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心阔无遮(2/2)

加入书签

,又是心疼、又是自责,毕竟这也还是个孩子啊。知他心结太深,旁人一时也难以开解,阿康只好多给孩子们准备些瓜果、让侍女们隔三差五煮点绿豆汤。

  萧峰有幸也得着了一份瓜果甜水。大热天里,忙活的一头汗,看着白瓷盘子里如玛瑙般的葡萄、黄澄澄的梨子,散发着清香,上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子;要么是洁白的碗里盛着凉好了的碧绿色的甜汤,让人看着就从心里透着凉快、舒爽。

  皇帝哥哥交给萧峰的差事并不那么好干。看着威风,想捞好处也不是没机会。但问题时萧峰不是那样的人。这等声势的大会,不仅契丹各部都遣了资深年长的贵族过来,周边的各附属国、邻邦,都有使者来觐见。除了表达一下对辽帝的忠心,也都不免打探、观望之意。特别是当今辽帝新提拔上来的这个南院大王,大家都想见识一下是个怎样的人物。也可以从中探出辽帝对内政和邦交有什么心思、起点什么变化没。

  于是来和萧峰打交道的来人里精彩纷呈了。阿谀奉承、曲意讨好以求私利的有,装疯卖傻、伺机打探的有,傲慢狂妄、言喻相激的也有……世间百态,萧峰这几天净见着新鲜的了。还都有个共同点,不能得罪大发了。虽然皇帝哥哥一句话:看谁不爽,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朕给你撑腰!可是书记官也在私下里跟他讲,这里面的各种关系、丝丝牵连、环环相扣,一个处理不当,遭殃的还是黎民百姓。结果堂堂一个豪爽汉子,还得耐着性子和这帮烦人的周旋。

  就在萧峰头疼的时候,宫里的萧太后也在愁呢。她也是在愁孩子的教育问题。这儿子这么大岁数是已经彻底定了性了,没得改。一天天的就知道玩,还不能打不能骂。还是好好收拾重孙子吧。之前把孩子托付给萧峰虽说是为了避祸,可是也抱有一丝奢望,想看看换个环境,离开妇人的宠溺呵护,孩子会不会有些长进。谁知这萧峰竟是远远不如他父亲,只会把孩子扔到兵营里。虽说孩子看着身子骨是好了些,可这学识、品行还不都掉下去啦?之前探子回说,他出身草莽,哀家还是对他寄予厚望。可惜,终是不堪大用啊。将来又如何能辅佐我的小阿果呢?如今之计,还是要找一个能安稳社稷的能臣才是……萧峰如今势头正劲,不知当年教得远山文韬武略的韩闻牖现今如何了?

  太后唤人叫来手下探子,“去找前朝大臣韩闻牖。如果他不在了,看看他有什么传人,带来见我。”

  十五天之后,韩家,书房。

  “祖父,您当真要随那人去见太后?”韩展陶不忍心祖父如此高龄,还要去经受朝堂上的云谲波诡、血雨腥风。

  韩闻牖一边整理案头、架上的书籍,一边笑的从容淡定。

  “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老夫这把年纪,以别无他求,但愿无愧于心。能从心所欲,便极好了。”说完,老人转身,抚了抚墙上的一幅画。这幅画的是人物,那人三十几岁,状貌雄伟,跃马扬鞭,意气风发,英姿不凡。

  “展陶,你可知这画上是何人?”老人笑眯眯的问道。

  “后唐皇帝。”韩展陶很想偷偷擦汗,韩家子弟每个都是听这故事长大的,今天这是又要再听一遍啦?

  “嗯,这幅画,是我高祖画的。当年高祖来辽地,却也不曾忘记教导我们韩家人,要牢记自己是汉人,更要牢记当年对晋王,也就是后来的后唐皇帝的誓言:力保契丹不南侵。如今我已是风烛残年,韩家,要靠你们这些后辈去继承、去光大门楣。萧太后寻我,为的是教导皇孙。如果老夫能在有生之年,教出一个重民生的好皇帝,便可再保辽宋二十年的安定。若能如此,便是舍了这把老骨头,我又何惧之有!”

  第二天,老爷子骑了头大青驴,驴背上还背了满满的两大麻袋的书,嘚儿哒嘚儿哒的便上路了。他事先嘱咐,儿孙们都别出来送行,连小书僮都没带。反正萧太后派了人来嘛,我们汉人请先生,姿态总要放低一点的。就劳烦这位大人先伺候着吧。

  老爷子说不让送行,可没说不让跟着。我是去送信,顺道而已。韩展陶理由充分的偷摸跟着老爷子,也到了上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