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坦荡多义(1/2)

加入书签

  韩展陶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他不像他们韩家其他人那样爱研究史政民生,他的本事都使在“歪处”了。他交朋友的本事就相当了得,三教九流都有,不仅朋友很多,而且都很靠得住,这就相当难得。当他的朋友,好处实在是不少。比如,萧峰托他捎信给燕北山。燕北山是多难找的人啊!韩展陶觉得,不管萧世伯那边什么意见、那封信到底要不要送,萧兄弟的朋友就是朋友,咱可以先托人打听着。这边韩展陶刚见到萧远山,那边燕北山就已经找着了。因为韩展陶有个朋友,是个爱玩鸽子的阔少,人送外号“鸽王”。为了帮他驯鸽子,韩展陶在他游历过的各地托朋友帮忙。鸽子们没事就这家飞、那家蹿的,哥儿几个没事儿就捎信玩。这边萧远山对韩展陶一番交代,那边就和燕北山约好了在宋地碰头的时辰和地方。韩展陶、燕北山一见面,自来熟。因为韩展陶的祖父韩闻牖和燕北山的义父康克己当年是同朝为官的,韩、康两家的祖上自辽太祖的时候就是同袍,当年建辽都城的,就是韩家的先祖韩延徽和康家的先人康默记。哥俩儿把萧老爷子交代的事儿办妥,燕北山还得继续跑生意,韩展陶就先回来给萧峰报个信。

  没想到一回来,就听说他们韩家也被太后给盯上了。韩展陶比往常更是小心的给萧峰送完信,赶紧回头儿看着点他家老头儿去。

  且说萧峰这边,见了父亲萧远山的回信、听韩展陶说了他们如何完成老人家的吩咐,萧峰心下是又惊又喜。喜的是父亲同意他的想法,惊得是,老爷子这也太麻利了!老爷子信里就说了句:汉人这事上的规矩你也不懂,你就甭操心了,我这边都交代人办了。萧峰心下惶恐啊,心说,我就是先问问您意思,我还没问人家肯不肯呢,怎么就办了呢?

  心有所思的时候呢,这人就会有点精力不集中。萧峰一不留神,就收一个帖子——回鹘的王子艾合坦木请他赴宴。

  回鹘王子艾合坦木是诸多来访者中,没那么多图谋的一个。艾合坦木是回鹘王的幼子,生性贪玩,和耶律洪基有的一拼。再加上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脾气很冲,即便见了辽帝也不见他有多恭敬。艾合坦木最爱烈酒、烈马、和能歌善舞的美人。他这次主要是奔着烈马来的,至于回鹘王交待他的什么睦邻的工作,他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有点印象而已。

  艾合坦木之前曾和一支鞑靼人部落有些过节,这伙鞑靼人这次是故意要下他面子,弄了匹未经驯服的极品好马过来,诱他入彀。这匹野马甚是雄壮,皮亮膘厚,四肢粗壮,长长地鬃毛披过半个马神,看的阿康直呼太帅了。就是这匹帅气的烈马,差点害得艾合坦木摔断了脖子。如果不是萧峰及时出手,艾合坦木就算不被摔死,也会被这野马踢死。也许是在这个倔强的王子身上,萧峰看到了曾经的好朋友,邢家兄弟的影子。萧峰一时颇为感慨,也不想多说,就在一旁掠阵。艾合坦木有危险的时候,他就帮一把;把人扔到马背上,他自己就退一边,不扰人雅兴,就看那傻小子继续和野马较劲。一天折腾下来,这一人一马身上快一个味儿了,那是臭得都不能闻了。最后俩货一块儿倒地上,这马终于是被艾合坦木制住了。这货乐得拍着马脖子哈哈大笑。自此艾合坦木便把萧峰引为至交,一是佩服他身手好,二是觉得和他脾气相投,特别是一顿酒喝下来之后。殊不知人家萧大王只对杯中物有兴致,至于他那另外两项爱好,宝马良驹萧大王还能聊上一聊,至于歌舞,萧大王宁肯去看公文。可惜萧峰俗务缠身,二人不能喝得尽兴。于是艾合坦木看那些到萧峰那里找麻烦的人很不顺眼,谁要是想去探探大辽南院萧大王的深浅,就等着被回鹘王子使绊儿、敲打吧。

  此时盛会已近尾声,很多货物交易完了的商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准备启程返回家乡了。也有人赚到了好价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乐呵乐呵的。这会儿人们也不分种族、不管是为了赚钱的还是为了高兴的,大家一块儿歌舞升平,畅饮笑谈,赛马摔跤,很是热闹。

  回鹘王子觉得这时候他刚结识的好朋友应该忙活的差不多了,哥儿俩可以好好乐一乐了。

  艾合坦木性喜游侠、厌束缚。因此酒宴就设在户外,幕天席地,与酒桌遥遥相对的,就是回鹘人欢歌起舞的台子。来来往往的人们,谁看了喜欢,便可驻足欣赏;兴致上来了,还可以上去一块欢歌齐舞。一时间好不热闹,萧峰看着,也觉得新鲜有趣。

  不说萧峰和艾合坦木这边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一大早上,乐儿和石头便央求着大贺久识等几位大哥带他们去看赛马和摔跤。这几位已经看了三天了,瘾头还没下去呢。阿康和李傀儡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