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清风习习凉凉夜何以翩翩立中宵(1/2)

加入书签

  阿康迷蒙着两眼慢慢起身,却看到一个神色俊逸的美男子,翩若游龙一般的悠然立在斜斜的乌瓦房檐上,眸光恍若星流转,正含着笑意望着自己。阿康此时正处于脱线状态,看着这忽然冒出来美男,心想:“这是哪里拍的古装版f4啊?”哪知那美男却一笑道,“妙极妙极,如此一个丰盈妖娆、处处含着春情的美人,本就是老天给我云某人的绝配,你又何苦去嫁那马老头。不若嫁给王不举,我早就想杀其夫而占其妻,谋其财而居其屋,到时你我该有多快活?”

  阿康此时已喝得高了,哪里还听得懂他说些什么,只觉得啰里巴嗦的,很是烦人,直接便扔了一句:“妈啦个巴子!你烦不烦?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呦嗬?”来人一听,更有了兴致,“小娘子够泼辣。好好,不管是嫁王不举,还是跟马大元,左右都是个无趣。不如哥哥现在陪你乐呵乐呵。”语毕,一张俊脸上挂着淫笑就要过来。

  阿康这会儿虽是脑筋不大灵光,也知道自己这是被调戏了,再这么呆下去恐怕不妥。双臂撑着桌子晃晃悠悠、欲站起身来,嘴里却嘟囔着,“爱举不举的,你自己举着吧,老娘懒得理你。”

  话说当年阿康大学寝室里有一东北姑娘,长得是斯文俊秀,脾气一上来时就开口“老娘”,闭口“妈啦个巴子”。同寝的小广问是何意,湘妹子说是麻辣糍粑,武汉的姐姐猜是麻辣鸭下巴。一屋里的北方人笑得满床打滚。后来大家都把这两句说的那叫一个朗朗上口。十来年没用上了,今晚一喝高了,都秃噜出来了。

  这登徒子看她喝成这个德行,倒觉得有趣,上来就要揽阿康的腰。这酒仓的屋顶上,中间是个约两丈见方的平台,四边是乌瓦斜檐。这厮仗着自己轻功好,再说一看阿康即知是个普通女人、并不会功夫,加上有几分卖弄,竟在斜斜的瓦檐上飘若游云、矫若惊龙的忽悠过来了。哪知阿康脚下一滑,顺势回身,出其不意,照着他膝盖略下处,一脚狠踹过去,自己借这么个力,却是轱辘回平台上,慢慢站稳身。

  再看那色胚,因对阿康毫无防备,又是色心正浓的时候,竟被踹的顺着房檐直掉到院中的大水缸里。此时虽已是春暖花开,但夜里却甚是清凉。那厮从水里跳出来,当真是凉彻心肺,怒火中烧,暗想,“我平素自诩貌似宋玉,便是名声恶滥,哪个女子初见我时不是带着几分娇羞。今日竟被这婆娘踹了,日后传出江湖,我便不用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