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有花堪折不知折百无一用是书生(1/2)

加入书签

  阿康初听黄敞潮所言,被气得够呛。经马二嫂子一劝,至少是能够平心静气的好好思考一下。阿康心道:我怪马大元不信我,可我若就此便把马大元的好处一并抹杀掉,那我岂不是一样不曾信任他?细想和马大元相处的点点滴滴,他的好意和诚心,是可以实实在在感受得到的。若说他对自己的疑虑,也不过是防人之心而已,其实也是挺平常的。更何况,马大元头七之后,阿康在收拾自己放在枕边、以往临睡前看来催眠的《黄帝内经》时,发现里面夹了一页纸,上面写的赫然竟是萧远山之前在辽国的情形。显然是马大元曾派人去雁门关外、及辽国调查过。而他把这些记下来,藏在阿康的医书里,既是暗示了马大元对乔峰身世的态度,已是一种托付。

  想到这里,阿康总算平静下来,感激的看着马二嫂,笑了笑,回道,“马二嫂放心,我想得明白。当日我一个异乡女子,带着个孩子,就这么闯进马大哥的生活里,他会起疑心,也是应该。毕竟,我经历的一些事,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他待我的好,你们对我的关照,我都清楚。谢谢你们大家真心待我。这些日子,我们一同经历了许多波折,日后为了能使马大哥的冤情昭雪,还不定要吃多少磨难。若非彼此信任,我们定走不过那重重难关。以后还会有什么变故,谁也说不准。但不管怎样,第一要保住的,是活人的性命。只要活着的人平安,我们迟早能找到真凶,为马大哥报仇。”

  此时阿康再看黄敞潮,也不提前话,直接问他道:“黄大夫,我听说你是第一个发现马大哥尸身的,一直都想问你,你可觉得当时有何特别之处?”

  黄敞潮也自觉刚刚的话说的过激了,见她不再追问,方略心安,大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势头。结果,果不出阿康所料,黄敞潮见到马大元时,马大元手中并没有所谓的什么折扇证物。另外,黄敞潮告诉阿康,马大元早已中了一种慢性毒药几年了,不能动用内力;而看他尸身的情况,黄敞潮猜他是因动用内功、而毒发身亡,然后马上被人掐碎喉骨。至于为何会如此,就不大容易想到。并且,在马大元疗毒这段时间,和黄敞潮每每聊起,他二人都怀疑是全冠清怕马大元察觉出他的狼子野心、坏他大事,而暗中下毒。只不过没有切实的证据而已。

  阿康听了,也猜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又问及黄家的灭门惨案,与此是否有关。黄敞潮道:“人所以为恶,总有些目的,或是为财,或是为利。若说是全冠清害了黄家满门、且做得滴水不漏、毫无行迹可查,一是他一个丐帮舵主,未必有这个能耐;二来他实在没有这么做的必要。大元去世那日,黄某离开马家后,一直有人跟踪、追杀于我,这些人,是全冠清派去的,我认得出。想来是不让我出来说话,阻了他的计策。可就为这,杀我黄家满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阿康想了想又问道,“以黄大夫的身手,竟护不得家人,难道行凶的人,武功很厉害?”

  黄敞潮一愣,道:“家里出事的时候,我并不在家中。不过,谁说我会武功了?”

  阿康大奇道:“你不是逍遥派高手的外甥么?家里又有那么多现成的武功秘籍。难道你……你竟不会武功!’

  黄敞潮嗔怪道:“这何奇之有?黄家本就是书香世家,我又是堂堂状元出身,做什么要去学那些武人的粗鲁把戏?逍遥派的那些书,我不过是年轻时猎奇,挑好玩的随便翻翻,本就没放在心上。”

  阿康听了不禁头疼,不知该说这黄敞潮是天真好,还是说他运气壮得老天都看不过去眼。多少人费劲心机而不得的东西,到了他那里,竟不过当了个玩意儿。阿康叹气道:“那你这‘毒公子’怎么也没在家门口撒点药阵,护护家宅?”

  黄敞潮听了这一问,更是神情古怪。原来黄敞潮自幼学医成痴,有那武林中人受了怪伤、中了奇毒,慕名来寻他求治,他既想试试自己本事,又讨厌那些人无事生非、净惹事端。故而每每出手,常常是用些药性猛烈的狼虎之药,手

章节目录