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河边常走终浸鞋计多怎免为人知(2/2)

加入书签

,而是欲行斩草除根的狠辣手段。也是提点他黄十三,自己对他的行事很是清楚,教他在自己面前收敛一些,不要小人得志,太过张狂。

  黄十三不惊不慌道,“宗主身遭大难,十三自是忧心牧波大哥的遗孤,故而顺路过来瞧瞧。”说着看似随意的话锋一转,道:“二哥今晚叫小弟将白世镜引到马大元家,又伺机换上迷情香,又是何故?且让小弟猜上一猜。二哥之意,若是乔峰给马大元上香,被白世镜看到药发的情形,白世镜嫉恨之下,定会大肆宣扬乔峰和那康寡妇的j□j,赖定马大元是乔峰所杀;若是白世镜先去上香,定是难耐药力、色心毕露,乔峰自然认定是白世镜杀马大元。二哥端的是好计谋!不过小弟听说,马大元尸身、面色紫黑、颈部掐痕却是黑红,莫非他是已死于二哥你下的期年、然后才被人掐碎喉咙的?”

  “黄十三!”全冠清听他将这等秘辛就这么宣之于口,气得是声色俱厉,立时喝住他。转念思及现在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至少主子的脸面还是要顾的。于是脸色略缓,拉长声调“劝导”道,“黄老弟到底年轻气盛,什么都好奇,想得也是天马行空。日后你做了大家主事,也堪称位高权重,更是要独当一面,且不可再如此毛躁。届时你便知道家大业大的难为,你黄家即便营生都在海上,也免不了和陆上各势力的事务纠葛。到时你若有什么不懂的、不顺心的,尽管跟哥哥说。哥哥携同丐帮上下,自当鼎力相助。”

  全冠清此言,一是教训他,我身后是丐帮势力,你日后不说仰仗我,但至少惹恼了我全冠清,你会很麻烦。二来黄十三敢到他全冠清面前来叫板,不乏主公背后指点、借以敲打他之意。全冠清这话,也是在告诉黄十三:小子,你莫以为自己就是个忠的。日后你也是渐握大权,到时你有了机会、尝了甜头,自会明白自立门户是势在必行。如今你若在主子面前毁了我,日后你自己的路也是难走,那叫自掘坟墓。你可想好了该怎么做。

  黄十三能自族中一个无名子弟,而被其主公相中、多加栽培,直至以未满弱冠之龄、爬上大宋第一远洋商行黄家的主事之位,可见其心智、心性,皆非常人可及。此人真可说是一点就透,听了全冠清的话,立时明白自己若想能有朝一日,不再位居人下,此时就还须藏精守拙。于是立刻又是一副恭敬的模样,乖乖道,“全二哥教训的事,是小弟玩笑开过头了。还请兄长海涵,莫与小弟计较。主公今晚另有要事,小弟特来告知兄长一声。如今话已带到,兄长之事,又已功成。小弟还当早早南返,就此与兄长别过。还请兄长多多保重。”说完行了一礼,见全冠清点了点头,方自离去。

  全冠清见黄十三走后,原地立了一会儿,恨得牙床暗咬,终是甩袖而去。

  却不道此时庵堂内,有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这处庵堂本是和白居易结为“香山九老”之一的如满和尚的居所。只是白园如今是处名胜,这庵堂却早已荒芜。全冠清来此之时,自是把这废弃庵堂前后内外都查看过了。哪知这个他以为是无人的安全所在,却早有人藏在了墙里。而这所藏之人,正是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

  原来当日段誉和阿朱从西夏人手里救了丐帮等一众人后,不久,来寻王语嫣的包不同、风波恶就和他们会合上了。包不同一张嘴,自是毫不留情面,说得段誉即便再想陪伴王语嫣,却也不能厚着脸皮和他们一道上路。好在知道他们是往河南来寻慕容复,便也向北行来,就指着能再来个不期而遇。结果不知是他段誉运气不好,还是包、风二人防范的厉害,竟是一路都不曾遇上。于是段誉来到洛阳,继续往各处名胜逛去,希望能与佳人再度相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