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解语无多言(1/2)

加入书签

  韩家人是想隐退的,可是这同萧远山没关系。萧远山本就是胡人,萧又是胡人里的大姓。所以限制韩家人政治前途的因素,在萧远山这里是不存在的。于是韩闻牖看着自己这得意弟子功成名就,老怀甚慰。把年轻人扶上马,再送一程。萧远山通过韩家,结识了不少名家、高手;韩家也通过萧远山,继续实现着他们天下大同、罢兵止戈的梦想。后来萧远山夫妻突然失踪,韩家人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事发五个多月了。此时再去追查,线索到了雁门关外的石壁那里就全断了。

  转眼三十年后,萧峰成了南院大王。韩家人收到风声,这人长得和萧远山实在太像了。为了探求真相,韩闻牖让孙子韩展陶去试探一下。韩展陶自小受家里那种文人世家的影响不深,加上大宋的繁华听的太多,很早便离家游历去了。幸好他另有一番际遇,武功倒是比他那几位长辈好上不少,为人也豁达开朗,喜交朋友。这样的人,和萧峰很容易结交上,尽管萧峰已然是南院大王了。

  两个人都好酒、好交朋友。喝得开心了,拳脚上过几招,两人都大为高兴。萧峰是离了宋地就难得碰到个能陪他过上几招的,何况这位韩兄弟为人坦荡、见解不俗、阅历颇丰、不拘泥于招式、机智灵活,更难得的是这位汉人兄弟听过他的事,却没有嫌弃他,依然愿意与他结交!韩展陶是平生从未见武功如此高超的,觉得大开眼界,对萧峰很是钦佩。

  韩展陶回家和他爷爷一说,老头沉思片刻,一捋胡子:不对。韩展陶奇了,问道:“萧兄弟用的都是汉人的功夫,您又说他长得和萧伯伯一样,怎么不对了?”

  “是汉人的功夫不错。可是你想想,这些招式多是宋地的武人,人人皆会的东西。偏偏远山独有的功夫,他一点都没使出来……他绝对不是远山教出来的。”

  老爷子疑心病一上来,决定不能打草惊蛇,再看看。这个试探一试就试了一个多月,直到萧远山都找上他们了,这边还没试准呢!

  再说萧远山。这么多年他竟顾着跟那帮南朝武人较劲,还得时不时地再去看看儿子,压根儿没想起来和辽地的故人联络。萧峰出事之后,再听康丫头提起,丐帮副帮主马大元跑到辽地查过他,甚至还特意提到他在大辽的地位、权利。渐渐的,萧远山觉出不对味儿了。当年他的行程,知道的,只有少数几个,都是辽人。难道,这阴谋是源于大辽内部的?那目的是……这么些年被磨折的早不在正常思路上的萧远山,终于想到了阴谋论上去了。

  在宋地一番无所获之后,萧远山悄悄潜返辽地。结果一来就听说了新任南院大王萧峰的名头。本想和儿子好好叙一叙的萧远山,还没进门呢,就发现至少有两拨人马在监视着南王府。一支神出鬼没把萧远山这样的高手都甩开了,另一支竟然是宫里派出来的!萧远山直到这时才看明白:这水也太浑了!

  南王府是不想进了。回想下来,此时只有韩家的人,萧远山还敢信他。于是,萧远山找到了韩闻牖。

  从此,萧远山在暗处,往来于辽宋查访;萧峰于明处,探查辽地诸方势力意欲何为;韩展陶便担起了替萧峰传递消息的信使之职。

  萧峰看过父亲来信,心中不禁疑虑重重。韩展陶也不打听,由他自去想。灯花爆开,萧峰才回过神了,已让韩展陶久候多时了。萧峰连忙致歉,“韩兄弟,抱歉。让你受累了。”

  “哎,你我兄弟,说这些做什么?你可有回信要我帮你带回去?”韩展陶自来熟的拿着萧峰的酒囊,靠在铺上饮酒。抹了一把嘴,满不在乎的问着。

  “是有信要带给家父。”萧峰说着,拿出两个信封。

  “嗯,已经写好啦。”韩展陶一边接过,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不成想这一句话,倒是让萧峰老脸一红。“哎?这燕北山是什么人呐?”

  “烦劳韩兄弟想将这封信送给家父。若家父同意了信中所说之事,再劳烦你把这封信送给燕大哥。燕大哥说起过他住在辽宋边境、近西夏之处一座村子,名唤者来寨。燕大哥经常跑生意不在家,交由他义父康先生代为收下亦可。”萧峰三十多年来没干过什么心虚的事,偏偏今日是越说越脸红。

  “嗯?”韩展陶本来是想问怎么这么周折,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结果刚出了个声,就见萧峰脸上似乎又红了一层,耳朵都发紫了。韩展陶想着,这两家跑,不是提亲吧?一下没忍住,又“嘿嘿”了两声。这下萧峰局促立显,眼神也有些慌乱了。

  “得了,不能再逗他了。过会儿别走火入魔了。”韩展陶心说道。赶紧应了下来,把信装好,韩展陶连夜辞行南去。

  韩展陶去后,萧峰趟那儿睡不着了。自问今日听了阿康这番说话,我才送信去问爹爹。如此……不至于唐突吧?她……是这个意思吧。我应该是没想错……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