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何得共此醉(1/2)

加入书签

  这波斯人也是个奇葩。少有男人见了美人,能毫不心动神摇的。之前的萧峰是一个,这会儿的波斯酒商算一个。他的心思都集中在阿康刚刚说的话上面。虽然他的契丹话说的不利索,阿康的契丹话也说得挺愁人的,但这俩竟然能明白互相是啥意思。

  此时波斯酒商在琢摸着:这女人能猜出我的葡萄酒用料产地不新鲜,但是能说出三蒸三酿的制法来,就有些门道了;不知她刚刚说的那些,什么夜光杯,那些盛产葡萄酒的地方是真是假?

  这波斯人也算得上是个酒痴,竟然真的就这么直白的问了出来。

  阿康刚刚那一瞥,却把自己瞥了个心慌意乱——她在人群中看见萧峰了。

  之前黄敞潮给阿康的药方子忌口颇多,忌酒就不用说了。那段时间,日常起居,多赖萧峰照应。萧峰亦把阿康的这些调养宜忌背了个滚瓜烂熟、严加防守、从未松懈。此时被萧峰撞见她饮酒,阿康不由得有些心虚。

  阿康难得的羞涩,更是让那一票已被她刚刚一个眼神弄得魂飘神荡的大老爷们儿内心澎湃不已。萧峰看着身边跟脸红的跟斗鸡似的那几位,皱起了眉头。

  萧峰一皱眉,阿康这边喝呛了。

  “你刚刚说的,什么法兰西,什么酒具,莫不是唬人的?”那波斯酒商见阿康不答话,有些急了。

  “法兰西在欧罗巴西部。我也不知道你们那里是怎么叫它的。那个国家里有个叫香槟的地方,出产一种带气泡的酒。这种酒要用琉璃杯来饮。你想啊,透过色彩缤纷又玄幻透明的琉璃杯,看着酒里的气泡一串串的升起,是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波斯人的质疑,唤回了阿康的神智,说着说着,不禁又有几分眉飞色舞了。

  “还有呢?就这两种酒具么?”波斯人听着阿康说的,想象着琉璃杯盛着汽酒的美好画面,不由的有些痴了。竟是连连追问。

  “你见过宋地兰陵出产的美酒么?那种酒因为浸了香草,气味芳香,色呈金黄。诗仙有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喝这种酒,要用夜光杯。”阿康眯着眼睛想,好像也就记得这两首了。

  “那这种呢?”波斯人主动领过来一个坛子,另拿一个碗,给阿康倒上了。

  阿康轻抿一口,“嗯!”勉强咽了下去——太辣了!“这个是高粱酒——这可真够香的。传说这是汉人最早酿的一种酒。大约在两、三千年前,那个时候的金属只有青铜器。所以喝高粱酒要用青铜爵。如此才有古意。”

  阿康在想,这个话儿是在哪儿看过的呢?

  “这个呢?”

  “这个是竹叶青,四大名酒中唯一一款清香型的酒就是汾酒,这竹叶青是汾酒中最具特色的,有竹叶的清香,味苦,其色碧绿可人。汉人说,竹子是君子,中通外直、不畏严寒。这种气节,最值得钦佩。饮此酒当用白瓷杯。取雪之高洁之色,瓷者清越之音,如此方可配这君子酒。”

  阿康一见那波斯人又提了个酒坛子过来,忙伸手挡住杯口,“别再倒了。百草酒配古藤杯,猴子酒就配个葫芦吧。听说有种马奶酒,配皮囊好了。别的我也记不清了,凑活凑活都用瓷杯子也行。你那酒钱是多少?”

  “猴子酒是什么?你跟我说说,我不要你酒钱,还请你喝酒。”那波斯人听着了新奇的,两眼直放精光。

  “山里的猴子自己采了花果酿的。这个听说是猎人无意中得的,可遇不可求。我也不会。你还是先找到猴群再说吧。”阿康觉得见好就收吧。人家没再不依不饶的,赶快给了酒钱,闪人吧。

  李傀儡见阿康不想玩了,扔下块银子,拉了她便闪进人群之中,很快便没了踪影。

  萧峰觉得让阿康跟着李傀儡,实在是所托非人。李傀儡也许能保得她安全无虞,其他的,可就不敢说了。这不知这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才华横溢,就是行事不大靠谱。萧大侠不知道,他们逍遥派从上到下,就没一个靠谱的!

