有少林僧人送信。阿康一听,一骨碌爬起身来,拉开房门,未整仪容便跑了出来。眼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和尚,正立在院门口相候,见阿康出来,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女施主好。玄苦师叔祖要小僧送信给女施主,还要小僧告知女施主一声,小僧出生不久就到了寺里,一直是在寺内长大的,请女施主放心小师叔。师叔祖说,女施主看不到这封信,是万不能睡的。小僧愚鲁,走岔了路,害女施主不得眠,实是罪过。”阿康道过谢,忙接过信,一读之下,不禁大为感叹,这少林寺数百年的名声当真不容小觑。玄苦信中讲,为了使得乐儿尽快接受寺中生活,在孩子适应寺中作息之前,不欲其与母亲见面;并简单说了寺中作息,且特为教养乐儿,玄苦已得方丈首肯,可自行调整作息。信中言明乐儿要在何时起床、何时晨练、何时用早饭、何时上早课、何时午睡、何时学经、何时练武、休息时可去哪里活动云云。想来玄苦此信之意,自是教阿康安心。阿康看后心想,这少林寺管理制度的科学性、严谨性快赶上军校了,还有机动灵活处理机制,真是了不得,莫怪乎代代都有高手传法护寺。而且少林寺武林泰斗的地位,也决不是几个武功高强的和尚就凭空决定的,这和现代企业经营一样,制度致胜啊!

  一番感慨过后,阿康方想起还把个小和尚晾在这里呢,忙再次致谢。小和尚说,玄苦嘱咐,若是阿康不放心,可在此多留几日,自己每日上完午课,会过来送信。阿康见这小和尚虽然其貌不扬,看着倒是端正老实,拜托他日后多多看顾乐儿一些。

  在此盘恒了三五日,得知乐儿一切安好,阿康便上路返回洛阳。一路上净想着要准备些什么,下次来看乐儿时好带给他,想着也该给老和尚、小和尚备份礼,谢谢人家劳心劳力的帮自己教育、看顾孩子。阿康不禁叹气,自己平常,人情应酬,向来很是得体,此次竟像是呆了,竟连小和尚的名字都没问。丐帮弟子听阿康在车内连连叹气,问起缘由,听后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那个虚竹小师父也是个呆呆的实诚人,不会怪你的。”

  阿康一听“虚竹”两字,激动得傻了一阵,头回觉得自己也有命好、事半功倍的时候,生怕自己听错了,忙问这法号是哪两个字,倒把丐帮子弟给问住了,连说不曾问起。阿康听了,一时患得患失。

  黄昏时分,阿康终于赶回温家酒肆。往日这会儿正是酒肆开始热闹的时候,今日不但冷冷清清,连铺门都掩了一半。阿康见状觉得不妥,不待丐帮子弟过来,便自跳下马车、奔向酒肆。丐帮弟子见状,也一同跟了进去,却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店堂中,衣着富贵,正是王鹏举。旁边立着个管家打扮的、四十多岁,也是洛阳城有名的难缠人物,“油嘴铁算盘”牟伯发,人称“毛不拔”。店主温老爹站在地当间直搓手,看神情很是为难。马大元派来的这个丐帮弟子,是这洛阳城的老人儿,平时也不是行乞的,而是府衙里干了几十年的老书吏。武功不高,但江湖经验丰富,眼光老到,别说这洛阳城,即便是附近三州五县的,都有买他老人家面子的。有这么个人护送阿康母子,图的就是个稳妥。阿康一近门口,看这么个情形,心中犹疑是否该就这么进去,是以放缓脚步。这王鹏举主仆背对这大门,温老爹侧身对着门,但显是心烦意乱,也没瞧见阿康二人。老书吏见这个架势,也不声不响跟在阿康身后一站,先看看这是怎么档子事再说。

  就听那“毛不拔”的鸭嗓子不阴不阳的说道,“温老头,你别给脸不要脸,莫说你女儿不过是个寡妇,就是这洛阳城里的大家闺秀,哪一个不以能被我家老爷看上为福气?就凭我家老爷,肯娶她做我家第七房姨太太,那是你们全家的造化,你还敢推三阻四,唧唧歪歪的,你还想不想在这洛阳城里混了?”

  温老头本来就是老实人,这老实人通常嘴笨,这一气一急,竟只会激赤白脸的说,“不是!不是!这不行!”

  王鹏举看看牟管家下马威也使得差不多了,这才端起茶碗,吹吹茶叶,慢条斯理的说,“牟管家,话别说的这么不客气。温老爹,我是见你女儿聪明持家,真心喜欢她,这才上门提亲的。我们王家,家大业大,就是子嗣单薄。你不敢应承,也无非就是怕你女儿是嫁过人的,又拖着个孩子,怕我家人难容他。我跟你交个底,我已拿你女儿的八字去算过,算命先生说她是个能生养的,我自不怕家里长辈反对。至于孩子,一起带过来就是,我王家还会少他一口吃的么?我王鹏举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说一不二的人物,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待到温氏过门,我定当把那孩子视如己出。温老爹若还是执意不从,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温老爹听他这一番强词夺理,更是气得满脸通红。阿康听到这也明白了,是自己给老人家招气受了。心里虽也恨得咬牙,当下还是扬声一笑,走了进来,“我当是谁,晴天白日的,让我家做不成生意?却是王老爷大驾,真是贵客临门呀。爹爹还不快去和妈妈拾掇几个小菜,给王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