  萧峰这边安抚下各国的酒商,匆匆告辞。还未及去寻阿康,那边有侍卫来禀,又有什么银钱纠纷等着他去处理。萧峰纵然头痛,然在其位,谋其事,确是无可推脱。

  萧峰这边忙得脚打后脑勺,直到月上苍穹。那边阿康借着酒劲,和一群人围着篝火跳舞呢。她也不知打谁那里,弄来把琵琶,非要学飞天舞给“阿蕾”看。结果反弹琵琶演砸了,被琵琶砸了自己的头。李傀儡听了那声响,都替她头痛,她自己倒是哈哈大笑,很是无所谓。

  李傀儡终于忍无可忍的问她,是不是喝多了。

  阿康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会儿,忽而捂住脸,一阵低笑,摔着头说,真的是喝多了。说完,摇摇晃晃的径自往自己的帐篷跑过去。

  李傀儡见她踉踉跄跄的,哪里放心得下,自然跟了过去。

  扑进帐篷里,阿康跪坐在羊毛毡子上,趴倒在案子上,枕着胳膊,咯咯直笑。

  李傀儡进来,见她笑得开怀,默默的坐在了她身边。

  “阿蕾,你知道么?我好久都没这么痛快过了。呵呵……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啊……”阿康歪着头,侧着脸,望着李傀儡说道。说完,又将脸扣在了手臂上。

  “阿康,我……我有话对你说……”李傀儡望着心仪已久的人儿,终于提起勇气。

  “嗯?”阿康恍恍惚惚的应了一声。

  “其实……其实我是……”纯情少男李傀儡,尚未开言,已是羞红了脸。再三提气……怎么……这气息声听着,不对呢?

  “阿康?”李傀儡轻轻唤了一声。

  ……这回没人应声了……

  李傀儡轻轻扶起阿康一瞧,她竟是睡了过去!

  李傀儡扶着阿康靠在自己怀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是男的。”

  就这么句话,怎么说出去就这么难啊!

  偏偏就在李傀儡说这句话的时候,帐篷帘子一掀——萧峰进来了。

  李傀儡闻声一抬头,正和萧峰四目相对。

  两人俱是一怔。李傀儡回过神来第一反应,他鬼使神差的竟是把阿康一下子扔回了案子上,同时说了一句,“我什么也没干!”

  说完李傀儡就后悔了。

  李傀儡不明白,为什么他刚刚那反应,就像偷情被人家夫君捉了个正着似的!越想越憋气,越想越是气血翻涌。最后李傀儡忍无可忍,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暴起——他一晃眼的功夫便从萧峰身边,抓空蹿了出去!

  萧峰听见李傀儡刚刚那句话了。

  其实萧峰对李傀儡这种放浪形骸的举止挺气愤的,尤其是他明知道阿康对他不设防是因为阿康拿当成姑娘了,他依然如此行事,这何止是不磊落啊?可是就因为大家都能看得出李傀儡对阿康的情意——阿康除外,他又尚未无礼,再加上萧峰和阿康的关系也不便由他开口挑明此事。总之,萧峰对李傀儡虽是不喜,却也只是冷眼旁观,小心防范而已。

  可是这会儿,将心比心,萧峰简直有些同情他了——如果他刚刚那一下,能不把阿康扔的那么重的话……

  阿康被李傀儡扔的,脑袋“咚”的一下磕在了案子上。饶是如此,阿康还是缓缓的才醒过神来。

  揉着脑门,阿康懒懒的撑起身子,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咦?你忙完了啊?”

  “是啊,”萧峰眼神柔暖的走到她身边,也坐了下来,“你今天玩得开心么?”

  “嗯。”阿康大力的点了两下头,扬起脸,给了他一个有点赖皮的谄笑。

  萧峰见她这样,也忍不住浮了两分笑意在脸上。撩开她额头上垂落的刘海,轻轻揉了揉她刚刚撞到的地方,“疼不疼?”

  “嘶——你手好粗哦。”阿康打开他的手,一脸的嫌弃。

  萧峰生平第一次主动讨好女人,结果不太乐观,萧峰讪讪的收回了手。

  “你……不开心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